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都市错爱

四、高中回忆2

都市错爱 孤岩松 1355 2017-04-17 10:40:34

  其实在相处之前,我就注意汪颖很久了,也不记得是哪一天的如幻梦般的插肩而过,身着白色连衣裙的她拿着本书,清爽的短发,清秀的脸庞,尖尖的下巴,娇小的身材,她步履轻盈,一晃而过,在阳光的照射下,使得她在花花绿绿的女生中间显得是那么与众不同,这一切都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之后便永远也挥之不去。

  从此,曾经活泼的我开始沉默了,开始发呆了,上课的注意力也不集中了,课间时间老是喜欢往隔壁班的后门口蹭。最后因常去,使得隔壁班坐在后门的几个同学一见到我就叫:隔壁二班的神经病怎么又来了。

  可我并不在意,让我在意的是怎么才能认识汪颖,这个问题着实难住了我,如一个咽不下去的刺在喉间难受无比,如一个难解的结在心间始终永远无法打开。

  然而,我的变化引起了同桌张迈的注意,张迈可是我的“狐朋狗友”。当他问清了我青春期的烦恼后,竟哈哈大笑地说:“原来如此,这有何难?”

  这时,电话铃响了,打断了我飞扬的思绪。

  我不情愿的把双腿放下,把烟头碾灭,慢腾腾地拿起电话,不耐烦地回应道:“你好,我是施然。“

  “你好,施总,我是人事部,是想问一下,新招人员确定下来了吗?”

  “哦,这个主要看你们了,我觉着这五位都瞒好的。”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好像还没回到现实中来。

  “既然施总没什么意见,就选二号、三号和五号吧,您看怎么样?”

  “什么,五号!”我把嗓门提高了八度,接着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大了,忙又舒缓了一下语气,“这样吧,等明天我们最好开个会讨论讨论。”

  我重重地放下电话,关于汪颖,我的确搞不清是放弃,还是不放弃,难道每天面对曾深深爱过,但现已另有男人的女人一起工作吗?我的心很乱,乱如麻。

  我站起来走到窗口,伸展一下臃懒的身体。可能已到了下班时间,窗外楼下街道的行人和车一样匆匆,应该都是朝自己的温馨家里赶吧。可我并不想回我那个空洞的家,因为它太不像个家了,每天只有我一个人。特别是在黑暗淹没我的时候,寂寞空虚就开始侵蚀我的身体。

  这么多年来,其实我并不是找不到合适自己的人选,只是怕那种特别伤人的感觉,怕得情愿不进入让人人都羡慕、人人都渴望的美好爱情中。

  于是,在感情方面,我一直都封闭着自己,一心赴在事业上。幸好,事业没让我失望。我曾一度认为我是一个流落天涯的孤独的过客,因此我又写下了一首押韵的诗歌——《天涯孤客》。

  你还是算了放了/也许你会更快乐/我只是一朵暂时怒放的花儿/也许香气只会保存一夜;

  我还是走了别了/去继续我的漂泊/我只是一阵到处飘荡的风儿/匆匆来到这儿又会匆匆告别;

  其实我只是一个浪迹天涯的过客/一个流落天涯的孤独过客;

  我不怕冷落也不怕寂寞/只怕你爱的火/烧的我不知所措/不知是否该在谁的港口停泊;

  我不怕烦扰也不怕哀愁/就怕你的执着/让我不忍心拒绝/不知是你在爱我还是把我折磨;

  你还是算了放了/也许你会更加快乐/我还是走了别了/去继续我的漂泊。【完】

  我拒绝了一切热情,假装潇洒、孤傲、坚强,其实苦楚、自卑、脆弱,被人误解地活着,一连坚持了很多年。有时明明碰到喜欢的也敢去表白,直到人家离开,明明舍不得却没有勇气伸出手去挽留,错过一而再再而三的女孩。

  我慢慢抬起头,无神地望向窗外的远方,脑海里却又浮现出那个算是人生第一次的爱恋,现在想想竟然被她伤得那么深,曾经一段段的记忆被激活,脑海里又浮现出当初张迈给我出的认识汪颖的三个馊主意,那是多么的幼稚可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