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醉生梦死

醉生梦死

绾若九兮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7-04-06上架
  • 22825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忘尘醉(一)

醉生梦死 绾若九兮 2390 2017-04-06 19:36:04

  【楔子】

  “什么时候,这里开了这么一家酒吧?”一个十七八的少年推开了我的店门。看到了他我这颗心安定了不少。

  “喂喂喂,我们可是一家酒馆,不是什么酒吧。”小茶嚷嚷着喊着,可是当小茶看到了少年就愣住了“姑姑姑姑,是是是他。”

  “酒馆多土呀!嘿,小妹妹你认得我?”

  我把小茶弄回了厨房,亲自走到这个少年郎面前,这个少年面容和当年一样,怪不得红梅看到了第一眼就沉沦了下去。

  “小店今天刚刚搬到这里来,还没有营业,不过你是我家今天第一个客户,要不要尝尝我家的酒?”

  “好酒吗?”

  “嗯,你尝尝就知道了,它叫忘尘。”

  “哈!忘尘?能忘得了这花花的红尘吗?”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一)

  梅城之外梅花盛开,红梅似火,灼伤了一切。魏家军在梅城之上拼死抵抗外来蛮夷,可是迟迟不见救援来助,他们的粮草早已断了两日了,这场殊死的抵抗战让城门口堆满了尸体。

  “父帅,朝廷是不是不会来救我们了。”年轻的少将军魏征脸上的血迹模糊的看不清它的本来面目,他在城楼之上找到了父亲。

  魏元帅迟迟不肯说话,他手握着腰间那柄宝剑,身上的盔甲早已分不清是什么颜色了,良久他开口“征儿,无论如何为了魏家军活下去!”

  那个少年也许在那一刻还不懂父亲给他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蛮夷来犯,最后的战役打了三天三夜,最后以两败俱伤的代价结束了这场战役,两个国家谁也没得到好处,魏征躺在血泊之中,眼睛模糊的看着父亲伟岸的身躯一手擎剑半跪在城门前,战死到最后也不曾倒下,可是那颗骄傲的头颅却永远的垂下。

  这年轻的将军想爬起来走到父亲身前,可是身体动也动不了,他没能保护好父亲,也没能保护好自己心爱的女子。也许是他出现了错觉,这漫天下的是漫天大雪,忽然他听到来自远方的箫声,在夕阳的尽头,在红梅似火之中,有一个身穿鹅黄色宫装的女子漫步从那里走来,随着她越走越近,箫声伴着铃声就越来越响。

  女子站在他的面前,低头笑眼明媚的看着他

  “是你······”

  女子轻启双唇,眼神看了看四周呆呆的望着自己尸体的魂魄们,“黄沙百战萧风起,不见少年颜如玉,莫失莫忘莫停留,玲珑乾坤转再来。快些走吧。”

  女子又将萧吹响了,那些魂魄乖乖的顺着箫声排队走向似火红梅,那里有一扇门,一扇通往地府的门,那里有孟婆在等他们,还有新生等着他们。

  只是还是有那么一两个不听话的鬼狰狞着要扑向女子,忽而女子肩上一团白绒绒的东西窜起,几口就把面前的魂魄给吞掉了。

  一切都停止了,女子怀抱着那个白绒绒的小东西,拍了拍它,嘴角嗤笑了一下“这么多年了为什么还是有这么多不识时务的东西呢。”

  “摆渡人?”

  “不不不,我怎么会是摆渡人呢,我可没有那么善良,只是碰巧和阎王是好友罢了,顺手帮她帮。”

  话音刚落,黑白无常出现在了女子身后,看到了远去的队伍,毕恭毕敬的鞠了一个躬:“谢谢姑姑出手相助。”

  “小黑小白,这么干活可不行,被你们老板知道了会扣工资的。”

  “哎呀姑姑,你不知道连年的征战有多少人死去,工作量太大了,老板还不给加工资,姑姑与我们老板是好友,要不您心疼心疼我们几个给老板说给我们加薪?”活泼的小黑,黑这一张脸跑到女子身前献殷勤,那小白倒是一脸无语的站在一旁。

  “姑姑莫怪,小黑就这样没有脑子,我们还有差事,我们二人这就告辞。”

  忽然,一股罡风扑面而来,绒绒和小黑小白如临大敌,只有这位女子处之淡然,风在她面前停下。

  “你们放过他,他还年轻。”

  “魏元帅,有人救了他,所以黄泉路上只有您了。”

  “是谁!”

  “您说呢?”

  “哈哈哈,老夫知道了,真是天地循环啊。那我就放心了”

  “姑姑,可是这小子······”

  “他,没有死不是么。”

  “也是啊,团子我们改天见哦。”我肩上的绒绒冲着小黑呲了呲牙,便把脑袋窝在了他的大尾巴里。

  一黑一白一左一右,他二人结伴牵引着魏元帅的灵魂,因为魏元帅满身正气一般小鬼是不行的,这三人组走向了黄泉路,眼前这个人本该走向黄泉路,但没有人知道有人跟我交易了什么来保全他的性命,这个秘密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了,这是做生意的规矩。

  我叫九兮,活了多少年了我也不知道了,业内知道我的人都会尊称我一声姑姑,可惜我并不生活在天上,而是在人间开了一家酒馆,这家酒馆坐落于一个转角的路口,所以他们喜欢把这里叫做转角。

  “姑姑,这个少男人好俊俏。”

  “姑姑,这个男人身材一级棒。”

  “姑姑,你在哪里拐来男人?”

  “姑姑,我·····”

  “停!我开的是一家酒馆,不是妓院好吗,你俩不出去酿酒招待客人,在这边瞎转什么。”我窝在院子里的一棵梅花树下的藤椅上实在受不了屋里那两个聒噪的女人叽叽喳喳。

  “姑姑,我俩这不是关心你么,万一你凡心初动了呢。”

  “我还引蛇出洞呢!滚!”

  “暴躁的姑姑,哼!”

  这两个是我来人家开酒馆从外面招聘来的小姐妹,别的功夫除了酿酒意外,小菜做得还不错,让我这家小酒店生意还算不错,就是两人太过聒噪了,我看了看睡在树上的绒绒摇着尾巴,还是这个小宝宝比较安静,嗯,他的故事以后再讲,因为,屋子里的男人已经醒来了。

  男人已经脱去了战甲,身穿一身白色里衣只不过衣服有些怪怪的,似乎有些不和身形,披头散发的站在门口,看着仰在树下眯着眼睛看着他的少女。

  “咳咳,这衣服你且凑合着穿,过一会我让小茶去对过给你再买一身。”

  “好呀好呀,我现在就去,不用过一会儿了!”小茶从茶树花丛里跳了出来,兴致勃勃的跑了出去。

  “咳咳,那个,见谅啊,都一个个比较冒失。”真是家门不幸啊,我怎么就收留了这些个东西呢,丢脸!

  “你是神还是妖。”男人缓缓开口

  “你这话说的也许我是个人呢?”我在差异这小子是怎么那么平静的跟我说话。

  “不,你不是人。”

  “你这是在骂我吗。”

  “那倒没有,魏某唐突了,对了,你知道红梅去了哪里吗她还好吗?”

  “别在那站着了,你来尝尝我亲自为你酿了多年的梅花酿吧,只是十年前我从梅岭之巅一颗红梅树上取下的原料,它叫牵情”

  这里没有多余的凳子,他靠在树下席地而坐,这酒是什么味道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所有的酒都是因人而异。

  “你早就知道我会来这里?”

  “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