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臻玉无瑕

风起青云城(2)

臻玉无瑕 墨羽人生 2822 2017-05-09 21:02:52

  苏玉不想惹事,毕竟现在不同往常,她已然失去了自我保护的能力,从头到尾都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好似一缕孤魂飘荡在世间。

莫名地她也会害怕,是不是自己真的死了?眼前的繁华与热闹容不得她去思考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她能做的只是尽快找到荣臻,她要问清楚,到底他在计划着什么。

她只是直觉,青云城中将有大事发生,这闹市一片祥和,除了刚才那一队人马呼啸而过外,看不出任何端倪,越是这样静谧越是让人不安。

狂风暴雨来袭前,气压总是低的让人喘不上气来,充满燥热和烦闷。即将进入五月,距离大婚还剩半月有余,这青云上空虽是蓝海碧波,却让人心生慌乱。

苏玉身体内的寒冰之毒,怕是与这闷热的天难以相容,一时冷一时热,一阵阵的难受,袭上心头时疼痛难忍。

不知不觉,已走到这景字街头最繁华之处,四处酒水香气弥漫,门牌上洋洋洒洒三个大字--倚红阁。

自古以来最是人间天堂,青楼。本不想入这是非之地,却不得不驻足停看,眼前与那男子撕扯拉拽的不是荣敏么。

“七公子,这是要做什么?”荣敏郡主的手腕被紧扣在眼前这位公子的手中,挣脱不得,急的花容失色。

“你只告诉我,一个姑娘家的,到这烟花之地是为何?”

“七公子,你莫要多想,荣敏不过是好奇而已。”

“这烟花之地,不过都是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有什么好奇的!”男子嗔怒道,关心则乱,这荣敏口中的七公子,倒更像是痴情郎。

“七公子,您莫要动怒,敏儿是跟着哥哥一起来的,有哥哥保护,不会有事的。”荣敏安抚道。

“荣少主也在里面?”男子惊诧,立即松了荣敏的手腕。

“既然敏儿是跟少主一同来的,我就……”

眼前这位公子的话还未落地,只听得倚红阁内传来一声惨叫,如刺穿过双耳,好奇心杀死猫,苏玉第一个迈步进了去。

这声音如此刺耳,惊颤了整个闹市,必定就在临街的屋子。

苏玉顶着浑身的疼痛,拼命地跑向发出声音的屋子,穿过了几条弄堂,爬了三层楼,终于来到发出声音的屋子,她确定就是这个屋子。

她站在门外,心怦怦跳到了嗓子眼,她不是不害怕,只是她更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伸出手,推开了那道门。

门开的一刹那,她才知道什么叫后悔。

苏玉被眼前这一幕惊悚到了,她承认她见不得残虐,至少在现代世界,她从未见过真正的残暴。她尤其喜欢历史学科,曾听过古人多种残暴的刑法、残暴的故事,但她从未想象过,也想象不出。

而如今,眼前的女子几近被五马分尸,血渐满了整个屋子,苏玉直勾勾地看着地上的血淋淋的头和一只胳膊,她不由自主的寻找另一只胳膊和两条腿,但眼神却扫了更残忍的……

肠穿肚烂,大概是眼前的景象……

苏玉看着眼前血肉模糊的一堆,胃里已经开始翻涌,狂吐不止,在土菜馆吃的山珍海味全部吐了出来,愈加的难受。

“发生命案了,赶紧地去报荣府,请二当家的来处理。”

“快去啊……”

……

“我说公子,你怎么就吐我们倚红阁了呀……”来者正是倚红阁的老鸨兰大宝,姑娘们都称为兰姨。

这兰姨往门里瞧了一眼后,面目扭曲到几近抽搐,紧接着听她拿着腔调的哭喊,“哎呦喂,我的云柳啊,你这是得罪了谁啊,怎么落得个如此下场?”

“老天爷啊,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倚红阁的姑娘们听着兰姨哭的撕心裂肺,也齐落落地上前,看到屋内的景象后,各个掩面不敢再看。

倚红阁里的姑娘们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起,窃窃私语者有之,掩面而泣的有之,也不乏幸灾乐祸的。大白天的,倚红阁里基本不见几个男人,唯独她苏玉一身男人装扮,很有焦点。

-------------------------------------------------------

厅堂上,老鸨兰姨与荣府二当家的荣景瑞哭诉命运不公,嘶声力竭,很是哀怨。只见她一面用手帕紧着眼角处揉擦,一面用手紧贴着荣景瑞的胳臂,很有吃豆腐的样子。

不得不承认,荣府尽是俊男靓女,二当家的荣景瑞,虽年近四十,却从上到下看不出任何岁月的痕迹,一副沉着稳重的模样,又颇有绅士之风,说实话,苏玉只是不喜欢他那一脸惯有的和善的笑,总觉得深藏是虚伪和和善,其余的,几乎无可挑剔。

此时看看帅哥总是好的,好让她尽快忘记刚刚眼前的一幕。此时荣景瑞却将目光投到她的身上,她洋装不懂,傻笑了两下,荣景瑞方把目光收回。

荣景瑞带着人马录了些口供,简单安抚了倚红阁的姑娘们,正欲领着荣家侍卫出去。

“二当家的,这么草草了事,可还能治理好青云?”这声音太熟悉了,除了莫纤尘还能有谁。

这莫纤尘脸上尽是不满,似乎要荣景瑞务必给个交代才行。

“莫少行走江湖也有年头了,是不信任荣某么?”

“二当家的如此草率,是觉得倚红阁的姑娘命不值钱么?”

“莫少,荣某不曾如此说过。”

“二当家的,准备怎么处理本桩命案。”

“自古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荣某虽未掌握十足的证据,单从杀人动机来看,自家的恩怨恐怕还是自家解决。”

“二当家说的轻巧,难道青云城中各家各户有事都自己解决?”莫纤尘看来真是爱惜自己阁内的姑娘啊。

可既然如此爱惜,为何要他们开门迎客?

“莫少,荣家自会给倚红阁一个交代,还请给荣某一些时间破案。”

“三日如何?”

“这……”荣景瑞略有迟疑道,“莫少是知道的,近日荣某正为侄儿的婚礼忙活,三日确实难为荣某了。”

“距离荣臻的大婚还有半月有余,而若是这桩命案不能及时破解,恐怕还会有更多姑娘遇害。”

“莫少是否多虑了?”

“居安思危,防患于未然。”

“好,三日就三日。”

“纤尘在此谢过二当家的了。”

--------------------------------------------

众人散去后,苏玉一路跟着莫纤尘。这倚红阁太大,莫纤尘走路十分快,不像是平日里那个浪荡少年。

苏玉正跟在兴头上,突地被两个俊俏姑娘挡了去路。悠若、悠然两姐妹,这双并蒂花,不仅漂亮而且衷心。

“额,两位姑娘,在下只是刚好路过。”苏玉嬉笑着,希望她们能放她一马。

“玉姑娘,来我的倚红阁何事?”两朵姐妹花分开来,莫纤尘双手背在身后,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与刚才质问荣景瑞的样子如出一辙,这架子端的够久的。

“咳咳,莫少,可见着我家相公了?”苏玉双颊微红,这是扯开话题最好的方式,不过她确实是来找他的。

她这一句“相公”,还真是管用。莫少果然露了点笑容出来。

“玉姑娘还未过门,就已经称相公了?”莫纤尘,你丫的是故意的么?!苏玉气的牙痒痒的,满脸的尴尬不知如何安放。

“嘿嘿,敢问莫少可见过荣少主?”

“没见过。”转身便走。

“哎,莫纤尘,你必须告诉我荣臻去哪了,不然……”

“不然什么?”莫纤尘转头,看向苏玉。

“不然我就,我就……”

“就什么?”

“就,我就,我就,我就赖在你这里不走了。”

眼前这位莫少沉思了片刻,“正好倚红阁缺了一位姑娘,玉姑娘若是愿意……”莫纤尘又露出一贯的似笑非笑。

什么,上当了,这倚红阁什么地方,妓院,她敢在这里耍赖。苏玉啊苏玉,你真是不要命了。

“额,莫少,苏玉就此告退,告退。”苏玉拱手,嬉笑着向外跑去。

莫纤尘看着苏玉逃跑的样子,嘴角不自觉微微上扬,几日不见,还真有点,想她了,没想到她自己先找来了。

“荣少主易容术越发精进了,枕边人都未看出丝毫破绽。”莫纤尘从荣臻身后走来。

“莫少的话越来越多了。”荣臻撕下人皮面具,恢复一贯的冰冷如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