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阜阳

31.一次强颜欢笑的演讲

阜阳 寻怀玉 1489 2017-05-07 19:39:02

  星期五在英语里念“福来day”,加上警校平时不让出去,到了星期五可以出门,一下所有人都跑了出去。

星期五下午图书馆一定冷清,这成为了一条不成文的规定。这样也好,就给像我这样的人留下了一个安静的图书馆。

从《别了,我的文艺女青年》到《苦难辉煌》,我把李蕊以前和我说过的每一本书都借过来读了一遍。

可读这些书又有什么用?没有人和我讨论清汀究竟更适合即墨、庄小京还是简一三;我和谁分享对苦难辉煌历史的感悟?

安静的图书馆就像一座坟墓,我被活埋在其中。

“凭风,你还在图书馆吗?”李慧海的电话打破我的安宁。

“我还在。”我无力地回答。

“那就好,老师叫你马上过来,他要求我们两个人讲。”

“我说了我不想去,要不你找别人吧!中队里有进入全校前十名的。”我有点不耐烦地说。

“现在找哪来的及,我找了其他人,他们都出校了,还在几个都把警服洗了,既然你还没换衣服就快点过来,就是那天我们面试候考的那间教室就给几个人讲。就这样我挂了。”李慧海不由分说要求我过去。

“阿西巴!这简直就是胡闹。”我脱口而出李蕊习惯说的话。

走出图书馆大门时,西斜的阳光非常刺眼,我不得不用手挡了挡眼睛,可阳光却依然灼烧着我的脸。

我只好低着头往前走,穿过一个又一个下课出来的班级,嘈杂的声音在我耳边不过是一片混沌的交响,眼前三五成群的学生在我眼里就是一片片模糊的屏障。

周围这一切都像黑白的悲剧电影,他们的快乐不属于我,而我还不能表现出不满意。

“凭风,我在这里。”李慧海在一间教室门口等我。

“你不是说几个人吗?这么是一个班。”我进了教室看见五十多号人坐在下面黑压压的一大片,害怕的想退出来。

“我不这么说你会来吗!来都来了那就讲吧!反正你又不是第一次在公开场合做演讲。”李慧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老师安排李慧海先讲,他也毫不客气地讲了快半个小时,轮到我的时候,都快五点多了,明显底下的师弟师妹听累了。

“轮你了,快上去呀!”李慧海讲完后下来拉了拉我,我不得不迈着沉重的步伐走上去。

眼前是五十多双眼睛,身后的黑板上是老师专门为我们写的“联考经验交流会”这几个大字。

我突然又想起了李蕊在我看完《湄公河行动》后和我的讨论—警察是有传承的,于是开口说道。

“警校实现传承,在于一代一代接力总结经验中,就像中国工农红军中伍中豪带出寻淮洲,寻淮洲又带出粟裕一样。”下意识地,我就引用了李蕊向我推荐的那本《苦难辉煌》里的一句作为我的开场白。

我意识到底下坐的师弟师妹不是来看我这个师兄是如何脆弱的,所以拼尽全力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这让人感觉我很高冷,连表情都懒得换。

其实所谓高冷不过是心里很痛苦却说不出来,没有人喜欢冷冰冰的,只是想把难过留给自己而已。

“复习行测没有什么诀窍,就是多做题,当时我学习时,每天都要做五个模块的题目超过三百道。但确实有蒙题的办法,比如说做资料分析时,可以先判断结果是单数还是复数,然后根据材料中的数据的大小直接选择答案…申论一定要做到以“材料为王”,不要想当然的下笔…练习面试,我建议大家使用微信时多发语音消息,这是锻炼大家在几句话把一件事情说明白的最好方法…”

我强作欢笑地将我如何备考公务员笔试、体检、体测,最后面试的经历娓娓道来,为了听着有趣一些,我还特意讲了许多段子。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在伤心难过的时候,还要博人开心一笑。特别说到练习面试发语音消息那一段,我差点又要掉眼泪,这就是我和李蕊恋爱时保留下来的习惯。

“为什么总是逃不开李蕊?”讲完之后,我心里舒畅了一点,可依然在心里面反复问自己这个问题。

从第一次联考经验交流会之后,我又参加了两次这样的交流会,每次我讲的内容都刻意的不同,可无论每一次我怎么说,李蕊永远是我绕不开的一座山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