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个人的爱情

一个人的爱情十三

一个人的爱情 771346291 2915 2017-04-25 00:17:01

  新年将至,这是小梅和倪正昊度过的第三个新年了。天刚蒙蒙亮冬子就来打门,东子是朱小兵的同事一起在厂里了当保安。这两年朱小兵工作能力得到领到的赏识升他做了经理。年底了厂里工人都放了假,几个保安兄弟两个一班轮流看管。昨天下半夜三楼的办公室有动静,朱小兵让冬子就在值班室他去看看,要是十十分钟还没下来就报警。朱小兵看到两个正在行窃,朱小兵伸手也不差,对付和两个小毛贼不成问题,他大喝一声两个小毛贼乱了分寸。他们还没偷到东西,更何况办公室里除了电脑跟空调也没其他东西可以偷,只要他们号束手就擒认错态度好,去局里关几天也就保释了。朱小兵有意拉他们一把。却不想这两个人是来偷文件的,他们怕惹祸上身拼了命也要逃走。他们哪里是朱小兵的对手,他们见敌他不过,一个小毛贼拿出一把匕首刺进了朱小兵的腰部。他们落荒而逃,朱小兵跟随其后。朱小兵一手按住伤口,黄豆大小的汗珠从额头滴下来。他追到楼梯口体力不支摔了下去。冬子听见动静报了警,自己也跑过去看看,冬子看见两个人影翻墙跑了。他跑到三号楼时,朱小兵已经失血过多休克了,朱小兵被送到医院抢救,厂里和家里都来了人。医生说是内脏出血,伤口也有感染,需要转院治疗。目前情况看左边的肾保不住了。冬子想起小松的亲生父亲是医生,而且还是个院长就跑来小梅想想办法帮帮朱小兵!小梅跑去给高志铭打电话,高志铭在医院值班,他接到电话了解情况后联系不要转院,既然内脏出血在转移的过程中只会更严重,高志铭与医院联系,做出治疗方案。高志铭让医院先保守治疗,四个小时候专家准时感到!

????????朱小兵属于工伤范畴,到现在的治疗费用都是朱家自己垫付的,厂家说等治疗出院拿着病历和出院小结来厂里报销。厂里的态度朱家还是满意的,更何况现在大家一心扑在病人身上,也无暇顾及其他。手术后专家出来被家属团团围住,专家说:“我们已经尽力了,病人脱离了危险,但是他的肾受损严重建议换肾,当然不换也没关系,病人的另一个肾脏是正常的。”专家安抚着

家属的情绪继续说:“换不换竟快做决定,要是病人在一个月内还没有切除这个受损的肾那一颗就会受影响!”家属当然希望可以换肾,朱小兵还那么年轻。大好年华才刚刚开始,家里还指望他开枝撒叶光耀门楣。医院开始寻找**,正昊也在网上发帖子大力宣传朱小兵的英勇事迹。半个多月后,来了七八个志愿者,他们都是生命垂危的病人,是啊!哪一个健康的人会把自己的肾捐给别人呢?匹配的结果很遗憾,没有一个适合的?朱小兵的父母也去做了配型,他们觉得反正自己老了,只要儿子好好的就行!朱小兵的母亲配型成功,却被告知有轻度尿毒症,不仅不能移植还需要治疗。朱家一时陷入困境,朱小兵的手术费疗养费对于小镇上的居民来说都不是,现在加上他母亲的治疗费家底都被掏空了。家属去厂里协商希望可以预支医药费,如果找到合适**,希望厂家可以支付费用。镇长和公安部门都去厂里做工作,厂里也答应先预付五元现金。一个月马上就要到了,他们也不抱有太大希望。这一天医院里来了一对年轻夫妻说他们愿意捐赠,做了匹配后,年轻的男人胡大高配型成功。而且他们年龄相差不大手术更容易成功,朱家叔叔阿姨知道后高兴的不得了,他们请志愿者去吃饭。饭桌上,年轻夫妻面露难色:“我有个刚女儿刚过了两岁生日,生日那天我去公园玩,孩子又跑又跳的非常开心。孩子摔了一跟头,摔破了腿,去医院差查除了血癌。”年轻的母亲不能接受这沉痛的事实,躲在丈夫怀里呜呜咽咽的哭起来,丈夫接着说:“我们来捐肾希望可以得到八十万的报仇帮孩子治病。”朱家老两口并不觉得他们要的多,一个健康的人若不是他女儿生病给他再多钱也不会把自己的肾卖掉吧。朱叔叔带着镇长去找厂里负责任商量这件事,厂家说等他们开个会再给他们答复。他们就回去了,可他们等到的通知却让他们不能接受。厂家一致认为:朱小兵在厂里维护厂里治安,保护厂里财产不侵害乃是他的本质工作。当天朱小兵本来安排休息却帮同事带班,他是在休息时间而受的伤,他说是抓贼所致却没有证据。警方并未找到相关小偷,公司也没有丢失任何物件。其事件的真实性有待考证,鉴于朱小兵同志亦是在厂区内受伤特给予五万元医疗赔偿,备注已付清!现给予朱小兵离职处理给予两个月基本工资!

小梅去看望朱小兵得知是这样的结果,病人家属及好友都不能接受。现在换肾手迫在眉睫,厂里把关系撇的干干净净。就算要打官司讨说到也要等到大院判了才能拿到钱,这中间的流程肯定会错过朱小兵做手术的时间,一来二去厂里就可以省去换肾的一百多万费用。小梅跑回家去求欲叔可是把卡里的钱借给朱小兵,朱小兵在厂里受的伤,到时候法院一定会判工伤的。等拿到厂家赔偿就还回来。正昊看着小梅哭肿的双眼,心疼的说道:“钱先拿去用,但是厂家是不该赔这八十万的,国家规定人体器官只能捐赠不能买卖!”小梅不懂,到小梅觉朱小兵受的是工伤那也一切费用当然要厂里出了。厂里盈利那么大这些钱对他们来说算什么呢!小梅情绪有些情动,正昊按着小梅的肩膀让她坐下来听他说,“这八十万不在医疗费用之内,是朱家额外感谢捐赠者的知道吗。你卡里的钱就是里的,你想怎么用都可以。”小梅去楼上拿了卡就去了医院,她都没来得及跟欲叔说声谢谢。小梅知道欲叔有钱了,欲叔可以回到原来的生活,也许会比原来更有钱吧!小梅不愿意去想这些事情,她知道欲叔就要离开她了。

小梅告诉朱阿姨卡里有一百万让他们先拿着急用,朱阿姨千恩万谢的接过钱。她的手停留在半空中,她迟疑了。如果再也拿不到了厂里的补偿就是把她们老夫妻骨头拆了也还不了这个钱。朱阿姨去跟老伴商量,朱叔叔也难下决定,这个钱怕以后还得朱小兵自己还,到时候朱小兵大病初愈就要背上一百多万的债,工作又丢了,妈妈有病了,这一家人以后还怎么活!朱阿姨把卡还给了小梅,谢谢她的帮助但是她们用不起这些钱,他们还在找人打官司,朱阿姨说:“孩子谢谢你,但这就是他的命。好在没有生命危险了,一个两人肾的不强求了。孩子,咱们不强求啊!”朱阿姨的这番话是她想了多久来说服自己的,也是要去安慰受伤的儿子的话吧。朱小兵知道这些情况后拒绝换肾。他的原因但不是因为钱,而是他觉得如果他接受了一个正常人的**,那我那个人就想现在的自己一样了,何必让一个健康的人来体验这份痛苦呢?这个捐赠着还有这样的难处,他是他们家的顶梁柱啊,他要是到了,他的家该怎么办!朱小兵接受了切割手术。手术很顺利,康复的我很快。朱小兵出院的时候法院的办决书下来给付了一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还有伤残级别对应的每月给发的补贴。

胡大高带着他的妻子回去了,小梅也很想帮助他们,但是她卡里的钱不是她的。小梅不想用欲叔的钱去献爱心,两个月后小梅收到了一个快件。是那对夫妻寄来的感谢信,信上说感谢他们救了他们的女儿,现在还在还在康复期,但看着孩子一天天好起来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小梅拿着信去问欲叔怎么回事,正昊却说:“梅梅,跟你做个交易,考a是的大学好不好。等你考完你就住我家吧。我帮你把房间祝备好了。”小梅没听出来欲叔的交易指的是什么?考a市的大学还是住他家?小梅也想考a是的大学。小松说等他毕业他就去a市工作,可是小梅苦恼的是她该学什么专业?小松说等她考完了他就告诉她选什么专业,现在只要好好复习准备考试就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