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都市错爱

十六、咖啡厅的相约2

都市错爱 孤岩松 1425 2017-07-22 14:43:14

  “你才摸清他的卑鄙吗?他在学校都已暴露无余了。”对于可恶的大刀,我不能口下留情。

  “是呀,为了救命,我也没多想什么,我就在他家门口等了大概都半个多小时,他才面红耳赤地回来,他挠着头不好意思地对我说,他家出了点问题,带我到另外一个地方拿钱,最后就到了你那里。”

  “哈哈,他肯定被他老婆骂了个狗血淋头,搞不到钱这才想到我吧。”我幸灾乐祸地大笑。

  “应该是这样,可你也真是太好了,没怎么我就把钱给我了,我还真没见过你那么好的男人。”

  “这……这没什么,毕竟校友一场嘛。”我支吾着,满脸的羞愧,其实我和其他男人没什么本质区别,怎么不想占便宜呢。

  这时,于莉叫来服务员,她点了蓝山咖啡,给我点了拿铁,另外也上了几盘点心之类的小食。

  就在刚刚和于莉简单的聊天中,从她像孩子一样的辩解,帮助姐妹的无私行为以及说到自己就是那行时低下头的细微动作,可以简单地确认面前这个女孩还是一个善良而有爱心的人,再进一步讲她沦落为风尘女也应该有难言之隐。

  在我多年来面试的经验中,虽说达不到阅人无数,但也可以通过简单的对话能基本了解一个人的大致品质,我深深感到对面这个女孩并非一般的风尘女郎。

  很快咖啡都端了上来,于莉先饮了一小口,稍微皱了下眉,似乎硬咽下去一样。

  “你怎么喜欢喝苦咖啡呢,很难喝吧。”我还是想试图把她悲伤的故事引出来,故意不解地问。

  “人生是苦的,就喝苦的了。”她顽皮地撇了下嘴说。

  “哪有你这种逻辑,难道你的日子很苦吗?”这下真的有点不理解了。

  “你应该觉得表面上我一点也不苦,每天晚上不就是陪陪客人,要吃有吃,要喝有喝,有时候生理上有需求,还有大把男人可以给我满足。”她漠然地一连串说了很多。

  “我……我可没这样想呢。”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她竟然如此评价自己,忙解释道。

  “其实我就是这样的,回过头来,我都不知道为何会变成这样子。”于莉摇了摇头,黯然说道。

  我又一时语塞,一脸尴尬地连喝了好几口咖啡。

  她也没再说什么,又喝了一口咖啡,然后把头扭向窗外。

  我也跟着她看过去,对面是个小型娱乐夜总会,门外还站了几个身着暴露的女子引诱着过往的路人。有位靠前稍显单纯、俊秀的女孩引起了我的注意,她正一脸茫然地望向远方。

  我一时诗兴大发,随口说一句:“娇女依门空茫然。”

  于莉听后,突然转过脸来异样地眼光看着我,直到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她又转过去托着下巴看向窗外,好像思索什么,最后竟接了一句:“路人熟知薄纸命。”

  “对的不错,娇女依门空茫然,路人熟知薄纸命。“我细细又吟一遍,实在也想不到更对仗工整的诗词出来,接着忍不住赞赏一句,”意境对的真的很到位,虽说还是有点不对仗。”

  “深有体会,也就是随口说说而已。”于莉谦虚地说道。

  “不过你好像再说你自己吧,你的命真如纸薄吗?我很想听听你的故事。”我莫名急切地问道。

  她没有马上回答,淡淡地叹了口气,静静地似乎再想什么往事。而我也没有打断她的思绪,低下头用吸管一小口一小口地饮着咖啡,我没有正视,也不好意思正视,只是时不时用余光瞟着她安静思考的样子,她的确很美。

  此刻的于莉像个谜,她身上的故事深深吸引我,当然还有她那个人,想不通她如花般的青春,却有一种深深的压抑着的忧伤,似乎经历过不止一次刻骨铭心的伤。

  半响,于莉示意吃点东西,我这才发觉肚子都有点饿了,这时清幽的似乎有点幽怨琴声停了,又传来了有点压抑的古筝的轻音乐。

  在这个光怪陆离的时代,没有谁可以将日子过得行云流水,但我始终相信,走过岁月山河,那些历尽劫数、尝遍百味的人,绝对会更加生动而干净。我坚信于莉是这样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