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臻玉无瑕

臻玉无瑕

墨羽人生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4-12上架
  • 44078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遇见(1)

臻玉无瑕 墨羽人生 2766 2017-04-12 13:10:12

  苏玉着一身流潋紫衣,手持一把清风醉仙翁的宝扇,脚踩一双翻皮马丁靴,气质如兰,桃花粉面,任谁都会把他认做一位绝世美颜的女子,可见他举止优雅,英气凛然,谁也说不准,这是哪家的公子,只知这街上突然多了这么一位风度翩翩少年郎。

苏玉受师父之托,下山寻一把宝剑,连名字也没有,只说是和师姐手中那把本是一对,使用双剑的两人,若是心生爱慕,眉目传情,双剑合璧,变可傲世江湖(难不成是东成西就里哥哥和王祖贤使用的那两把剑)。因这剑本是一双,一把在大师姐那里,现已然成了废铁;一把遗落江湖深处,就连师父这天山掌门,也不知宝剑去向。亏得这剑还是师父造的,竟也弄不清遗落何处,硬是要他来寻,也不起个文雅点的名字,江湖也没人知晓,他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好五湖四海的瞎溜达,一想起哥哥和王祖贤使用那剑的情形,她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啼笑不已。

苏玉对那白胡子老头,满脑子疑惑,世间传言,他创建的天山门派是江湖第一大派,武功秘籍典藏无数,天山掌门最是擅长飞仙之术,经他点播授业的人将长生不老,与天齐寿,苏玉琢磨着这些传言,没准是那老头自己散播出去的…

只是近些年,天山派里人才短缺,没有傲骨仙胎转世,门派现已只剩下师父这白胡子老头、两位师叔及他们师兄弟加起来不过十人,白胡子老头一半疯癫、一半清醒。两位师叔已然不理门派俗事,只知四海云游。大师兄,倾城之姿,好看胜过苏玉十倍不止,也不知为何困扰,三年前便不知所踪。师姐琼玉,本是一位傲然于世的铮铮女豪杰,前些年为情伤了心神,现除了天山哪也不去,只在这里度日修养,她手中那把废铁,锈迹斑驳,很难看出是什么绝世宝剑。另外,几个师兄有的下山自立门户,有的下山柴米油盐居家过寻常百姓的日子,她苏玉排在第九,师姐琼玉排在第三位,受师弟们敬仰。还好苏玉还有一个师弟,是师父早年间在外收的,从未上过天山,只知师父提及时,脸上笑容持久,常点头赞许,这师弟资质上等,是个练武奇才,她苏玉虽然生来仙骨,奈何生性懒惰,至今也只学了皮毛,白白浪费了师父他老人家教导多年,不成气候。

苏玉穿越来天山有四五年了,原本24岁公司女白领,到了这竟还小了5岁,今年是嘉宇3年,当朝皇帝仁德,天下太平。苏玉满18岁,样貌身体18岁模样,而心智却已达廿九岁,年近三十,还顶着一张少女美眸,招摇过市,委实心有愧疚,但苏玉也不敢与师父道,自己并非他亲收徒弟,若真告诉师父,她来自另一个世界,不知这白胡子老头会不会赶她出天山,她出了天山可就是无家可归的浪子,这人海茫茫,要她一个姑娘家往哪去啊,只好告诉师父,她失意了,只记得自己叫苏玉,师父没有吭声,说,“好,以后你就改名苏玉”。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苏玉想着,没准还可以谈一场旷古美恋,快哉快哉!想到在现代世界里24岁都没谈过一场恋爱,人生最美的时光都在读书考试,她便觉得这次穿越真是太值了。

她特意打扮成男子模样,一是为了行走江湖方便,二是她觉得好玩,没准可以采摘两朵野花回去,做个洒水,伺候师父,免得那白湖老头成天要她练功做饭洗衣的。那天山第一大派,竟连个洒扫都没有,说起来世人也不会相信…只是她穿越到哪里不好,竟然穿越到老头子的天山门下,只好唉叹一句……

苏玉正阔步走着,这一芝麻大的村镇,走起来竟也要些时辰,两边的泥土墙残垣断壁,大风吹过苏玉的脸颊,硬生生的,苏玉突然想到了电影龙门客栈桥段,正回味着张曼玉的曼妙和逗趣,不想后背一双手拍,她顿时害怕起来…苏玉反手一个擒拿术,对方轻易逃脱,苏玉立即转身,正想将那登徒浪子打个满地找牙,却转身被这一张玄魅的脸震撼地失了手,不小心滑落了手中的宝扇,更丢人的是,还来了个乌龟仰壳倒,惹得众人笑倒是好说,苏玉心疼这身衣裳,可是花了她一对儿玉环的好价钱。老头子可只给他一对玉耳环,她用着从一个牧童手中换了这身衣服,身上已无分文,若是就这么轻易脏了去,她不是要心疼死。

苏玉被地上的土石头咯的腰疼,赶紧站了起来,扯着衣服狠劲拍打着,呛得大家打起了喷嚏,只见那玄魅男子,纹丝未动,只静静地看着她这一翻动作。

不过眼前的男子被无视,惹得他身边的人不满。刚才明明是苏玉惊艳于他的绝色,现在倒好像他在痴等她的回话,倒是有点意思…

男子身边铁衣侍卫似乎按耐不住,上前扯了扯嗓子,顿道,“你这小子,好没规矩,见了我们少主竟也不来行礼,好无教养。”

苏玉这才缓过神来,仔细打量害她跌倒的人,她这一抬头,如痴如醉,醉了又醉,她敢保证,这绝对是她见过的除了大师兄以外,最美的男人。苏玉忍不住看了又看,良久之后,听得对面的男子咳了咳,单手握拳放在嘴边。此时,苏玉哈喇子都流下来了,连咳嗽都这么好看,怎么得了……

侍卫见苏玉如此,竟也不知如何是好,他们家主子好看,这没办法,但是如此肆无忌惮盯着他们主子看的除了那天山的于凤舞,至今她算是第二人,竟还是个男人。

又过良久,男子见苏玉没有清醒的意思,只好向前迈步,突然来到苏玉前面,两人睫毛只相差大概1mm左右,仔细打量着苏玉,只听众人道,“唉,这年头,断…都不知羞了……”

“人家两个妙人,你们这些粗布挑扁的懂个啥子嘛……”

“要我说,这一身紫衣的一定是个美娇娥,你看她那张脸,连个胡杂子都没有。”

“我看也是,保不齐就是个女的。”

“看够了吗?”男子终于开口说话了。

“嗯?”苏玉恍然如梦,突然惊醒,倏地跳到一仗开外,“你你你,你挨我那么近干什么?”

“是你,盯着我看,我以为近些,你便可以看清楚些……”

什么?苏玉一下子脸红到了脖颈子,想到自己刚才花痴模样尴尬死了。

“为何突然拍我后背,害我不防跌倒失了颜面?”

这位少主,淡然至若,缓缓道,“背影觉得好似一位故人,情急之下上前拍打,不曾想害的公子跌倒惹众人取笑。”

他没认出她是个姑娘家,还是认出故意装作不识,好吧,她既是公子,就不能如同女子一般斤斤计较,随即哑了嗓子附道,“我不曾与兄台有过会面,刚才之事权当误会,在下不会挂怀在心,就此告辞。”

说完,苏玉欲转身。

“只是,失了颜面是这盯着人家看的样子,有损在下的清誉,却想这样就一走了之?”

那少主手下侍卫甚是领会主意,齐齐将苏玉拦了下来。几个侍卫英气利落,锦衣卫一般,苏玉心想着,这少主身边的侍卫都如此,这少主何等身份?苏玉虽跟师父修行了不过五年,学了一些本领,但是对付这么多人,还是比较吃力的。

苏玉一动未动,面对这几个侍卫,心里咒骂,“神马?你才被看了几眼,本姑娘摔倒被嘲笑,这都没跟你算账,倒打一耙?眼见这哪来的少主,恐怕不会放过她了?这个怎么办?好汉不吃眼前亏,待到有机会再逃跑也成。”

“公子独自一人,行走江湖,在下委实佩服,但恐公子遭遇不测,不如与我同行……”

苏玉看这架势,只好转身,看向那位少主,他眸光坚定,似乎不容他有不应之意,机灵应道,“感谢少主美意,在下本想与家兄在南阳朝会会和,若寻得兄长,还请少主允许在下去留随意。”

“那是自然。”

说着,那少主大步向前走去,苏玉不得不跟了上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