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阜阳

23.战鹰的坟场

阜阳 寻怀玉 1118 2017-05-06 19:13:03

  下了广武山后,冒着黄河边的一路风沙往前走,李慧海拿着高德地图一路寻找着什么。

“凭风,我们是朝东走吧?”李慧海低头看着地图问我。

“应该是吧?你在找什么呀?”我看了看天上的太阳,确认方向。

“我也不清楚,这里没有手机信号真的是麻烦,找个地方都开不了领航,只能看着地图走。”李慧海一边抱怨着一边直走。

沿着土路向前,穿过一个漫天灰土的小镇,眼前突然豁然开朗,一个新开发的影视城出现在我们面前。

“你是不是在找这里?”我远远看去,一排废弃的歼-6静静地停在那里,就推测出李慧海想找的地方。

“终于找到了网上说的地方了。”李慧海激动地说:“网上说荥阳广武山下有六架退役歼-6被一家影视公司买下去停放在这里,我就寻思着过来找找看。”

“可我说句不好听得话,这里是战鹰的坟地。”当我看见六架锈迹斑斑的歼-6就摇摇头说,与李慧海的兴奋对比,我更显伤感。

“何以见得?”忙着拍照的李慧海扭过头问。

“歼-6战机为中国自主生产第一代超音速战机,战绩斐然,当时的不是还有一个政治口号—歼-6打遍天下。这样一款优秀的空优战斗机,就这样摆在这里成为别人走马观花的地方,真是不幸。”

想着戴旭的《大空战》的章节,我走近最靠外面的一架破败不堪的歼-6,绕着它走了一圈。这是一架歼-6甲,右翼尖的空速管还在,但是进气道上端和隔板中央的测距雷达、起落架和发动机已经被拆掉,座舱也被拆的一塌糊涂,整架飞机就直接趴在了地上,显得非常狼狈。对于一个喜欢兵器的我来说,看着就感觉难受,拍了几张照片就走了出去。

“我不希望有一天我会这样。”我背对这些战机说。

“听你这么一说也确实是,在我以前的部队,有一辆退役的59式坦克,退役时车长、驾驶员都对其恋恋不舍的,这样糟蹋退役的武器也太可惜了。”李慧海跟出来说。

“我不是说这些,巴顿说过一个战士最好的结局是最后一场战斗被敌人的最后一颗子弹击中,倒下前看见胜利的旗帜升起。以前的空军利器变得如此,那人是不是也会这样,年老后变得无用?就像这些退役的歼-6?”我激动地说。

我想起当初的话,就想起现在流行得到一个理论就是人退休后的“四十年黑洞”。

“凭风,别想太多了。”

“走吧!我不太想在墓地待着了,今天出来一天,明天也该回去上面试课了。”

我一直认为武器是有感情的,它们与人达成统一体,才是暴力美学的最好体现,就如我一直想练就的64式手枪连发七发以上子弹的手艺,我就需要与我的64式手枪达成统一。无论是对他人的感情,还是对武器的操练只要懈怠,就是对美好的亵渎。

不知道那六架歼-6现在如何,是否还摆在那片战鹰的坟场供人把玩?

在我读完李蕊推荐的金一南著的《苦难辉煌》时,感叹过其中的一句“堂堂七尺男儿,洒尽一腔热血,真乃人间快事。”

能够永不落后于社会发展,这该是多好的一件事。

寻怀玉

无论是回忆录还是小说,我都感觉这一章对推进情节发展没什么用,是可有可无的一章,但我还是想写上,写写当时的千头万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