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眸半心

3.问弦伊人谁和君中

独眸半心 岁亦闲 1105 2017-04-21 10:02:50

  ’青山天外天,一人楼外楼。分成格中格,不知其玄妙……”远处不知是哪家男孩儿,正在朗诵这首。无名的诗歌。声音清脆,有颗粒。

“话说,远方有二郎,不屈权中权,烽火烧楼阁,为民灭鼠辈,儿想走江湖,就为见冷梧,当日之恩,终身难忘…此乃大善。”左边的说书先生激动的拍板说道。

“非也非也。那日隋轻公子也在,那日的大火是他们共同放的。也是,他们的身手已经无人能敌了。有这个底气,不像我们普通人。只能束手就擒。唉,我们这些普通人的恩人就是冷梧和隋轻两位公子啊!必须得善报。”

琥珀听着这些话语,心里想着,那是,我们家公主是何人呢?是这名满江湖的隋轻公子,是这天下男子爱慕的对象,是岁国的尊贵的公主陛下,是这…

“是这都城所有公主的偶像,对不?”琥珀慌慌张张地,仿佛是像被拆穿了的小丫头。

“公主,我知道你是奴婢肚子里的蛔虫,不要拆穿奴婢嘛!”

却听车厢外传来一个声音。颇有些泼妇骂街的味道,不过声音却很轻,很宁静,循声看去,鹅黄色的衣裙衬托了少女的美丽,玲珑的五官。,玲珑的身段,玲珑的声音。无一不彰显了宫闱深深,那是宫里的奴。

“可这岁月闲静,最忌的就是骄傲,我以为公主说过多少回。你总该听进去一二,公主不是那个江湖浪荡隋轻公子,公主是岁国的公主陛下,未来的女王陛下,那个凭着娇弱身躯守护着岁国的女王,而不是那个武功奇绝的隋轻公子,因为两个身份都将使你骄傲,所以你不应该想更何况这不是我们自己的地盘。这是月国邸城,这是他们的皇城大道。”

语华,玲珑又喘着粗气,道“我知道,我话多,可是你这样就等于出卖了小姐。你那神情是个人都能看明白是什么意思?是吧,还有!”“好了,停了”

“遥儿,姒珏那边有何事。”

“月归冉公主看上了姒珏的久音琴,正闹着呢,奴婢便回来搬救兵了。”

“月氏归冉,可是那月国皇室子嗣中最小的六公主?

“是。”

“月下归于冉阳,如此宁静美好,却没想到竟是个泼辣的。”

琥珀立时道:“公主,到了地方了。”

太秋宴门,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犹如洪水般威严着人们心间,不怒自威,就是这样形容的吧。

粉红水锻锦织成的华裳,绣着簇明冉的太阳花,金线的太阳花渲染成了一身明艳,足以见其高贵,却显尽傲气。

“大胆,你这个宫婢,我们公主要的东西还从未没到手过!”立时正见一年轻墨绿宫装女子手持剑柄,大声吼道。

却见被她吼的此人,虽一身青色长衫,无饰物,略施粉黛的平凡之脸,一双眸子是如此明烁,还有那仙人般的气质,更不能掩去这一芳华,她不疾不徐吐道:“婢之琴名为久音,随了婢多年,当有情怀在,且婢为此次太秋双国宴之首琴,失了可不好。”

“你你,不管我就此琴,来人!!”

“归冉公主的家教竟是如此良好,强抢一宫婢之物。”

远处,飘渺之音,却灵脆,可不带情面,如冰椎,似冰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