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菩提小仙日常

菩提小仙日常

L巨熊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4-08上架
  • 7381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一·太白金星为何一夜白头

菩提小仙日常 L巨熊 3326 2017-04-08 23:14:18

  “上仙,请问,您到底要找什么?”

在第N次被眼前这个白头发老神仙无视无视之后,安卿总算是沉不住气了,这么大一个活人坐在这里,他是瞎了么,自己翻了几个时辰的失物薄,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今天开店就遇到这么一个奇葩神仙,真的是无语。

安卿,本是佛祖庭院里的一颗菩提树,是佛祖最爱的一棵树。因日日听佛祖念经,终于修炼成仙,大概已经快千年了吧。现在在失物招领处工作,她的的上司,是一只貔貅,其实说白了,就是一个热衷于捡破烂的——神兽。这失物招领处的成千上万的被人、神、妖扔掉的破铜烂铁,都是他一个一个捡回来的。反正一天到晚都是安卿守着这里,一般是看不到老板的,很多时候一觉醒来,就看到大厅里堆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但是没有人。于是安卿只是按照规定,将这些东西分类归放。

每天安卿都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神、妖到这里寻找他们曾经丢失的东西,只是,当人类离开这里,就会忘记这里的一切。所以,如果你是人类,你可能经常会遇到一种情况,不经意间丢失了一件曾经很重要的东西,翻遍了衣柜房屋,却未能找到。但是,不经意间某个清晨时分,或者傍晚时分,那个东西,就那样出现在一个显而易见的地方。你可能会拍着脑袋想着:这个地方我难道忘记找了么?其实,你只是到失物招领处找回了它,但是,你忘记了,罢了。

此刻那个在伏案上翻看失物薄,寻找自己丢失的东西的仙,是太白金星,听闻人间的书籍里,太白是个白头发的老头子。安卿不禁想笑,太白是白头发不假,可是却不是老头子,虽然有点年纪了,不过还是很帅的一个仙,怎么说呢,“风韵犹存”吧。

“上仙,你丢了什么啊?”见他吧第三本失物薄都翻了一大半了,他看的很仔细,生怕漏了什么就找不到了。只是后面还有好几本。

太白金星还是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很认真的继续翻看,终于放弃,安卿耸耸肩,不说算了,这些失物薄都是安卿亲自写的,每一样东西都有特定的位置,他这样不询问一味地自己找,怕是找个几天几夜都找不完。泡了一壶茶,礼貌的给太白斟了一杯,安卿悠悠的转头去后面花园晒太阳去了。平日老板不在,也没人来领东西的时候,她就自己泡一壶茶跑到花园晒太阳。她在这世间没什么朋友,因为是菩提,是一棵树。换言之,不是生灵就没有心,没什么人喜欢和无心的人交朋友吧。曾经有一个妖怪和她很要好,后来降妖师在她面前收了那个小妖怪的时候,安卿眼睛都没眨一下,更别说救她了。正眯着眼睛神游,就听得身后传来脚步声。

“卿卿姑娘,劳烦帮我找找一样东西成么?”

他没自称本仙,却对安卿这样一个小人物说我,真是让人吃惊,那些天庭的上仙们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所以安卿一般是不喜欢和那些神仙打交道的。

转身看了看太白那副低落的样子:“上仙要找什么呢?”

“一个,簪子。”

“簪子?”安卿有些不解,但依旧没有什么感情。

“恩。”太白点头,十分郑重。

低头看了看他手上的失物薄,还是个聪明仙嘛,居然找到了首饰类的失物薄。

“看来上仙已经将这本失物薄翻遍都没找到要的东西咯?”安卿喝了一口茶,细细品味了一阵,才接着说:“这样吧,上仙吧簪子画下来交与我,待我再找找,若是找到了,会让信使通知上仙的。”

太白金星看了看她,然后有点失落的点点头,将已经画好的图交出。安卿并不想和他闲谈,就坐下继续晒太阳睡觉,摆明一副慢走不送的样子。太白在她身后站了一会儿,然后轻轻说了句麻烦姑娘了,就离开了。听到他的脚步声远去直至消失。安卿打开他画的图,是一个样式很古板的簪子,并无什么独特之处,只是簪子上的图案,是只玄鸟。怪不得如此看重,原来是要送给心爱的女生啊。安卿无奈的笑笑,起身进屋,开始在架子上翻找起来,她记得前段时间是有个古板的簪子的,只是当时东西太多,转眼就不知道被她扔到哪里去了,所以没来得及录进失物薄。

之后的三天,为了太白的那根簪子,安卿吧失物招领处翻了个底朝天,还拿扫帚吧柜子下面都扫了扫,搞得老板以为她心情大好来大扫除嘞。但是她并未发现任何东西,实在不行,只能让太白自认倒霉了。正想着,突然听到角落里扫尘兽们嘻嘻哈哈的笑闹,平时这群倒霉孩子连影子都看不到,今日还敢大声吵闹,烦死了!安卿愤愤的走过去,几个扫尘兽在哪儿抢痒痒挠,熊孩子们,有点出息好不好,为了一个痒痒挠。安卿伸手把痒痒挠抢过来。

“你们能不能安静点!干活儿去!!”扫尘兽们很是胆小,特别是面对安卿,毕竟她平时脾气不是很好,又经常打打杀杀,扫尘兽听到她生气都乖乖的立刻散开。

仔细看了看他们痒痒挠,安卿顿时觉得有点悲哀。这就是太白再找的簪子啊,那日她整理时掉在了架子后面,居然被扫尘兽们拿去当痒痒挠了,可怜的上仙簪子啊。赶紧打发信使去叫太白来认领簪子。

果真是重要的东西,只一炷香的功夫,太白就赶了过来。安卿将簪子递给他的时候,分明看到他眼里闪着泪光。

“既然是要送给心爱的人,还请上仙好好保管,莫要再弄丢了,下次可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安卿难得的笑了笑,平时一派假正经的太白,居然也有这样的表情。

“你怎么知道是赠予别人?”太白有些心疼的将簪子擦了又擦。

安卿瘪瘪嘴:“猜得。”那么娘炮的簪子,他要是自己戴,怕是天庭早就传开了。

太白苦笑:“姑娘猜得不错,这簪子是要赠与心爱的人,只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给她了。”

太白坐在太师椅上,缓缓的回忆着。

300年前,其实太白不是个白头发的仙人,虽然不说天下第一帅,也算得上是不错了,风度翩翩、相貌堂堂。主要是脾气好、气质好、性格好,不晓得多少仙女为之倾倒,嚷嚷着要嫁给他的仙女也不少。他本就是玉皇老大的特使,为人圆滑和善,很是受欢迎。某次下凡完成任务的时候,遇上了这个故事的女主角,是只玄鸟,冷峻清冽,常常接受上级任务去凡间消除一些为非作歹祸害人间的妖怪。那日太白完成了任务往回走,却遇上了玄鸟工作,本着英雄救美的本性,太白就冲过去帮忙了。可惜天庭的饭菜太好,又没什么机会让他上手打架,突然对付一些妖怪有些勉强。没有救到美还差点被伤着,玄鸟把他从妖怪口中拉出来的时候,满脸鄙夷。

而后面的故事,就是如此狗血,一直被大家喜爱的太白,居然被一只鸟鄙视了,月老的红线可能就在那一刻玩儿了一次连连看。太白开始没脸没皮的追求人家,次次给人家添麻烦,到最后,玄鸟都不想救他了。于是,玄鸟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

“你TM有病是不是!怎么每次都来帮那些妖怪!”

太白一愣,大叫着:“我是来帮你的啊!!!”

后来,太白多方打听,知道了玄鸟的住处,于是就每天去蹲人家家门,给她送去好吃的好玩儿的。玄鸟要是受伤了,就给她熬药敷伤,无微不至。玄鸟开始根本不会理会他,时间长了,也就默认他的存在。

虽然太白是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可是大部分都是那些仙女婢女喜欢他,自动示好,真要他去追一个女孩子,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去示好。他挑了很多的礼物,都不入玄鸟的眼,说来也是,玄鸟又不是那些天庭当差的莺莺燕燕,小家碧玉。作为女儿身男儿心的玄鸟,对那些小女生喜欢的东西都不为所动。后来太白发现,玄鸟总是高竖头发,他想:她要是用簪子挽起发髻,一定很好看。于是他自己亲手做了那个簪子,想要送给玄鸟。

“后来呢?为什么又没有送给她呢?”安卿给他的茶杯里添了些热茶,这簪子现在还在太白的手上,就证明他没机会送给玄鸟吧。

太白看了看手上的簪子,有些难过的笑了笑:“后来,我还没来得及将簪子赠与她,她就在一次仙界与魔界的大战中,牺牲了,”默了默,又说:“她本答应我,等她凯旋而归,她就告诉我她喜欢我,呵,都怪我当时太过相信她,没有与她一同前往。”

他一时没了声音,安卿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如果安卿有心的话,肯定会感受到他一点点的难过,可是,她是一棵树,无心无情,无法体会他有多么伤心。

良久,他大概是感到自己失态了,起身向安卿作了作揖:“感谢卿卿姑娘帮我找到我的簪子,还听我唠叨,耽误姑娘做事了。”

安卿摇了摇头,本来就无事可做。太白向她告辞离开,看着他走出门去,他的背影有种说不出的落寞,安卿突然懂得他为何一夜白头了,她突然对着他大叫:“上仙,把簪子好好留着吧,以后一定能送出去的!”他顿了顿,没有回头,只是微微欠身,说:谢谢姑娘。

安卿转身进屋,扫尘兽们纷纷钻了出来,从废品里拿了一根簪子出来:“给给给,赔你们的痒痒挠。”它们很是高兴地一哄而上,抢了簪子就跑了。真是一群小孩子,算了算了,安卿无奈的摇头,还是继续喝茶睡觉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