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独眸半心

6.勿念那人拂衣笑中

独眸半心 岁亦闲 1637 2017-05-24 11:01:46

  也不知道为什么投向他吧,有时一切冥冥中自有天定,不愿阻挠的,就是命运吧。

月无棱见她看来,就抱以微微一笑。岁钦凰一袭白裳,是如此素雅,和那个花心淘气的小野猫是同一人吗?

随起身献舞的人越来越多,跳的也越来越好,而此时正是岁国厉老元帅的二孙女厉茯苓献舞,腰肢纤细,一袭大红罗曼舞裙,美若仙女,一曲挽枝桠,翩若惊鸿,一瞥惊鸿,是如画。

一曲舞毕,只见厉茯薇又起身道,“不知岁国还有何人来舞?”

“岁国本就女子擅琴,月国女子才擅舞,这不是欺负人么,哎,厉老将军之女,泼辣呀!”

“双国宴本就水深,竞争是常态。”

见岁国无人应舞,厉茯薇抿唇一笑,道“若是无人应舞,那此次文宴之首应就是家妹,厉茯苓了吧!”

岁钦凰闻言,微微一笑,起身道“本宫听闻,临熙皇哥要以琴为注,那就以琴为比,为何要比舞,比琴比歌才对,您说是吗,父皇?”

岁皇挥手道“本就应各方面比,那既如此,凰儿你,也去献琴一曲献歌一首,扬扬我岁国琴者,歌者的傲气!”

月皇闻言也笑道“那就比琴比歌,来吧月国子民们也不能输哦。”

“是!是!是!是!是!是!”一连六个是,从大殿里回响,引起回声嘹亮。

岁国月国两国的琴者歌者都斗志激昂,纷纷叫道。

“太子殿下,不知本宫可否用锦瑟奏一曲锦绣?”

“钦凰妹妺想,自然可以,来人,端上锦瑟。”

手起滑落之间,柔若无骨,却放荡不羁,古琴傲骨峥峥,仿佛不愿让钦凰弹奏似的,在钦凰手落之时只勉强露了一个音”争”但随即就发出了又一声清朗,清亮的“争”一声声争续而又争先恐后的传出,林籁泉韵般的声音真是此曲应得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只见钦凰又玉唇微启,手指轻挑

“红烛化青灯古佛若觞,

执颜一笑醉万众苍生,

是愿杯酒是悲歌,

送清秋换几缕书卷气,

秋水伊人洋洋洒酒几篇章……

浪花如雪琅琅声,

青烟袅袅乱古心,

续弦出声玲珑醉人心,

谁家瑟呜引人或憔悴,

乱世佳人温温暖暖几逢回……

青灯摇曳烛摆古颜戚,

戚威成赎旧愿己觞成,

以微微瞥惊似君,

送弥老古灯勤恳几年,

终是伊人在水一方留恋……

红烛化青灯古佛若觞,

执颜一笑醉万众苍生,

是愿杯酒是悲歌,

送清秋换几缕书卷气,

秋水伊人洋洋洒酒几篇章……

浪花如雪琅琅声,

青烟袅袅乱古心,

续弦出声玲珑醉人心,

谁家瑟呜引人或憔悴,

乱世佳人温温暖暖几逢回……

青灯摇曳烛摆古颜戚,

戚威成赎旧愿己觞成,

以微微瞥惊似君,

送弥老古灯勤恳几年,

终是伊人在水一方留恋……

丹青眉,桃花林,与卿绝。

黛月眉,挑花溪,与君别。”

一首锦绣毕,一袭白裳被大殿里的风轻轻掀起,耳边的发,长须飘起,乌黑长发垂在耳边,如墨,如瀑一泻而下,这脸娇嫩像出芽的柳条,欲开的荷花,她未笑,可脸上还依恋着笑意,如袅袅风意伴入人心,这是张满月般闲静安适的脸,洒上了淡淡忧愁,如歌声唱的那样丹青眉,却不施粉黛,或者说是欲施粉黛,但难掩清冷,加明月般面容,难掩尊贵。

岁皇见有女面容如此姣好,仪态如此端庄,不由得笑出声来:“好好好,不愧是朕的女儿。”月皇也道:“长公主确实比我的女儿归冉大方了许多,不知公主可有婚配,我这两个儿子都可把正妃之位让出来,特别是太子。”

“原来她就是一个长公主,老是阻挡我,也不看看我是谁,父皇,明明她比不上我好吗?为什么要让她嫁给哥哥?真是的。”月归冉心里默道,随即撇了撇嘴,毕竟多年的宫廷教育让她也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

“凰儿并未婚配,我看不如就今日许给太子月临熙,以加深两国友谊。”

岁皇笑着说。“凰儿,你怎么看?”

“陛下,既是为了两国友谊,凰儿也不好推辞,儿臣遵旨。”钦凰想了想道。

“儿臣遵旨。”月临熙心道,有妻如此貌美,端庄,能助我夺得天下,为何不允。

你为何要同意,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不由的感觉到一阵心痛。月无棱心道,若你是她,我定不会让你出嫁,小野猫只能是我的。邪肆的微笑里多了几分坚定。

钦凰的眼神灼灼,看着月无棱,不知想表达些什么,但肯定的是,这里有着留恋不舍,眼神惜多只有三秒,不过那也足够了。

“钦凰公主琴精湛,我辈不如,锦瑟就归钦凰公主了。”厉茯薇此时站起来道。

奚蘅看着钦凰默道:“知羡韵凡,无悲锦瑟,锦瑟归矣,无悲又去何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