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寄春光温柔

可惜我是水瓶座(3)

寄春光温柔 长岛白茶 1749 2017-04-27 19:24:00

  冬天的五点半,是深沉的黑夜。黑暗沉下来,在玻璃上停驻着风,纹丝不动。出了房间,冰冷的空气将残留的睡意卷走。

哆哆嗦嗦地拖沓着地板,夏白茶走向洗浴室刷牙洗脸。

脖子上挂着个干毛巾,眯着眼看向落地窗外的世界,一片漆黑,但像藏有种吸力一般,吸引着夏白茶走了过去。

面对这片深沉冰冷的黑,看着街道上的几盏努力散发光芒的街灯下不停地穿梭着骑着车的学生,夏白茶的心中突然涌上一股酸味,像是被打翻了一个装满痛苦与疲倦的瓶子,洒了一个心室的五味杂陈。

高二了。

脑海中突然飘过了一个淡淡的目光,越来越清晰,他站在她的旁边向老师不停地解释着些什么。

老师皱着眉,板着一张脸。

连茴低着头,却噙着笑。她是在笑什么?又拉一个人下水了是吗?

侧头注视着李灼,莫名的心安。

像是慌乱的心得到了一种归属一般。

但是,这件事情与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她为什么要慌乱?

呵呵,她可是个水瓶女啊……她才不是什么傻白甜!

“老师,请给我五分钟,我想解释一下。”她抬眸,眸子盛满了静如深潭的冷静。李灼突然惊讶地看着她,她没有在意,在老师默许的眼神下开始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漫长的五分钟。

“老师,我觉得我与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关系,如果硬要扯上一个关系,那就是我莫名其妙地被连茴砸了头。在高二这种备战小高考的紧张状态下,我觉得连茴同学可能是心脏承受不住压力,想要宣泄一下,毕竟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于是就对李灼同学说了一些所谓禁忌的话语。”

老师的表情在变。

白茶继续说道:“我觉得我是一个受害者,是一个局外人,连茴同学的过错我没必要帮忙承担一部分。李灼同学也没必要承担。至于她所谓的我和李灼同学的暧昧关系那我只能是苍白地解释四个字了,一面之词。”

……

从那之后,便没什么关系了吧,因为她的自私之言……

套上校服外套,背起书包,夏白茶出了门,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奶白色的水雾朦胧了白茶的视野。

走在街道的一边,抬头时的天空变为深蓝,隐隐地藏着几颗闪烁的星星。

深呼吸。

淡淡地笑了。还有一年半,她就可以触及她的理想的大学了。努力啊!夏白茶!

低头踩着还残留着雨水的痕迹的石砖,无聊地数着格子数,突然一双黑色的鞋映入眼帘,但是为时已晚,她还是禁不住惯性,猛地撞了上去。

“啊呀,对不起啊对不起,我实在是不小心……”

“夏白茶?”掺杂着惊讶的熟悉声音。夏白茶抚着额头,闭上眼睛,有些“绝望”。

上帝是在开玩笑是吗?

开什么玩笑啊!大清早的!

绕过,向前走,身后安静地可怕,让夏白茶有些紧张,心砰砰地加速跳着。

自从上学期连茴的那件事情过后,她就没有再和李灼说过什么话了,因为她不想再惹上什么麻烦,并且,她还顺便看清了一些人的真面目。

这同学做的可真窝囊啊。

她淡淡地瞥了眼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她旁边的人——李灼。

臭不要脸的!

老子忍了!

“离我远点。”夏白茶用一种她自己认为最凶恶地眼神瞪着李灼,然而在李灼的眼中就像是一张坑坑洼洼的脸经过美图秀秀磨皮美白了一样。

挺可爱的。

李灼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可能是心存愧疚吧!

如果夏白茶同学知道此时此刻李灼同学心中所想,一定会猛地吐出一口老血吧。毕竟,“可爱”这个词身为汉子的她,堂堂正正地担不起。还有愧疚,她最受不起的就是别人的愧疚。

在她的字典里,对于这种事情,只有三个字,那就是--她认栽!

脑海里响起杨千嬅的那首《可惜我是水瓶座》:“十年后或现在失去/反正到最尾也唏嘘/够绝情我都赶我自己出去……”

侧过身,停下来,静静地注视着李灼。

李灼被她突然地一停弄得心咯噔一下,也停了下来。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要迟到了,还特么含情脉脉地对视着干啥玩意呢?”

“秀恩爱换个地方秀啊,操……欺我单身狗。”

王子鸣和张静秋两个人一个追着一个地跑,风里还夹杂着二人转的声音。

夏白茶一头黑线,有些无语地吐出一团白汽,笼罩着李灼的脸,朦朦胧胧恍恍惚惚看不真切。

“走吧,要迟了。”

“嗯。”

“都大半年过去了,你原谅我了吗?”

“原谅你什么?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令你不耻的事吗?如果没有的话,那就快跑吧,要迟了呢!”

阳光洋洋洒洒地泼洒在两个人的背影上,树枝好像赤裸的木偶,机械地扭动着自己的身躯,似在和他们告别。

数年后,当夏白茶再回忆起那个冬日清晨时,不禁莞尔一笑。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看着李灼那么久,想说的话也梗在嗓子那。

如果再来一次,她想她也不会说出些什么,因为她就是那个性格啊。

假水瓶座的性格--别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