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阜阳

38.沉溺于酒

阜阳 寻怀玉 1403 2017-05-07 19:57:15

  四月的郑州是属于下雨的季节,雨水的味道又弥漫于天地,一场大雨马上就要来临。

马上将来的大雨赶走了操场上的无关人员,就留我一个人的时候,冷静的面具终于可以被卸下,再与老天爷进行一次你死我活的斗争。

对我来说,激烈的运动是自虐、也是宣泄。所以

从下雨前,我就开始一百五十米的障碍跑,一直跑到大雨淋漓,最后因体力不止,翻越障碍物作前滚翻的时候,一头载到了泥水里。

“凭风、凭风,你在哪里?”李慧海撑着雨伞在喊我,我也听见他在叫我,可我不想应他。

这时我的手机接到李慧海的电话,我手机没有调成静音,他听见了微弱的手机铃声,发现了我的位置。

操场上没有开灯,我就故意选择躲在学校观礼台的上,谁也不会想到哪里还会有人,在那里,我就像一个游荡在人间,进不了天堂下不了地狱的死魂灵。

“凭风。把你手里的水瓶给我。”李慧海跑上观礼台对我喊道。

我低着头,捂住矿泉水瓶就是不说话。

“你瞒的过督察,瞒不过我。别以为我看不出来,我刚才去寝室找你,你在你水杯里撒了菊花和甘草盖住了味道,可我看得出水杯杯壁上全部是油状物,你喝酒了还不少。”

“百密一疏。”我一张嘴就是股浓浓的酒味。

“你找死啊!”李慧海一把抢过我从校外带进来的矿泉水瓶,打开闻了闻。

“江小白,五块钱一瓶,我伪装的怎么样?”我傻傻地笑了笑。

“好,好的不得了。”他用力把矿泉水瓶摔到我面前:“一个女人就把以后的铁鹰兵王打败了?我问你,三年前立志上警校的凭风在哪里?两年前九三安保脚崴了也坚持站岗的凭风在哪里?一年前的拼命三郎在哪里?你在那么多师弟师妹面前做过联考经验交流,你就这样给他们立榜样吗?”

听着李慧海的话,我沉默不语。

“凭风,你好几天都没有好好吃东西了,你怎么做会弄垮自己的。”李慧海看我不说话就低下身子拉我。

“那我如何,警校三年了,我一直是好学生,我想疯一回。”我哽咽地说。

“你想过没有,我们已经签约了,你已经进了南昌铁路公安局,我们这三年,什么困难没有经历什么苦都挺过来了,为什么现在要放弃?”

“这不同,你说的对,我是个情种,这会给我个机会,让我替她挡刀我都愿意。”我哭喊着说道。

“凭风,你振作一点,因为一个女人你就这样自暴自弃,值得吗?”

“我认为她值得就好,我怎么做没有影响到任何人。”

“谁说没有,你想过你父母吗?想过教育你的老师吗?想想我们好不容易考进来的警校,三年了,你辛辛苦苦地积累好不容易才有了一点小成绩,好不容易才当了警察,现在学校正在搞双评工作,你要是被发现在校内喝酒,不要完蛋,你工作就没有了。”

我低头听着李慧海的说话,但就是不吭声。

“去!你要去找到她,和她说清楚。再不济就把她那个学长约出来打一架。”

“我要是能找到她,我还在这里干吗?”我哭泣地说。

“走了凭风,你哭也哭了,酒也喝了,够了吧!马上就要熄灯了,我们回寝室。”李慧海扶我站了起来。

“唔!”一站起来我感觉胃里翻江倒海。

“走,我们到厕所吐。”

我被李慧海扶着到了厕所,马上就对着洗手池吐出了一滩的黄水,半天才抬起头,看见镜子中的自己:“慧海,你先出去,让我静静。”

“我在门口等你。”

镜子的我胡子拉碴,眼睛深深地陷入眼眶,两腮下凹,就像一个营养不良的流浪汉。

“这才几天啊!我怎么就变成这样。”我打开水龙头,将水泼到自己脸上。

镜子被我弄模糊了,让我渐渐看不清我的五官,我仿佛变成了只有眼睛和嘴巴的魔鬼,随时要冲出这间小小的厕所,出去杀戮一场。

“李蕊,你成就了我,也抛弃了我。”我握紧了拳头,眼眶里又溢出了泪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