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商战职场 都市错爱

二十一、我和大刀的对话

都市错爱 孤岩松 1417 2017-10-13 15:29:42

  第二天,我睡到了傍晚时分才起身,班都没心情上。睡了这么久,仍觉得没怎么清醒,头昏脑涨,浑身没劲,肚子还叽哩咕嘟叫个不停。我懒散地随便吃了点东西后,天就渐渐暗了下来,为了女人,我又浪费了宝贵的一天。

  我坐在阳台的椅子上呆呆地望向远方,晚霞已快被黑暗淹没,但天际间还留有一点点红色。残红如血,但依然还可以照耀大地。

  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黯然地低下了头。在阳台一角的花盆吸引了我的注意,盆里并没有娇艳的花,也没有招展的枝,里面长的是草,讲不出名的杂草。

  我不知道它们是从哪里来的,我只记得原来盆里是棵玫瑰,由于自己照顾不佳,没几天就死了,以后也没再理它。谁知后来竟长出了几棵小草,渐渐占领了整个花盆。

  此刻,我是多希望盆里是花呀,什么花都行,因为我想把它剪下来,放到最漂亮的花瓶里,看它是如何快速地枯萎。

  我的想法很荒谬,但每当想起于莉和她的“瓶中花”,心中便充斥着万分的落寞和不解。

  真正瓶中花的枯萎是因为没了根,没了营养。但生活中“瓶中花”的枯萎难道也缺少根和营养吗?

  “咚咚……咚咚咚……”门又被不停地敲打,急促地声音打断了我的茫然。

  我懒懒地站起来去开门,明明有门铃不按,非得敲门的那个人不是大刀还能是谁,门开了,一个让我挥之不去的阴影又露了出来。

  “大刀,我求求你别在烦我了好吗。”我顶着一头蓬乱的头发,有气无力地哀求道。

  “我…我是想看看你,怕你想不开,出什么事就麻烦了。”大刀有点胆怯地解释。

  “有什么好看的,是不是又被老婆赶出来了?那你也不能老是跑到我这里来嘛。”我看到大刀身后的破行李,想必又是到哪里花心被老婆发现了。

  “那个谁还在吗?”大刀翘着脚,探着头透过我身子往我房间里望来望去。

  “她在不在和你有什么关系,她在不在我都不欢迎你呀。”我再次下了逐客令。

  “我知道我打搅了你的好事,但我实在是担心你才多说了两句的呀。”

  “少在这里假惺惺,现在好了,她走了,昨天你一走她就哭着走了。”

  “那刚好,我今天可以住进来了。”大刀有点厚颜无耻地说道。

  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我真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人。没等我同意他就挤了进来,把行李一丢,便在我说话之前又安慰道:“今天我们是难兄难弟,我要好好和你聊聊。”

  “那你去买点酒回来,我冰箱里什么都没了。”我刚好也要发泄发泄自己的抑郁的心情。

  “好!正和我意。”说完大刀飞快地跑出去,不一会他竟抱了一箱啤酒和一些下酒菜回来。

  看着这么多酒,我苦笑着说:“好,算你知趣,买了这么多,今天我们一醉方休。”

  大刀用门牙利索把酒盖咬开,递给我一瓶。

  我们先咕嘟咕嘟喝了大半瓶,酒水强烈冲击着肠胃,有点难受,但这似乎也多多少少冲去了一些烦闷。

  “你对校花于莉为什么那样看?”面对着经常浪迹于花丛中而很少挫败的人,我先发了话。

  “难道你真的爱上她了?”大刀反将了我一军。

  “说不太清,你说哪个男人能拒绝这么漂亮的女人呢?”我模糊地回答。

  “你想想像这么漂亮的,还是个大学生,他找不到好男人吗?”

  “也许她被人伤了心呢?以至于对整个男人群体都绝望了,不行吗?”

  “这样啊。”大刀挠了一下头说,“不会吧,这么一棒子全打死。”

  “难道没可能吗?”

  “听起来可笑,怎么可能,好男人还是有很多的嘛,我就不相信她就碰不到一个。”

  “什么是好男人,我算吗?”

  “这…这,好男人应该就是——”他还是顿了一下,嘿嘿笑着说:“当今社会好男人就是有贼心没贼胆的人。”

  他竟然用有没有贼心贼胆来评价男人,但是我还是想知道在这个花花公子的心目中我是一个怎样的人,于是便追问:“你还没回答我是不是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