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个人的爱情

一个人的爱情三

一个人的爱情 771346291 3574 2017-04-14 16:51:15

  阿英站在病房的窗前,看着阳光撒满花园。今天天气真好,小松也走进考场了吧。这个孩子一直是她的骄傲,是她这些年来能坚持不懈的动力。花儿在朝阳下度上金光,露水莹莹发亮。她想孩子真好,生活在这大好时光里。自己不在了以后,男孩子都吃点苦也没关系。那女孩子呢?没有父母的女孩会不会被欺负?兄妹俩各自上学又不在一个城市。他们结婚生子,她都看不见了!阿英看着窗外的景色出神,没看见小护士提着一个大袋子进来。小护士把东西摆到桌子上,是一些化妆品和一套衣服。小护士走到阿英身边,把手搭在阿英的肩膀上,说:“阿英姐,看什么呢?等一下院长要请您外出。我来给您化妆打扮打扮?”小护士看了看窗外和往常一样平淡无奇的花园鞋,让阿英坐下开始了这个不小的工程。昨天晚上高志铭送来一套衣服一双上小护士今天给阿英换上,小护士看衣服这么漂亮,而阿英面无血色,就自己做主带来了自己的化妆品,还有新买的丝袜。

阿英刚打扮完毕志铭就推门进来,看到一个容光焕发的阿英,心理着实高兴。志铭卖着关子,一路开到商商。志铭要给阿英买些衣服首饰,下午还约了看婚纱。阿英看了金银首饰觉得都不好,就去看玉器。阿英想买一对镯子,一个送个小梅,一个给小松未来的媳妇。便宜的成色不好,成色好的阿英有买不起。一万块钱买一对上好的玉镯也是奢望了。不知不觉一个商场买卖首饰的都逛完了,阿英觉得有点累了就坐在过好的长椅上休息。志铭说去买水让阿英等他。志铭去买水也买了阿英看中的镯子。志铭知道阿英的心思,也算是志铭对孩子的一点心意吧。志铭扶着阿英上了四楼吃饭,点完餐志铭把镯子递给阿英,让她试试看。阿英拿出一万块钱放到志铭年前说:“我钱不够,又不想买太差的,这钱你拿着算我的心意,我不在了想给孩子留个念想。”志铭也没有推,两个人在一起了就没有必要分的那么清。只要阿英高兴她就高兴。这顿饭吃的很开心,他们开车去了下一个目的地。志铭还没有告诉阿英。他要离婚的是,他想到了婚纱店再说。婚纱是每个女人的梦想,阿英一定会喜欢的。

到半路,澜湘来电话要他去民政局。他只好改道,想着这也用不了都长时间就去了。志铭把车子停在民政局侧面,让阿英等他几分钟。他办完事就来,可他没有告诉阿英是什么事。澜湘穿着黑色的长裙,扎着底马尾,带着墨镜,提着一个驼色的包。这身装扮过于沉重了,澜湘是想祭奠她死去的婚姻把!见志铭过来,她把离婚协议递给他,她没有要他的一分钱,只是要了孩子得抚养权跟还是抚养费,还有孩子一个月要和爸爸见几次的要求。澜湘一直带着墨镜,她不想让别人看见她红肿的眼睛。她哭了一整夜,这不是她第一次哭一整夜了,也许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吧!十八年前她的自私毁了三个人的幸福,如果她肯放手,看到志铭哥幸福,也许她也就幸福了呢。现在事情成了这个样子,她唯一能补偿的就是这样安安静静的离婚。离婚了志铭就不会那么恨了吧!阿英靠在车上睡觉,车外的争吵声把她吵醒。是一对中年夫妻,说是都到民政局了,谁不进去谁就是孙子,来了几个人劝架,又来了一群人围观。阿英知道不好,急忙去找高志铭。阿英在大厅里找到正在还对的志铭和澜湘。她们找了一个咖啡店坐下,澜湘看到阿英很尴尬,还好有墨镜掩饰,可在这样的场景下,带着墨镜又不太合适。

澜湘跟啊英道了歉,说她没想到还有三个人坐在一起的时候。阿英问志铭为什么要离婚,要是自己想嫁给他,十八年前就嫁了。她选择离开是她自己的懦弱,不能怪任何人。阿英往澜湘的咖啡里加了块糖,又给自己的加了两块,用小勺子轻轻的搅拌着。阿英停顿了一下说::“澜湘姐,我知道自己日子不多了,我想请你照顾好我的孩子。这些天我接受志铭哥对我的好,我也很内疚,毕竟他是有家的人了。我不会同意他跟你离婚的,更没有想过要跟志铭哥怎么样。我知道一个女人独自带孩子是什么样的苦,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她又转向志铭说:“我知道你没那么爱澜湘姐,可她对你的爱比你对我的爱还要多。有她在你身边我走的也安心,我也相信也只有她能帮我照顾两个孩子了。”澜湘知道小松是志铭哥的,但不知道小梅是领养的。她一直认为小梅是阿英跟别人的孩子。孩子都这么大了养着也不用花太多的心思,只要志铭不离婚她当然愿意善待这两个孩子。

阿英的口服药已经不管用了,全身疼痛,汉珠一滴一滴往下掉,不一会衣服全都湿透了。谁有知道呢,癌症晚期的病人都是活活疼死的!高志铭利用院长之便,给她更多的药物,不过的有止痛效果的毒品罢了。这样做也无疑是饮鸩止渴。阿英打完针就躺在病床上睡着了。高志铭静静的看着阿英,他非常的自责,他不想承认阿英真的时日不多了。

小松考完试走出考场,看见小梅哭着跑过来,小梅问他:“哥,今天爸爸会来接接我们去看妈妈吗?回来接吗?”小松也不知道,他拉着妹妹的手回家。他们家离学校很近,从校大门走有半条街,可要是从校院墙的破洞钻回家,就是一墙之隔了。兄妹两钻回家,小梅就跑到楼上收拾衣服。楼上跟楼下一样大,横放着一张老式的大床,原先窗口哪里有一个写字台,后来小松大了。不能一家三口睡在一起了,就把桌子放到房间中间。在两边墙角各放了一张床。换洗的衣服就放在床上,不用的东西都码在床底下,房子的另一个角落里放着一个柜子这也就是他们所有家当了。小梅拿着衣服下楼听见外面有小轿车按喇叭。她急匆匆跑到门口拉着哥哥就上了车。王大爷看到他们形色匆匆感到不好,叹了口气帮他们关上了门。

阿英醒来时身边一个人都没有,她有些话想跟孩子们说,跟孩子们说话走哪里有够呢。她嗓子疼,头也疼,阿英挣扎的想坐起来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这是小护士提着饭盒进来,扶阿英靠在床头。小护士给阿英盛了一小碗汤,让她先喝汤在吃饭!阿英不想吃,她摆摆手,让小护士拿着纸笔来,他想留点什么给孩子。她提笔又不知道写什么了。是不舍,是牵挂,是期望,是祝福……她无从下笔。突然阿英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事,他在纸上这下:十一年前的十一二月份,一个二十五六岁的少妇带孩子来这家医院治病。孩子六个月高烧不退,有转肺炎的可能。大人叫黄月芳,小孩叫小贝。她是小梅的生母,望志铭哥帮孩子找到亲人!阿英努力回忆着,看着写下的有效条件太少了。一个带孩子去治病一去不返的母女,是不是真的来过这里也不清楚。哎,一个渺茫的希望吧!阿英把纸叠起来压在枕头下面。喝了两口汤就躺下了。

高志铭带着两个孩子赶到的时候已经午夜了,阿英刚刚睡下。孩子们就在床边看着,只要看到,大家心理都放心了。阿英呼吸急促,面颊绯红。小梅摸了摸妈妈的额头,都点烫手。护士来给阿英带了氧气罩,没有药可以用了。高志铭把小松小梅带到院长休息室,让他们就在这里睡下了,阿英醒了就来叫他们。说完转身要走,小梅说:“爸,妈妈是不是很严重了?”“就这一两天吧。”志铭闭上眼,深深吸了口气,就去看阿英了。小梅扑倒在小松怀里,梨花带雨。“哥哥,你说以前妹妹发烧治不好,医生要她去大医院就能只好,现在妈妈在大医院了,是不气就能治好了?明天早上妈妈烧退了,是不是就好了?”小松拍拍小梅的后背,“别怕,哥哥永远都会保护你的,妈妈要去天堂。过几几年后我们就一起去找妈妈,见到妈妈以后不许哭”。他让让小梅面对着自己说:“小梅不许哭!”小梅点点头,“我也保护哥哥,让妈妈放心,就想妈妈来医院的时候一样,不让妈妈担心!”小梅突然跑开了,她跑到阿英的病房前停下,她没有进去。她知道妈妈需要安静。她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到爸爸坐在床边,拉着妈妈的手。她跟哥哥又在外面的长椅上。这样只要妈妈醒了就能马上看到妈妈了。

阿英醒来的时候太阳刚好照进病房,小松小梅推门进来。志铭把阿英扶起来,她让孩子到身边来。拿出那对镯子。这个给小梅,阿英拉着小梅的手给小梅带上,小梅太瘦小了,镯子很漂亮就是显得太大了。她又拿出另外一只给小松,让小松以后送给她喜欢的姑娘。小松想也没想就给了小梅。小梅懂,也不懂,就接着了。阿英笑了笑,她没想过有这种情况,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高志铭让护士带小松小梅去吃饭,再打包一些早餐过来。孩子们出去的时候,阿英把枕头下的纸条递给志铭,要他帮忙找一找。不一会孩子们就回来了,就他们陪妈妈说点知心话吧!阿英有点不高兴的责备小梅,哥哥考试结束了来,你还有十几天就要考了也往外跑。小梅抱着阿英的胳膊说:“妈妈,课早就上完了,我请假了,老师也说没关系不会影响考试的?”小梅带了两本书去看书了。阿英看小松的眼光也不和善了,小松知道。于是说我是认真的,我会一辈子爱护小梅,不管是亲情还是爱情,我对会增重她,爱护她!早了点,阿英用觉得早了点,要是在过个五年八年该多好!

夜晚的时候阿英的病情又加重了,这次她自己也感觉到了。阿英烧的稀里糊涂的开始说胡话,又像是对志铭的独白:“我不怪你啊……你要好好的……生活…这些年有回忆陪着我……就很幸福了,只要我还活着……只要记忆还在……我就爱着你……我就想你……我就觉得幸福……真的幸福……这是我一个人的爱情,你不要自责……志铭……不要自责……真的……幸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