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皇其实是个小女人

女皇其实是个小女人

木兮有味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4-07上架
  • 6604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陪母君用晚膳,岂是一个“累”字能了!

女皇其实是个小女人 木兮有味 1048 2017-04-07 16:25:35

  云胡与母君用晚膳时,尽管已经尽力铺陈了许多,状似无意的问起她皇父。但女君仍是朝她瞥了一眼,然后视线又回到碗里的鱼块。正在低头扒饭的云胡为了缓解气压太低,正纠结是说哪个笑话比较好时。却被母君的一声“云胡”震到了,吓得抬起头来,身子习惯性一歪。若不是侍女机灵,扶了一把。云胡预感到她一定会摔的后仰八叉,又给偌大的皇宫添一个不错的笑料。等明天,哪个不消停的小人,传到尚哥哥的耳朵里。尚哥哥又该打趣她了,说她合该是一个须眉男儿家投错了女儿身。如此想着,云胡赶紧福了福身子,还趁机扫了一眼四周。若是不开眼的,敢把这事,吐出去半字。就尝尝本宫的厉害。云胡如此以眼神示威到。

取笑了轩辕女帝的唯一的凤女,明个还有好日子过的。天下,除了尚逐臣,再无第二人。

这些宫女太监纷纷默契地向云胡回礼,公主您放心。我们决不说一个字。不,连半个字都不跟尚小王爷说。

“云胡”。手已经不自觉托起腮帮的云胡,终于回神。母君脖子上的和田玉衬得皮肤愈发雪白,锁骨也更具诱惑。云胡只能这样找个旁物,缓解自个紧张。至于为什么挑中了脖子,大抵在云胡看来是她母皇最具母性的地方。

“他,是个男的。今晚的鱼不错。”

母君起身,在一群人浩浩荡荡地簇拥下回宫。

过了好一会,躺在榻子上的云胡还能从窗户缝上瞧见一星半点的銮驾上灯火。

这令云胡不由想起,那金丝碗里吃剩下的半块鱼。暴露着些细刺扎在肉里,翘起半个头,很是恍眼。明显是吃了半口,就搁到碗里。

可是母君妨才还一本正经夸赞,这鱼好吃。云胡思索半响未果,索性丢开,不想了。

云胡想不清楚的事,一桩桩太多。譬如母君与皇父,譬如那个啃老要上天的尚逐臣,太多。实在,不必为了半块鱼块,而睡不着。

云胡如此想着,也就安心的睡下了。

桃树开得正好,在月光的怜爱下,颇有几分杨妃起舞,众人羞的意味。母君低头缓缓下车,头上的金步摇,叮叮当当如击环佩一般。

母君见这一林的桃花灼灼,沉默良久。视线一直往桃林深处望去,仿佛寻什么人。彼时,云胡还是赖在她怀里年纪,就垂着脑袋问,娘,看花。看花?!

娘,在找人。谁?

可惜在她回答之前,云胡睡着了。

这桃花就像回忆里冒着火星的青灰,稍稍通通气,就燃起大火,烧得她遍体鳞伤。

想起某人。母君捏捏胸口的玉,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今个初三?!

青姑姑是宫中老人。便低头颔首,是那位的忌日。

“退下。”

灯火渐暗,人声渐稀。小径故生幽风,孤心难身安。

女君只身一人,提着灯笼。不觉已入桃花深处寻织梦。

走了无数遍,很快就到那棵在众多正盛桃花中的很是突兀的枯树下。灯笼一照。

依稀刻着一句诗。

南北共通湘思意,封诀年年还紫萝。

木兮有味

编编大大,给我一个机会,我虽然给不了你整个春天。但是,我会用心酿好这一壶的好酒,供君甘甜。就差您的这一把火的加力了呀。拜托拜托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