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皇其实是个小女人

第五章 湘晚欲睡逢连诀,一笑畅怀少女愁(湘晚遇诀(二))

女皇其实是个小女人 木兮有味 1327 2017-04-20 00:02:15

  兰香漪漪,熏得奔忙了一夜的湘晚睡意更盛,好在有这镂金琉璃状的画屏,若不然这外头进觐的人见了一朝皇女流着哈喇子的这副尊容,只怕……

哎!总之难过的很。

侍女实在看不过,便蹲下身子,双手恭敬地轻推了湘晚的肩膀两下。

可怜的侍女却不想好心办坏事,彻底扰了某人趴在书案上好梦。

“放肆!本宫要睡觉,沈——沈骗子,别以为治不了你。”一声狮吼破屏而出,随即沈之诺的脸乌云密布,但肆意的阳光就顺势很快爬上他的眉头,种下一池宠溺的温柔。

拳拳都绽放在沈之诺掩笑低首的瞬间。

可这样戏言玩乐,入旁人的耳朵只是众贵哂之。

“沈之诺,想不到这天底下还有人和我有一样的见识,知道你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骗子……”此厢说话的人便是偃鸠国九皇子,连诀。

“连诀呀,这天底下敢这么堂而皇之说我是骗子,除了你,就里屋的那一位。”沈之诺无奈扶额。

连诀连忙从白色袖口里取出一张拜名贴,递于沈之诺,“这么说,我倒要见见,劳烦沈兄引见?!”

沈之诺并未应承,只说三日后的洗尘宴上便能见到真佛,不必急于这一时半刻。

但偏有不识相的。

一个裹着草绿袍子,头顶红冠的皇子,看起又矮又胖,活似坚起的大西瓜,叫嚷开来,说是择日不如撞日,不能薄了偃鸠国的面子,既要看,便大家都看了,不必再等洗尘宴。

一人喝,众人应。场面顿时混乱,沈之诺自然不能八面玲珑,避重就轻,搪塞过去。而一旁的九皇子连诀却无视他求助的小眼神,反到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气得沈之诺咬牙切齿。

千呼万唤,湘晚总算是拖拖拉拉的出来。

醒得迷迷糊糊,站得左摇右晃。一声放荡不羁的大笑惊得湘晚睁大了双眼,像是看到黄金万两的小贼又惊又喜。

湘晚心头涌上了一股娇羞的、不可名状的欣喜之感,完完全全的,整个人,沦陷了。

以至于忽略他眼神是流转在玉海棠上的。

别在青衣女子额鬓上的那枝。

“大——大胆,你笑什么?!沈之诺,现在的质子,都这般倡狂不懂礼数?”湘晚整整衣裳,大步流星的坐到椅子上。

湘晚自知她现在这副姿态早已是端不起高贵淑雅的公主架子,索性野起来。湘晚翘起二郎腿,右手托着下颚,后背前倾,脸上显然刻着“唯我独尊”四个字。

“在下,偃鸠国九子,连诀。见过,湘晚公主。”连诀作揖行礼。

“偃鸠国”三个字,把湘晚下巴都给吓垮了,但她很快收敛神情。

“昨夜行刺本宫——本宫和沈将军的人,就是从你们偃鸠国来的。”随即湘晚双膝曲直,正襟危坐盘问起来。

自十二岁便处理国事的连诀,面对湘晚的咄咄逼人,并未疾言厉色,而是云淡风轻地借势将问题丢给一直沉默不语的沈之诺。

“殿下久居深宫,想必偃鸠国现下旁支内斗并不清楚。昨夜之事,多半是月支部所策。虽尚不明,但与他绝无干系。”沈之诺的一句话既全了湘晚的面子,又替连诀很好开脱。

湘晚也就顺势推脱,身子过乏,要好好休息。

就在众人欲退之际,连诀忽然高声到,“听闻,公主丢了爱马。刚巧手下的人昨日得了匹良驹。在下,欲献于公主。”

于是一匹赤色血马进入了大家的视野。湘晚见了马的毛色便知是“赤影”,自然不胜欣喜,言语之间对连诀颇有感激之意,却对沈之诺夹枪带棒,扁损再三。

沈之诺,却未她针锋相对,只是一句带过。他只是无奈地笑笑。

“连诀,你我好久,未曾豪饮。今日天气刚好,不醉不归,如何?”沈之诺出了大殿,便勾过九皇子的肩膀,十分熟稔,谁还能见到沈将军的疏离冷漠呢?

公子将军色无双,一泽回首惑江山。

木兮有味

哈哈哈……原来沈之诺与连诀是基友。那这对基友究竟会不会陷入三角恋的套路呢?ヾ(????)?~ヾ(????)?~!连诀心属之人究竟是谁呢?湘晚会不会明白沈之诺的真心的呢?又会作何反应呢? ?( ?? ? ? ?)?,请继续粉我们的云胡!真爱!不后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