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

(十五)残阳中的贞洁牌坊

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 三毛五毛 1037 2017-04-24 09:40:22

  他受不了这般的打击,一下子晕噘过去,众人围上去,掐的掐仁中,擀的擀胸,好半天他才醒过来。

打这天后老爷病了,上吐下泻,浑身喊冷,他爬不起来,有时发烧到人世不醒,一行人吓坏了,赶快命船老板急速返航。

船日夜兼程很快的就回到了古镇,老爷一行人终于回到了家里。粟家一大家人见老爷被担架抬着,吓呆了!

看到老爷那两眼窝深深凹下去,眼光昏浊,脸色腊黄,不想也没力气跟人说话,大家彻底的明白了。

急忙请来了大夫,大夫持了老爷的脉博,看了看老爷的舌胎,问了问一行去的人,开了几济药方后,将老夫人、婉珍叫到一边说道:

“伤寒,病入膏盲,如能挺过三日则可回天,否折……”

大夫不愿将此话说完,老夫人与婉珍明白了大夫的意思,她们一下子脸色吓着惨白,手脚发颤……婉珍“卟”的一声在大夫的面前跪下,接着老夫人也“卟”的一声跪了下去齐声说道:“救救我们的老爷,这个家不能没有他,求你了,给你嗑头……。”说着就趴在地上嗑起头来。

大夫赶忙弯下腰将二位扶起:“我一定尽力、一定尽力,请快快起……。”

第一日老爷病情未见好转,第二日病情加重,茶水都进不了。

晚上大夫又过来了,大夫切脉感到脉博微微,断断续续,大夫只好长叹一口气……。

”噹……噹噹……。””噹……噹噹……。”街上传来算命的盲人敲着的小噹锣声,这锣声十分的哀鸣,十分的凄惨,深夜宁静的街上它显得那样的清脆,它传得好远好远……。

它好象在告诉粟家,你家老爷不行了,算个命看看何时乘鹤西去吧……。

第三天的下午,日头渐渐偏西了,老爷已不能说话了,但手还能动,眼睛尚能睁开。大家知道已是弥留之际,老夫人问道老爷还有什么要吩咐,他吃力地摇摇手。

过了一会大家感到他嘴在噏动,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似乎要说什么,但听不出,婉珍了解老爷,他既是她的公爹也是她的舅舅,她挤到老爷床前,刚要问,老爷用手指着那个从来不当人面打开的朱色箱子,让婉珍打开。大家拥过来一看,箱里有着一面做工精细,绣着双龙的黄色缎面方旗,上面绣着两个黑色的大字:“圣旨”。

大家知道这是皇上批准粟家建贞洁牌坊的圣旨。

婉珍将它双手捧着送到了老爷跟前,叫了声“爹……”接着泪如雨下,老爷伸手要去接,突然头一歪,眼睛睁着不动了……

他走了,他不想闭眼睛,他想最后还再看一眼这世界;他还想告诉众人他走后如何要粟家守好这“贞洁牌坊”……

今天的夕阳很美,残阳如血,把粟家的“贞洁牌坊”照得一片通红,很壮观。但不管怎么美,已是黄昏,黑夜很快会笼罩着它。

明天黎明,它又会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但路人也许会绕开它。

必竟由于它,粟家一下失去了两位男人,而多了三位寡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