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一个人的爱情

一个人的爱情九

一个人的爱情 771346291 2732 2017-04-19 23:17:27

  小梅把作业写快十二点了,正昊催着小梅去睡觉。正昊和小梅一人睡一边,小梅睡到最里面,她怕碰到欲叔会尴尬。正昊躺下来,他才发现小梅是多么缺乏安全感。她太敏感了,别人的情绪影响着她。这四个月的相处,正昊带来的也是负能量,他知道自己比不了小松在小梅心中的份量,他不能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现在还受着小梅的恩惠。正昊翻了个身他碰到小梅的脚,冰凉冰凉的!在这冬天的夜里坐四五个小时怎么会不凉呢。正昊拉了拉小梅卷上去的裤脚把小梅的脚抱在怀里。正昊就这样睡了,他不知道这个冬天小梅一个人睡在那里有时候到天亮脚才暖和。小梅一时情不自己泪如雨下。这些年来每个冬天妈妈都把小梅的脚抱在怀里,而这个冬天她独立承受着想念,不仅是妈妈的抱抱,还有那份无私的爱!这一夜小梅睡得特别难受,她不仅是脚冰凉,大腿跟屁股上都生了冻疮。捂在被子里特别痒。她不敢去挠,她相信欲叔是个正直的人可也不能当一个男人的面挠屁股吧!

????????一夜过后,正昊和小梅的感情发生变化。小梅对正昊多了依赖和信任。正昊的不该有的感情已经不能抑制。正昊通过自己在国外的人脉正在一步步拓展公司规化,他把这些交给公司里的林懂事。林懂事拥有公司百分之八的股份,他是个财迷。只要利益乐观跟谁都可以合作,倪正昊把企划书交给他。这份企划书是可以盈利的,林懂事也非常清楚倪正昊的商业实力。现在以林懂事的名义提出并负责该计划,计划的实施由正昊完成。五五分成,林懂事何乐而不为呢。这个头脑简单的人,她不知道倪正昊回归后真正要做的是什么,这倪家两兄弟谁当懂事长对于他这个小股东是不足以要的,他只要抓住眼前的利益就好。戴雪菲在公司已经有一年时间,这一年她表现出色,屡屡得到懂事会的嘉奖。她也成功进去了金先润懂事的生活。金懂事拥有倪正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五十多岁未婚未育。金先润在商业界好色出了名,身边的莺莺燕燕一堆。可他玩可归玩可,能进去他金家豪宅的戴雪菲还是第一个女人。戴雪菲说只能是红颜知己绝不可以成为他的情人,戴雪菲的家境也不错,虽不及倪正集团,但戴雪菲一直养曾处优自身条件优越,也没有成为别人情人的必要。金先润对戴雪菲下足了功夫,名牌首饰送了一堆都被戴雪菲原封送回。后来金先润得知戴雪菲也喜欢收藏邮票,而金先润就是邮票迷,因此两人关系密笑成忘交!

小松去美国的交换生结束了,他凭借自己努力拿到了该大学的录取通知,他可以继续留美深造。小松给小梅发了消息,小梅隔了两天才回。小梅说哥哥真的很厉害,家里一切多好让哥哥安心学习。小松没有告诉小梅他买了回国的机票。小松回国的这一天倪正昊正好外出,暑假过了大半,下午小梅正站在灶台前和陷见小松回来,她高兴得举着手不知往哪放。小松丢下行李把小梅览在怀里,一年不见,两人都长高了,也俊了。小松还长了胡子变了声,小梅转身去洗手帮小松拿行李。小松拿着行李去了楼上,他让小梅跟来,他给小梅带了礼物,在美国小松看到什么漂亮的都想给小梅带回来,可是行李箱装不下,他的经济也有限。最终他给小梅买了一个玩偶米老鼠,小梅是很喜欢看米老鼠和唐老鸭那部动画片,她也很喜欢这个米老鼠。到了晚上七点钟倪正昊还没有回来,小梅早早收了摊,她有好多话跟小松说。小梅看门口看了几遍也不见欲叔回来,她有点生气,欲叔每次出去都不说回来的时间,就说这一两天,两三天的样子。小梅八点多关了门,他们躺在那张大床上,一年的分别让小梅有了生疏感。她不知道哥哥还要在美国呆多久,会不会不再回来了。小松搂着小梅。小梅把你小松抱得更紧,小梅问:“哥,你会不回来吗?”她把头埋在小松的肩膀里,不想让小松看出她难过。小松摸着小梅的脑袋,轻轻的吻着小梅的头发,“你生气了可以告诉我,我也可以回来不去美国!你记住,对我来说,你永远是最重要的!”小梅点这头,有这句话小梅就放心了。小梅用手指戳着小松胳膊上的肌肉,哥哥变强壮了!正昊回来听见楼上的欢声笑语,他在楼下徘徊不定,也许他应该找个旅馆明天在回来。他还是回家了,他上了楼,他害怕他看见他不愿意看见的场景。他也害怕小梅怪他不知趣!可是总要看一眼才安心。

小梅听见楼下门响,知道欲叔回来了小梅起来开了灯,和哥哥坐在床沿上。正昊回来时带了个西瓜,小梅把瓜切好,她问欲叔怎么这么晚才回来,问他有没有吃饭,正昊说没赶上车走了一断路。正昊跟小松在视屏里见过,小松说了一些感谢他照顾小梅的话,小松并不喜欢倪正昊,就想倪正昊不喜欢杨劲松一样!这是两个两人的本能厌恶感,小梅问欲叔今晚可不可以换床睡,说哥哥不喜欢跟陌生人睡一起。小梅没有没有赶他走已经万幸,怎么还敢有意见。小松不表态,只要小梅愿意就好。关了灯,三个人都不在说话!两张床并排摆着,中间放张桌子,正昊住进来后小梅用被单给自己的床前加了个帘子。气氛都点尴尬,倪正昊躺在床上,今夜注定无眠!小松趁着夜色亲吻小梅,小梅躲着,迎着,却不敢发出一点声响,小松把手塞进了小梅的衣服里。小梅隔着衣服紧紧小松的手。小梅呼吸急促,她轻声说:“哥,你别闹!”正昊自然可以听见,小松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正昊都可以听见。小松全然没有了睡意。月光如水,小松说:“我们去看月亮吧!”小梅应这好,兄妹俩你就出了门。他们走后正昊翻了个身,他对自己说,有的感情本不该有!错的时间,错的人。如果自己能给她的幸福她已经有了,那他还有资格强求吗?

小松搂着小梅躺在草地上,“跟我说说他吧,我不放心你们在一起生活,我怕有一点会有人帮抢走了!”小梅一努嘴:“我担心的,就是哥哥不会回来我该怎么办!”小梅咯咯的笑着说新年的时候欲叔看到哥哥的情书,还来开导他,说走的感情本不还有,兄妹之间只能有亲情。小松压在小梅的身上手指理着小梅的头发,他亲了小梅的额头说:“不能在亲你了,这美的月光会让我犯错!”小梅不懂问她什么错!小松把手放在小梅的胸脯上,小梅本能的抓住他的手。小松说:“就是这样的错,你要乖,不要乱动!”小梅放开小松的手,她知道哥哥爱是不会伤害她,跟哥哥在一起她永远是安全的。后来小梅把这种感觉写在了日记里,她说喜欢这种有分寸有保护的爱,让她可以肆无忌惮!她说这些事她也懂一些,学校里有个女生怀孕了,然后她就跳楼死掉了,她还看见那个女生跟她男朋友在一起时非常开心的样子。那时候她觉得有男朋友好可怕,也因为这件事她故意疏远了小松两个多月。直到今天,在这个夜晚她喜欢一个男人的自律,相爱的人并不是你情我愿就可以什么事都可以做!小梅的拒绝让小松很安心,他不在身边的时间还很长,如果不懂得拒绝别人来保护自己一定会受人欺负的,他相信小梅对自己的爱,小梅能拒绝他就会拒绝其他任何男人!这个夜晚很愉快,他们不在停留在过去的缅怀里。他们开始讨论对未来的规划,他要上小梅对他的爱信信,不管以后的路会怎样,两个人只要在一起,怎么样都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