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都市错爱

九、果真是校花

都市错爱 孤岩松 1373 2017-05-04 18:05:27

  回忆在美妙的水滴的音符里再次回到大学的校园,又回到那个长期遨游在花丛中的刁占,校园的食堂事件终于让他碰到了刺,而且还是大刺,经常藏有莺莺燕燕的校园花丛中再也不见他的踪影,我们也都再想,以后他不会那么牛了吧,他也应该就此结束花花公子的形象了吧。

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刁占也没那么容易被打垮,只是在他失败的第三个月,在他孤家寡人的一个月里,他把名字改为大刀。可能是因为在校园知名度突然大幅提高的原因吧,也可能为了保存最后的一点点形象,在不完全丢掉不知哪位祖宗流传下来如此不雅姓氏的前提下,他硬是把根深蒂固的外号刁钻给改了过来。他掩饰得很艺术,既能遮掩了字型,也可以用大刀的威武激励自己。

果真,他并没有因此而永远低沉下去,在下半个学期,在校内没法混下去的他竟把触角伸到了校外,不久便频频带回不同的女人。这下全校的男生不得不为之折服,没人不承认他在这方面真是个造诣极深的人物。

后来,我再也没有关注大刀以及被他糟蹋的女孩子了,因为于莉的一切足以能深深吸引住我的眼球,不为别的,就只因她对大刀这种人渣深明大义的拒绝。

也许是正因为不再关注大刀校外的私生活,对他也渐渐地没有了特别的反感,特别在大学后两年里,竟然也渐渐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其实我也是想学习他超高水平追求女孩子的经验,后来也尝试着去做,也许是没有他的甜言蜜语,没有他的身材挺拔,没有他富家子弟的气质,我的结局是可想而知的,现在想来,我的大学生活真的是一片灰暗啊!

这女人的洗澡速度实在是太慢,我边一口接一口就着苦苦的啤酒,边痛苦地咀嚼涩涩的校园记忆,不知不觉又喝了第三还是第四罐的时候,她还没出来。

被酒精麻痹的大脑愈发朦胧,渐渐使我忘记了内心的痛楚和怨恨;被酒精沸腾了的热血在体内翻滚,莫名地冒出了一种急切的冲动。我脑海里胡思乱想着,却没想过我兜里是否还有一千块现金。

水声终于在某刻停了下来,屋内顿时诡秘地安静了下来,没多久接着是门开的声音,我的心顿时一下子揪了起来。

她穿着我的白衬衫,显得宽宽大大的,像个连衣裙,她伸展着衬衫遮掩不住的美白长腿,款款向我走来,一撮被水浸湿的长发摇曳在那双有点忧郁而明亮的眼睛前,愈发显得性感。

此刻的她,似乎被水洗去了铅华,完全没有刚才的俗气,清秀典雅,还有一种特别熟悉的气质充斥在她的身上,让我意乱神迷,也使我更加确认了此人正是大刀所说的、曾让我深深爱慕的校花,但愿她永远变成那种不施粉黛,不藏心机的好女人。

“于莉,真的是你吗?”有还有点不敢相信,惊慌失措地问道。

她没有做声,保持着原有的姿势走到我面前,她俯下身来,把脸几乎贴到我面前,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我没有发现她眼眶里的本应含有的脉脉情感,倒是感觉到她是在观察一个陌生人或一个嫖客是否有艾滋病什么的。

我仰着头,也呆呆地看着她,然而脑海里默默在想,她还是当初的她吗?然而嘴里却不自觉地、结结巴巴地说:“于莉,真的…真的是你呀!”

“想来就开始吧,记得天一亮,给我一千就可以了。”她眨了一下眼睛,好像确定了我还是一个过得去的嫖客。

她的直截了当着实让我一愣,但此刻的我没楞多久,简直就是稍纵即逝,我就把她一把抱到床上。其实我是非常讨厌直接的没有矜持的女人,这样太没品位,但今天我却无法控制,原因很简单,因为她是校花于莉。

不知道那单纯、圣洁、动人心扉的感情是否真的已不在,也不知道取而代之的是否真的是轻浮、放纵和随随便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