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乱世三国之重生

第十章 远道赴任

乱世三国之重生 卧龙寺僧 3820 2017-04-28 02:02:02

  “天哥,此去蓟县,路途遥远你可千万要注意安全,保重身体。我,我很担心你!”袁馨静静的在我怀里轻声的道。

这是她第一次称呼我“天哥”,我内心还是有些小感动的。

“嗯,一切放心。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福大命大,上次的事我都能逢凶化吉,这次也一定很顺利。放心吧,馨儿!此去蓟县赴任,也是袁将军和二公子对我的一片信任。我必不负厚望。”我顿了顿首,摩挲着她精致的面庞,温柔的继续说道:“还有,我会很想你的,馨儿!”

我们紧紧相拥在了一起......

第二天一大早,小环把早餐端了过来。一进门,见我已经收拾好行囊,我发现她的目光隐隐泛酸。我捏了捏她的小脸,对她说道:“怎么了,这一大早的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给你出气!”

原本以为这丫头会指向我,我则会佯装自虐一下,然后再被她阻拦,继而顺势把她拿下。可惜她没给我这个套路的机会。

她没有回答,而是抬起头,深情的凝视着我。忽然一下子就扑到我身上。让我有些猝不及防。她有些哽噎的在我还礼哭诉道:“你这一走,也不知道多久才会和我们见面了。”

我轻轻擦拭她的脸颊,问她:“你家小姐呢?”

“小姐说她不来了,让我过来送送你就好。她还说她怕过来以后,就不让你走了。”小环泪眼婆娑的说道。

“这傻丫头!”我轻轻吐了一句。

安慰了一会儿小环,小环也不哭了。我静静的喝着清香可口的粥,虽然小环没说,但我知道一定是袁馨一大早起来做的。小环站在我身边,看我的发髻略略有些凌乱,便帮我梳理。

不多一会儿,我吃完早饭,小环叫了人收拾碗筷,便领着我一路出了院门。门口早已有马车恭候多时,我上车前,轻轻搂过小环的腰肢,在她耳边轻声的道:“记住,照顾好你的小姐,还要照顾好你自己!”

“嗯!”小环点头道。

伴随着驾车的韩姓老者一声“吁”,马车缓缓的离开袁家大院,一路向北驶去。

马车即将出北门的时候,车子停了下来,上来一个头戴斗笠的灰衣人。这是我和侯老约定好的,他说他会让自己的得意门生过来,先去到蓟县祝我一臂之力。

马车缓缓开动。我刚想和他打个招呼,却闻到一股异样的清香。我迟疑的打量了一下灰衣人,他一直低着头,默默坐在我身边,好似全然和我没有半分关系。我有点懵了,他是侯老的徒弟么?

不对劲,这股香味不似药香,而像是年轻姑娘身上的......我越来越怀疑,伸出手想要摘下他的斗笠。忽听“”滋“”的细微声,我伸出的右手便呆立在半空,立时整个右臂便麻木了。这......我被点穴了?!

我尴尬的一笑:“兄弟,自己人,自己人。快给解开吧!”

“咦?原来你不会武功呀!你不是高手么?”是一个少女清冷的声音道。

原来是个小妞儿,也不知道哪儿招惹她了。一上来就对我用刑,但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服软的好。于是我微微一笑道:“没呀,姑娘许是误听了谣言。我不是高手,我是低手,低手!”

“噗!”少女明显是笑出了声,轻声的道:“纨绔子弟。”

“对,对,姑娘教训的是!内个,还请姑娘高抬贵手,先给解开把,这胳膊感觉要废了!”我认怂还不行么,刚才本想把神眼调出来窥探一下这个疯丫头,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神眼竞像是失踪了一样,愣是半天没反应。这尼玛,神眼还跟我赌气了?不用你,你特么就跑了?真是醉了!关键时刻掉链子。

可能是见我到极限了,都没怎么看清,只见灰色袖袍一个翻飞,穴道便解开了。我哎哟的鬼叫一声,嘴里说着“多谢女侠,多谢女侠!”但心里其实已经准备要以后“报仇”了。

我揉了半天被点穴的右臂,已经不觉得麻木了,但还是有些泛酸。点穴这一首功夫真绝,话说这疯丫头,究竟是侯老什么人?

我看她又像个没事人一样默默低着头,于是开口问道:“姑娘武功不凡,敢问你是侯老什么人?”

“你说呢?”她依旧低着头,有些不耐烦。

......这不为难我么,我要知道我还问你干嘛。“姑娘是侯老的,徒弟?”

“算是,也不是。”她回道。

什么叫算是,也不是!嗯?难道是侯老的亲人?女儿?听声音不像啊。难道是,孙女?我又尝试的问道:“侯老的孙女?”

“看来你还不算笨!”她顿了顿,又道:“我叫柳盈盈。外公叫我跟在你身边多跟你学习。不过......”

竟然猜错了,原来是侯老的外孙女啊!我刚打算说:客气客气,相互学习之类的。结果又听她貌似失望的道:“貌似学不到什么东西呢!”

这尼玛不是赤裸裸的打脸么?我刚想反驳,忽然记起这个疯丫头还是个打女。虽说我武力高,但是现在嘛......我想了下结果,便立马不作声了。但心里还是很不爽,于是索性就回道:“对对,我就一个纨绔子弟。姑娘能跟我学什么呢?”

我这么一说,她也愣住了:“学什么?”

我嘿嘿一笑,回道:“你说呢?”

她先是错愕了一瞬,可能是没想到我会用她说过的话回复她。然后,白了我一眼,回道:“我怎么知道!”

呦嗬,这小妞儿竟然抬头了。没想到,还是个大美女,那就更要激一下了!于是我很猥琐的笑了:“我不是纨绔子弟么?那必是要流连烟花之所的,邺城的哪家本公子没去过?你说说,你学什么呢?”

“你......流氓!”说完就想用武力来搞我。

“啊!救命啊!你这疯丫头!”这次我两只胳膊都被点穴了,于是忍不住出口骂道。

......

马车行到傍晚,天色将暗。驾车的老者回头问道:“袁公子,我们距离邯郸尚有40里地,今日进城肯定是不行了,这一路荒郊野岭,你看?”

我勉强从车子里钻出来,这疯丫头真的不敢得罪了,现在双手双脚都还在酸麻中。我现在啊是看都不敢看她,省得又被她找个茬什么的。我下了车,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的确不见有什么炊烟,想必这附近村庄也是不好找。除了这条大约两米宽的主道以外,道东边草丛多一点,道西边树木明显茂密些。我一时间也拿不出什么主意,便对老者说道:“韩老,您是江湖的老人儿了,您自个儿拿主意就行,我和柳姑娘都听您的?”

韩老洒然而笑道:“哈哈,公子说哪里话。那要不我们就在东边那片草地上休整一晚,明日一早我们再赶路,估计晌午就能进城了。”

“成成,一切都听您的。您喊我小天就行,出门在外哪有什么公子呀!”我笑嘻嘻的对老者道。

此时,柳盈盈也下了车,依旧戴着斗笠。斜阳之下,她的影子也被拉得好长。但我还是能借助影子看到疯丫头轻盈柔美的身形。她也没理我,径直往西走去。

韩老也冲我摇了摇头,笑着往东自顾停车休整去了。

这疯丫头又要干嘛?难道要自己一个人在西边树林里过一夜?算了不管了,我顿时觉得也自由多了,笑意吟吟的从脚边拔起一根马尾草,用嘴叼着一路晃晃悠悠哼着小曲往东而去,跟在韩老后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