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臻玉无瑕

大婚之前(2)

臻玉无瑕 墨羽人生 2033 2017-04-21 16:43:10

  荣臻为救苏玉,十层内力失了三层,权当还了苏玉。对苏玉,他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明明这张脸就是凤舞,可又不是凤舞。

她和凤舞不同,凤舞傲视万物,视天下为无物,胸襟好似男儿,自有一股侠义之气。苏玉既有小女子的柔情,亦有海阔天空的情怀。跳跃时如精灵,沉静时如仙子。

那日樱花林,苏玉问荣臻“真正的爱情生于怦然心动,没于彼此猜忌、互不信任,凤舞可是哀莫大于心死?”

荣臻惊讶错愕,苏玉看似拙笨,实际上心思纤细如尘。他开始重新审视苏玉,自他发现她开始,便一路追随,直至在南阳城外一小镇,假意相识。

苏玉不知,那一场遇见并非偶然。

-------------------------------------------------------

苏玉鼻尖萦绕刺激的血腥味,本能以为自己还深处危难之中,眼睛还未完全睁开,虚影中一把匕首在枕边,下意识的右手向那把匕首游去。

但见一只手臂长伸过来,苏玉猛地紧张起来,猝地坐起,拿着匕首向那手臂刺去。

对方猝不及防,小手臂被划出一道口子,血瞬时涌出,苏玉此时方睁大了双眼,看清眼前痛苦挣扎的荣臻。他面目狰狞,恨不得杀了苏玉,但他强忍不发,只痛叫了一声,便晕倒在地。

苏玉见状,立即俯身摇晃荣臻,“喂,你醒醒……”

这又是什么情况,怎么不是她受伤就是他晕倒。苏玉此时可以说是蒙圈了。

苏玉再看此处,身处某个溶洞之中,潮湿难耐,空无一人,只有她跟荣臻两人。她拖着疲惫的身子,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硬是将荣臻抬到石阶上,将他平躺放好。

苏玉不懂医术,根本不知道荣臻是什么伤,搞不清楚状况,先把手臂止血了再说。荣臻前胸膛缠着白色纱布,上半身未着衣物,再看石阶之上两个小药瓶,想必荣臻刚才是在换药。

这荣少主平时伸手矫捷,玉树临风,突然这么虚弱的昏厥在她面前,还真有点不习惯。苏玉赶紧拿起药瓶,也不知道哪个是哪个,先帮他敷上再说。

层层揭开裹在胸膛的纱布后,苏玉终于看清荣臻身上的刀口,有的地方还在渗血,有的地方早已溃烂,有的地方本已经好了,却再次被割开,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也不知道荣少主一天都在忙什么,哪来的这么多伤……

苏玉轻轻柔柔地将药铺散在荣臻的刀口处,别看这小小的动作,因药瓶里的药不多了,苏玉只能省着点用,确定各个大大小小的刀口上都被敷了药,苏玉才拿起旁边的纱布给荣臻裹起来。

等裹完纱布的时候,苏玉额头已浸满了汗珠,豆大的往下落。她尚未痊愈,一掌寒冰,苏玉虽然捡回来半条命,但已经烙下了病根,如此虚虚弱弱的,好似刚穿越至天山的时候。

苏玉忙完这一切,还是昏过去了,就这么倒在了荣臻的身上,发髻抵在荣臻的下颚,汗珠滚滚落了下来,浸湿了荣臻的渗血纱布。

不知过了多久,荣臻微微醒来,直感觉身上像被一块大石压着,喘不过气来,但闻的一股樱花香,他想起苏玉从樱花林走出的时候折了一支樱花揣在怀里。

他觉得好笑,一个假小子,折了一枝樱花,把在手上赏玩的样子十分可爱。

他给她疗伤时,脱落衣服的那一刻,那樱花掉落下来,这般少女心性,他在凤舞身上从未见过。

他将眼前的苏玉放下,随即起身,捞起地上的蓝袍穿起,再看胸前的纱布,裹得严严实实,裹得他喘气都费劲,这是要活活勒死他的节奏。上药上的仔仔细细,纱布却缠的如此紧绷,看来这苏玉还在生气中。

荣臻把玩这那枝蔫吧的樱花,只感觉内心从未有过的平清和轻松,他多久没有如此简单的欣赏一件事物,如此简单的品味一个人。

多久了,恐怕他自己都忘了……

-------------------------------------------------------

“荣少主,也开始喜欢这女儿家的东西?”莫纤尘走来,旁边的悠若、悠然互相对视,从未见过这样的荣家少主,她们也很惊诧。

“这两日,你倒是快活……”

“呦,荣少主你佳人在侧,就不许我谈情说爱!”一贯的吊儿郎当模样。

那句“呦”,声音至少高了八度,透着股丝丝醋意。

“莫少富可敌国,怎地连个被褥都不给荣某?”

“荣少主,莫不是心疼佳人了?”他何曾跟他要过被褥,受伤时来这里疗养,从来都是他只身一人,也不要照拂,更无须任何生活用具。这些年,莫少常常怀疑他是怎么过来的。

“少贫嘴。说正事儿。”荣臻一脸严肃。

莫纤尘知他性情,对悠若使了眼色,意思是取一套被褥过来。悠若甚是领会,守着少爷这么多年早已习惯他的一举一动,一投足一低眸都牵动着她的神经。

悠然则留在此地,远远地寻了一个干净的石柱靠着。

“荣臻,大婚准备好了么?”

“巍峨山的人怎么说?”

“愿与君同。”

“试探一下他们的诚意。”

“已经试探过了,他们受够了蛊毒的苦。”

“宰相竹慕遮的人上巍峨山了?”

“是,巍峨山弟子损了近一半,如今只剩下不足两万人。”

“竹姑娘,您来了?”悠然的声音横穿洞中,只见一黄衣女子,衣袂飘飘,缓缓走来。

“荣臻,你好些了么?”

“嗯。”

“竹姑娘,还没回京?”

“莫少,竹雅想在这里多待几日,不成么?”竹雅声音婉转,像是百灵鸟儿一样,莫少哪还敢多问,立即闭紧了嘴巴。

“雅雅,我已无碍。”

他叫她雅雅,许久都不曾叫她这个名字,竹雅心里已是欢喜有余。她信,她才是他的命中注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