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乱世三国之重生

第七章 隐脉之身

乱世三国之重生 卧龙寺僧 3858 2017-04-28 01:49:21

  袁馨侧过身来,笑盈盈的看着我说道:“二哥刚刚可是说了,有什么事记得和我说哦!”

我一阵头大,这妮子可是拿着鸡毛当令箭呀!我装模作样“”咳“”了一声,故意气她:“那是自然呀,有小环在,我什么都放心了!”

小环扑哧一笑:“我的天哥呀,你这样说我还不被小姐扒皮了呀!”

再看袁馨,眼神已经足够杀死我几回了。这小妮子什么都好,有时候逗逗她,看她撅嘴的小模样也挺好的。“好了好了,我是开玩笑的,大小姐!”看她还撅着小嘴,于是又道:“哎呀,刚才的粥太好喝了,要是再能喝上一碗,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啊!”

袁馨一听,总算又重新露出了微笑,我能感受得到,那微笑带着甜蜜和美好。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个红颜,也是我笔下的一个善良美丽的女子,希望我不会辜负她吧!可能是袁馨起得太早了,没一会儿竟然带着满足的微笑枕着我的腿睡着了。小环贴心的找了个薄被给袁馨披上,收拾碗筷去了。

隔了没多久,我看小环回来的时候带了一个食盒,喷香扑鼻。我诧异的望着她,那意思就是我刚才吃过了,小环似乎也懂我的意思,眼睛瞥了瞥正在熟睡的袁馨。

我赞赏的竖起了大拇指,小环有些愣了,不懂什么意思。哎哟,看我这记性,又把现代的东西整出来了。于是小声的跟小环说:“竖起大拇指呢,就表示很棒,佩服的意思!”心念一转,又道:“如果是小指向下呢,就代表相反的意思。”

小环照着我的手势,做了一遍,自言自语:“大的表示佩服,小的表示蔑视。”又突然问道:“天哥,如果是竖起中指呢?”

我顿时满头黑线,这丫头简直是个鬼机灵,这么快就要举一反三了。我支支吾吾,总不能告诉她这个代表FUCK吧!真是伤脑筋,以后还真不能给这丫头科普现代的知识了。于是挠了挠头,佯装不知道。小丫头的眼神是明显怀疑我不告诉她实情。没办法,这个可不能叫你,怕你学坏了!

一会儿,有个小丫鬟在门口敲门:“小环姐,在么!?”

小环应声而去,在门口和小丫鬟嘀咕了几句,不多时便回来了。对我说道:“天哥,田别驾来了想来看望你,然后这是二公子的院子,他也没见着二公子,小姐正在睡觉,你看?”

“是义父啊,快请他进来把。诶,对了小环,这样没坏了府里的规矩吧!”我深知古代规矩森严,预先问问总没有坏处。

“天哥,你是不是脑子摔坏了呀!二公子不在,小姐在睡觉,自然你说的算了呀!你难道忘了,你是府上的管家了么?”小环嗤嗤的笑着道。

哎哟喂,差点把这茬儿给忘了。这人物角色,我是我自己给自己定的。“”你这丫头,还不快去把我义父请进来!“”小环刚走,我才发现袁馨还在我腿上睡着,有点棘手啊。

一会儿,田丰在小环的带领下进了屋子。

眼见一个年约四十左右,蓄着山羊胡,一身墨绿袍子的文雅书生,向我走来。神眼此时已经在工作了,因为我已经看到田丰的四维竟然是纯紫色的,分别为:统帅72,武力29,智力93,政治87。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看到紫色的人物。可能是真的被震住了,也可能他是我的义父,于是我本能的想要下床叩拜,被田丰一把拽住,我顺着他的眼神看去,我明白他的意思是别惊扰到三小姐。于是拱手低头,轻轻叫了声:“义父!”

“嗯,我就是来看看你,昨日才从青州回来。你伤势如何了?”田丰凝视着我,略带关怀的说道。

“孩儿尚还有些外伤,但并无大碍了。”我发现田丰气势很足,一种说不出的威严,就像慈父,又或是严父,也许是因为他泛着紫光。

他静静的看了我一眼,缓缓道:“那就好,你好好养伤,我就先走了。”

“义父!”我没想到,他刚来就要走。

此时田丰已经迈步而去,出门前,我隐约听到他念了一句。:“锦鲤困深泽,遇水化蛟龙。”

小环此时刚把热水端进来,还准备给田丰沏茶的,进来一看,不见了田丰的踪影。“田大人人呢?走了?”她迟疑的看着我。

“刚走了。”我还在想义父临走前的那句话。虽然我理解那句话的含义,但是总感觉义父有点怪怪的,但又说不出哪里怪。说我是个好苗子,遭遇大难而不死,将会爆发潜力,成为一只蛟龙?成为龙就算了,竟然还是蛟龙。看来他虽然看中我,但觉得我并不是英主,而是兴风作浪的奸人?咦,他怎么知道我准备把这个天下搅的地覆天翻?

紫色的印记已经出现了,足以见得他正是这个时代站在山顶的那一小撮儿人之一,是能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的人杰。遥想官渡之战的那一段历史,他成了最大的遗珠。我的义父,我要不要帮他一把呢?

正在思索间,枕在我腿上的袁馨忽然醒了。小环立时就来到袁馨身边:“小姐,要不要回房休息?”

袁馨有些睡眼惺忪的,迷糊的看了看小环,又看了看我,一时间竟忘了说话。

我拍拍她的小手,说道:“睡麻了吧!叫你起这么早!”

不料,她竟回了我三个字:“我、乐、意!”然后饭也没吃,跟我做了鬼脸,径直出门去了。许是回去准备再补一觉吧!小环一看小姐走了,也立马追出门去,出门前竟然也对我做了个鬼脸。

这一对儿活宝,不像是主仆,倒真真的像极了姐妹。

晌午的时候,小环领着侯大夫来了。也就是之前给我诊治过的老先生。我定睛一看,是一个约莫六十上下的衣着质朴的白胡子老先生。讲实话,我其实不记得我写的书中还有这么一号人物,令我震惊的是,他竟然是有着深蓝色的印记,四维是分别是:统帅18,武力85,智力80,政治74。我靠,这数据很不错啊,可是这老先生分明是一个大夫,为何武力却这么高呢?

我礼貌的拱了拱手:“老先生医术高超,乃在世神医。多谢老先生救命之恩!”

“公子说笑了,是公子福缘深厚,自是吉人天相,我也就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不足挂齿!”侯大夫洒然的望着我,面带微笑。

“怎能呢,小子这次大难不死,也都是拖先生的福,若无先生医治,必然......”话还没说完,便被小环给打断了。

“好了好了,天哥,候老先生是我门冀州的公认的神医,你就别拍他老人家的马屁了!快让准备好,让老先生给你把脉!”说的我一阵脸红,这妮子真的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侯老也一阵大笑道,已经把上了我的右手手腕。隔了一会儿,又把上我的左手。又过了片刻,侯大夫终于收回把脉的右手。他先是默默看了看我,然后对着小环说道:“小环姑娘,之前的方子那两张方子还在么?”

小环点头道:“在,我现在就去拿,说着便推门而去。”

等她关上门,候老先是环视四周,确定物理此时只有我们时,便面色凝重的看向我。

“先生可是有话,不妨说出来。”

侯老不慌不忙从随身的布袋中掏出一块老旧的绢布。候老一边递给我,一边问:“可识得篆书?”

篆书?那不就是春秋战国和先秦一直使用的文体么?除了极个别简单的以外,我还真不怎么认识。小心翼翼的接过绢布,最右边竖着写着两个大篆,看样子有点像“脉数”二字,其余的密密麻麻,一时间也猜测不出里面的内容。于是我摇头道:“小子才疏学浅,先人的字体还真不怎么识得。这里面应该大致讲的是经络脉象么?”

“公子猜得不错,本书名为‘脉数’,是我先祖一代代传下来的。”侯老摸了摸花白的胡须,笑着对我说道。

还真是这名字,总觉得很熟悉!2013年的时候,四川CD老关山一代貌似出土过一批汉朝的医书,据说是春秋战国时期的神医扁鹊流传下来的,里面最著名《五色脉诊》等等,其中就有一部,名字好像就是《脉数》。想到这儿,我不由的吃了一惊,侯老的先祖师父,莫不是神医扁鹊?

我有点不太明白候老此举的用意:“先生的意思是?”

“我说这个,是因为和公子有关。”侯老顿了一顿,又道:“公子可知,常人一般脉分为两股,一股似小溪之水,循循而动,涓涓不止:另一股若池中之水,静若处子,风波不惊。”

咦,这不就是现代医学里说的动脉和静脉么!于是我点点头。只听候老继续道:“可是公子你,脉象与常人不同。”

嗯?我脱口而出道:“先生是指?”

“公子莫急。上一次給公子诊治,就发现公子的脉象隐约于常人不同,也一直为探明。一直奇怪为何公子从百米之高的悬崖峭壁跌落下来,只是皮外之伤。于是回去以后几乎翻遍了所有古籍,最后,也是在昨天,刚巧在先祖的内经里发现有个夹层,取出一看就是这张绢布。而这里面刚好有记载。”侯老笑意吟吟的望着我,与一开始的凝重截然相反。

我一听,还真有点懵了。第一,这老先生完全没出现在我写的小说里。第二,竟然牵扯到我的脉象和扁鹊。这里面,究竟有什么联系呢?我略作一个揖,诚恳的道:“烦请先生告知!”

侯老先是上下打量我一番,才开口道:“公子的脉象,‘脉数’里称之为隐脉。隐脉藏于常人的那两股脉络之下,隐而不乱,是为隐脉。说句实话,老夫行医数十载,都不曾发现隐脉之人。如果不是先祖大智慧,恐怕......”

我心里一念,于是问道:“先生提到隐脉,那隐脉有什么作用呢?”

侯老环视四周,而后忽然压低声音对我说道:“公子不知。这隐脉之人,世间可不常见。先祖绢布里提到,他偶然知晓,是因为他也医治了一个隐脉之人。”

他见我眉头紧锁,便又道:“那个隐脉之人就是春秋五霸之一的秦穆公!”

秦穆公!我熟悉啊!秦国第一任君主,在任期间内修国政,外图霸业,统一了今甘肃、宁夏等地,自此开始了秦国的崛起。也为日后秦国一统六国打下了历史性的基础。他非常重视人才,后人所熟知的百里奚、伯乐等都曾辅佐过他。想于此,我便开口道:“他是一位贤君。”

侯老点点头,静静的凝视我轻声说道:“公子想想,百米的悬崖峭壁,换做常人,内里五脏六腑必然碎了,而公子却完好无损。一开始,我也奇怪,但先祖绢布里最后一行让我明白了:‘隐脉,隐而不乱,生而不息,危时续命。得此脉者,可通阴阳,晓乾坤,逆天而改命,直至天下!’”

我一时听完,也是愣在当场!这个桥段,我书里也没有啊!难道,我的书紧紧只是剧本,而身在其中,会发生很多转变?我身具隐脉,所以才能大难不死?然后,扁鹊的“脉数”说我可以直取天下,难道我命里就是个王者?我怎么又一次的懵逼了!

沉思中,一个没来及,侯老突然跪向我,拜了一记!

我大声惊呼:“老先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