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乱世三国之重生

第六章 乱世重生

乱世三国之重生 卧龙寺僧 3827 2017-04-28 01:46:25

  理顺了关系,事情就好办了。

接下来几个大方向:第一,现在是公元195年四月下旬,距离汉献帝逃亡还有五个多月,得尽快让袁熙劝谏他老子把天子迎到邺城,以免日后曹老板崛起。第二,协助并辅佐我目前的主子袁熙,让他早日当上幽州刺史。这样也便于我获取更大的利益。第三,当年虽然跟随张角习得很多奇术,由于年纪太小,也因此并未习全。找到张角的女儿张宁,遗失的那本鬼谋奇书《太平经》很可能就在她的身上。第四,要尽快找到隐居赋闲的郭嘉,还要在建安四年之前拉拢贾羽,以图断曹老贼双臂。遏制他的发展速度。第五,拯救我的养父田丰......算了,我的谋略还是跟他学的,四只要做好了,也就不会有五了。

找准了这几大方向,心境也变得开阔许多。头又开始隐隐的作痛了,我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这一池江山之水,就让我这个旁观者,把水搅得更浑浊一些吧!

月色依旧,但本是平静的夜,却骤然起风。

翌日清晨,我被一阵“喳喳喳”的鸟叫惊醒。新的世界,新的一天,心情格外舒爽。我抬头望向窗外,正是两只喜鹊在枝头扑闪。我心念一动,坐起身子。这在后世可是有喜鹊报喜的好兆头!该不会有什么喜事降临吧!

偶然记起宋朝秦观的词句,便自然的诵出来: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忽地几声鼓掌传了过来,此时“吱”的一声,门开了,原来是袁馨领着两个小丫鬟带着早饭入门而来。袁馨示意丫鬟把饭放下,两个小丫头懂事的放下就出门了,害得我都没能看清两个小丫鬟的四维。看我正眼带笑意的望着她,羞涩的低下头道:“一大早就在吟诗么,听着感觉那画面好美啊!不过感觉没完呀,后面的呢?”

我笑了笑,佯装作揖:“小姐果然聪慧过人,在下钦佩之极!”

“别这么虚伪啦,知道你有才的,这首诗,意境这么美!你父亲不是元皓(田丰,字元皓)先生么!还钦佩我做什么!”袁馨撇了撇嘴,顿了顿继续说道:“对了,快把后面的接上!”

“容我想想。”我假装拍拍额头,忽地又揉了揉肚子。“呀,分明是食物的意境更美!我肚子饿了,没力气吟诗了!”

“你呀,还是那么能吃!看到吃的就流口水了吧!”袁馨一边说着,一边跳跳的到桌前把饭乘好了,坐在传床边喂我喝粥:“慢着点,还有些烫嘴。”

看我第一口已然下肚,于是略带希冀看着我:“怎么样,天下,可还入味吗?”

“当然啦,我们袁家的厨子不是邺城里最好的么!你看我昨天吃的那个熊样!”

“你!”袁馨猛地把碗塞到我手里,不喂了!我有点懵了。只听她又气呼呼的道:“这是我一大早做的,你竟然吃不出,哼!”

我去!难怪这妮子会生气,不过话说回来,我又不知道是不是你做的。赶忙道歉:“小姐做的,那滋味就更美了!”一边说着,一边把碗端起来,把剩下的粥一骨碌全部倒进口里。

“切!你净会哄人家!”袁馨甜甜的一笑,又道:“馋猫儿,也不怕烫嘴。还有好多呢,我再去给你乘!”

说着便又一把把碗夺走。

这次第二碗,她又开始喂我了。“对了,你刚才的诗,可还没说完呢!”

这丫头,该不会是个诗迷把!“诺,听好!下一句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待我说完,只见袁馨点着头,望着刚刚飞走的喜鹊愣愣出神。

“怎么了?”我轻声的打断她的思绪。

“写得真好。这是你写的么?天下。”袁馨深情的凝望着我,又缓缓的诵道:“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我嘿嘿笑了:“当然了,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我心里心知肚明,我要能写出来,还不真上天了。这可是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观的千古名篇,而这个时代的人,自然不知道什么秦学士了。也因此我就是秦观,秦观就是我。然后笑嘻嘻的看向袁馨,不自觉的就看见了她的四维,我忽然想印证一件事情。此时我刚好吃完了饭,于是继续说道:“对了,你觉得我有什么不同么?”

正沉醉在优美的意境中的袁馨“啊”的出声,“什么不同?有啊,你不是大粽子么!”然后哧哧的笑起来。

我一愣,这妮子怎么还在拿昨天的事取笑。我本意是想问她,是不是也能看到我的四维。这样看来,估计这神眼只有我具备了。那可是,我的四维究竟是多少呢?小说里,貌似还没提到过,难道要我自己开发?

她见我低头不语,把碗筷放下了,担心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又开始疼了?昨下午已经通知侯大夫了,今日晌午些就会过来呢!”

我感受着她的关怀,扶住她的双肩,凝视着她深邃的双眸说道:“谢谢你了,馨儿!”那一刻,这妮子猛地扑到我怀里,一把搂住我的脖子。缓缓,我也就势拥住了她。

我们就这样相拥在一起,还正感受彼此的时候,门外响起了喊声。“小姐小姐,二公子回来了!”听到是小环的声音,我和袁馨赶忙分开。门“吱”的一声被撞开来,小环上气不接下气的叉着腰:“小姐,就知道你一早到天哥这儿来了。我从刘夫人那儿回来,途径大堂的时候,有人来报,说二公子已然到了虎威街口,该是很快就能入府了!”

将军府就坐落在虎威街尽北头儿,骑马的话,这么会儿功夫,这老袁家二公子袁熙应该要进府了。

袁馨跳跃起来:“呀,我说怎么刚才有喜鹊在报喜呢!原来是二哥回来了!那我去接他。”说完对我眨了眨眼睛,便带着小环一溜烟的去了。

果不其然,约莫一盏茶功夫,门外传来几个脚步声。老远便听到一个男子温润的声音:“天下,为兄回来了。你如何了?”紧接着,门被推开。只见一个白衣男子举步进来,我定睛一看,好一个袁熙,生的如此温润如玉,简直是“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那么一瞬,有点不相信眼前这个白衣俊秀的男子,竟是袁熙!这尼玛和三国志13里的袁熙屌丝男形象相去甚远,完全是判若两人。难道这袁熙的形象,是我编的?不过话说回来,这次的四维标记竟然不是白色,而是墨绿色,分别是:统帅66,武力51,智力63,政治65!白色变成墨绿,这是什么原因?我竟也不知所以然。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只能向他作一个揖:“谢公子挂念,我已无大碍。你看,我这不精神抖擞的么!”说话间,我看他时不时的左手握拳状,以阻止自己不停的咳嗽。我有些疑惑的看向袁熙后面紧随其后的袁馨和丫鬟小环。

袁馨心领神会,让小环搀扶着袁熙坐到床边。“二哥,几日不见,你的痨病似乎又重了些,你......”

“不碍事,我急忙回来,一是父亲疾书。刚才进府,听下人说之前正在和众将在议事厅议事,然后去城南巡视去了。”说完又咳了咳,继续道:“二就是看望天下兄弟,这不刚才遇见你,就一并过来了。”

“二哥,你得多保重自己身体!娘过世之前,最担心的就是你了!”袁馨许是真情流露,趴在袁熙身后。

袁熙拍了拍袁馨的手:“是来看望天下的,你怎么又谈到我身上去了!”

袁馨傻傻冲着我一笑,我赶忙道:“公子大恩,天下没齿难忘。”

“快别这么说,我与舍妹都是你救下的,没你的话,可能我们已经身首异处。”袁熙又咳了声,拍了拍我的肩膀:“好兄弟,为兄一辈子乘你的情!”

“那公子可曾查出当日的贼人,来自何处?”我静静的看着袁熙说道。我问他这个,其实我已然知道了贼人出处。毕竟我自己的书,我可是编剧。

“嗯,焦触三天前就已快马来报,已在涿郡(今河北省涿州市)抓到袭击事件的主谋严成,但他只是个小人物,并不是真正的主谋。”

“严成?”我装作全然不知的神态。

袁熙咳了一下,又道:“你还记得,四年前也就是你刚进府没多久,我袁家军和公孙瓒站于界桥,被麴义将军斩于马下的严纲么?”

“前冀州刺史严纲,当然记得。”

袁熙接过小环递来的茶杯,抿了一小口,缓了缓说道:“严纲虽死,但其族弟却在界桥一役后失踪了。”

这时,袁馨脱口道:“难道他就是严成?”

袁熙微微一笑,看向了我。我则又看了看袁馨,问道:“难道不是?”

“严成跟严纲自然是有关系的,但不是他的族弟,而是他的养子。”袁熙轻轻地放下茶杯,又道:“严成想要给他养父报仇不假,但其实他的真实身份却是公孙瓒在三年前组建的白马堂的三把手。而真正的一把手,我们怀疑很有可能就是四年前失踪的严纲族弟。而他的名字,我们却一无所知。”

“所以,你怀疑真正的主谋其实是严纲的族弟?又或者公孙瓒本人?”我佯装的看向袁熙。

袁熙点了点头,说道:“是啊,你也知道白马门其实只是公孙瓒针对我们袁家而新建的谍报组织,最近这几年我袁家统辖之地不断的有各种袭扰,传闻一切命令都是由公孙瓒亲手下的。所以这次我们被袭自然也和他脱不开关系。”

他说得不错,因为这些历史无从考证人或事物都是我杜撰出来的。而从他的嘴里,也证实了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来自于我的小说。我心下又多了些活在乱世的信心。

“对了,天下,本来父亲把燕国地和涿郡都交由我打理,正好前任蓟县功曹告老还乡,于是我便准备跟父亲举荐你先去历练一番,毕竟你年纪还尚轻,再图今后。然后此番父亲招我回来,也不知道有什么新的变动。”袁熙咳了两声,袁馨轻轻拍拍哥哥的背。只听袁熙继续道:“如不出意外,天下便是我袁家乃至当今大汉最年轻的功曹了!”

我作势起身叩谢,怎料被袁熙一把扶住:“天下,你我兄弟,理当如此。再说这几年,你虽是我伴读,但帮了我甚多。你的能耐我是知道的,学识见识各方面都远甚于我这个做哥哥的,何况你还有一身武艺,以后烦请多担待为兄了!”

袁熙一番真诚的话,还算是打动了我。而且看他这意思,是准备让我做他的田丰加张颌了。正好,也甚和我意。我如要搅浑这一池江山,也非得借袁家之势不可。至于袁熙嘛,助他做河北霸主,也算是报答他知遇之恩了!想到于此,我便无声的低头作揖拜谢。

“兄弟不必客气!”袁熙拍拍我的肩,语重心长的说道:“看到兄弟你平安醒来,我已经很知足了。但稍后还要去见父亲,为兄也就先告辞了。有什么事,就跟馨儿说,过几日为兄再来看你。”说完回头冲袁馨一笑,伴随着咳咳声一路走远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