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皇其实是个小女人

第六章游马会雨试真情,两双错落哀落花(湘晚遇诀(三))

女皇其实是个小女人 木兮有味 1414 2017-04-27 17:17:55

  杏庭外骄阳似火,连蚂蚁都灰溜溜地躲进北屋的墙缝里。

却偏有异类,不走寻常路。

嗜睡三日的湘晚,刚一养足精神就跑出北屋,心血来潮要与沈之诺塞马,一较高下。

落岟坡,绿草莺莺,微风骤冷。

两匹马似乎都没有好胜的雄心,像是商量好的一般,悠闲地驮着主人漫步在落岟坡,轻嗅野芳的默默盛开。

但,奇了。

湘晚和沈之诺皆是按辔徐行,惬意的很。

湘晚同沈之诺打趣这赤影马不在自已身边区区两日就转性了。温顺逸劳不复当初。

“也不知,是何方神圣竟能将我的赤影训服?改日一定要找连诀讨教一番。”湘晚马鞭一扬,得令的赤影马就四蹄生风,奔腾着,长鬃扬起,追逐着掠过天际的雄鹰。

天渐渐收起光的羽翼,阴了下来。

踌躇良久,沈之诺还是一提彊绳,跃马而去,将湘晚拦了下来。

“你不必去,这世上再烈的马经了连诀的手,都能成蚂犬之物。”沈之诺一手扣着缰绳,一手按着赤影的马头。

湘晚双胯之下的小腿用力地蹬着马肚,两手并用,随即一声踢踏声应时而生,挣脱了沈之诺的钳制。

此刻,就是罔顾上下尊卑,湘晚也是义无反顾的要见连诀。

仅仅因反对者乃沈某人也。

沈之诺冷冷地向湘晚泼来一盆水,嘲笑她耍的好计谋,不过三日,就将今日连诀与他于此地把酒黄昏之约都打听得一清两楚。

这拙劣的演技,还是被一语道破。

沈之诺突转话锋,质问湘晚可知偃鸠国最负盛名的九皇子何以沦落成一枚牵制两国棋子。

湘晚黯然地望向远方,呆滞,失神。绵绵不绝的悲伤就这样从眼眶中倾泻而下。

沈之诺愤而离去。

连诀是为了心上之人青苔,被罚至此。这些即便沈之诺不说,湘晚已在今天之前,便从线人口中得知。

心不由人,情不由已。

湘晚也只好情不自禁……

“他,连诀能为心爱之人弃偃鸠江山之不顾,又岂能因你而动摇?”沈之诺责问犹然在耳。

或许可以利用轩辕国凤女的身份,或许可以假借这美色图之,或许……

但湘晚自知,这一切都是痴心妄想。否则,湘晚不会在这碰上他,更不会有庸人自扰的。这一天。

忽得一阵狂风卷过,倾刻间天成了青灰色,阴沉沉的,豆大的雨点越来越密,树叶“啪啪作响”,小草东倒西歪,都充斥在湘晚的耳朵与眼睛中。

湘晚此刻就是失魂的皮影。呆滞,神伤。连少远处亭中有人向她招手,都浑然不觉。

赤影马低首咴咴地哀鸣。

湘晚眼前闪过一件玉锦白袍,抬头一看。

连诀的嘴角微微扬起,而那白如玉笋,细如葱白的两只手在慢条斯理地给仅两寸的玛瑙红绳打结。湘晚不由地怔了,脖子周边时不时传来的淡淡的凉意,惹得湘晚的眼波随之流动,而某人只是信手翻起袍子上的绿榕鹅帽,扣着女子的脑袋。连诀此刻的碧蓝掩着清冷的瞳仁里正放映着湘晚的娇媚与羞怯,不一消会儿,湘晚便抵不住遐想的攻势,微微颔首,轻合眼帘,满面绯红,好一朵出水的芙蓉,沐雨的桃花。

连诀撑过随从手上的纸伞,“湘晚公主,您回去,定要好好惩戒姓沈的。他将在下诓到此处,自个却搁在别处逍遥……”

这满是嫌弃的调笑之语并未提起湘晚半分的兴致,反而脸上的阴郁颓丧之色更甚。连诀也就识相的住嘴了。

静默并行的两人终于行至亭中。

一个青衣女子,若扶柳生风,俊眉修眼,笑靥两处羞,款款行至湘晚跟前,福了个礼。便转手从腰间捻出手帕替连诀拭汗。

连诀笑意盈盈,朝湘晚秀道:“这就是青苔,原我宫里最不知冷热,不识好心的丫头。”青苔面显不悦,便将帕子塞到连诀手心嗔到,“主子人高,嫌我们不好,只管去别处寻。带了来,我们让贤就是。”

连诀嘴角微扬,折起手帕,旁若无人别进腰间。连诀笑问,“公主这下,便知在下所言句句属实。”

湘晚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眉头微蹙,叫苦不迭,喊要吃蜜饯来解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