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眸半心

2.问弦伊人谁和君上

独眸半心 岁亦闲 1058 2017-04-15 14:22:13

  月国,邸城郊区,一名女子青箩花裙,却以洁白为衬,以朴实做里,使得她的气质突显得特有灵气,沁入每个人的心中,只是女子的相貌却朴实得不像她的气质,却并不像是易容的,然而他们并不知道这只是隋轻公子的幻化之术罢了。然而此农家女子

是何人,却无人知,她便是岁国公主陛下,那个传说中的玉面圣女,岁钦凰。

而那隋轻公子又是何人,隋轻,人称锦冠公子,与江湖四公子之一,称冷梧公子并为首位。亦是最神秘的公子,无人知晓其身份,只知他们俩是冤家,因而有一故事散了开来………

“话说,那隋轻与冷梧二位公子巧遇一时兴起游江南时,遇一对冷梧公子爱慕的风尘女子,在那江南第一楼红绸楼歌一曲“恋郎”

“冷红绸哦,绸亦柔

公三钱哎,母三权

子午时哟,豺狼出

奴恋郎喂,无从走

恋三生呐,不罢休

您老劝呀,三生随”

“冷公子奴慕您”六个字,只可惜妾有心郎无意。

听说当时这首藏头诗风靡一时,可你猜则么招,冷梧看都没看一眼,随即对隋轻公子说,“我喜欢的是你”

当时碎了一地的心,伤了一片的情,呆了一众的人随即,隋轻公子笑道“冤家,我不嫌弃你”两个武功高手这么暧昧的对话,真是,掉了一地的下巴。

从此以后,因为隋轻的醋意,所以再没有女子来挠乱冷梧的生活了,更没有女子来挠乱隋轻公子的生活了,甚至于连武林第一宗宗主师赋仑之女,师艾荷,都不敢向冷梧公子表爱慕之意了,正因为某人的醋意,很可怕………

曾有一算命先生道“若隋轻是女子,那与冷梧当真是一对壁人啊”“此话在这两个当事人眼中,却只是一笑带过。

只是时光荏苒,岁月蹉跎,关于隋轻冷梧的谣言短袖,逾来逾多,繁花坠地,一如那入花丛却不沾身,对于遥言,越来越不会理会,这是非曲折似与他们无关,的确无牵绊。该笑的还在,该哭的依旧…

月国,邸城皇宫,今日乃是岁月两国同喜之日,因为今日是太秋双国宴,何为大秋,则临秋末,而太则有为千年,上古之意,而又为何说是同喜之日呢,因为当日芒山山顶会现异象,上次的异象是一场雨,浇没了干旱,救了邸浣两城的万千百姓。总之千年一度的盛宴总是盛大的。

“锦绣太秋蓦然,似锦月国邸城”看着这满目繁华,不见一处萧索的月国邸城,抬右手附上轿帘的女子,不可见的左手微动,灵动却威严的声音又响,此次却加杂了一丝凄婉,惹人怜惜。“亦可比岁国浣城。”

“琥珀,遥儿可归,?”女子正是岁国岁钦凰公主。

“主子,玲珑姐姐未归,似是被一女子拦住了,在太秋宴门口,因姒珏姐姐的久音琴起了争执,想来应处理好了。”清脆的声音歇了。

“不,去宴门,人在宴门口吵的,定不是泛泛之辈,走”

“是,去宴门。”

颠簸声再起,车架却稳当的行着,钦凰稳当坐着,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