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皇其实是个小女人

第三章 云胡侍母,互诉衷情

女皇其实是个小女人 木兮有味 1173 2017-04-09 13:58:09

  云胡足足侍疾三日,未出沐诀殿半步。按照她往常的心性,如今这般实属难得,这已足见其心之诚,但是女君的病仍是每况愈下,未见半点转圜,就跟这殿外的天气一般,春雨三日不断,闷得连枝头的兰香都蔫得干净。

又过了半日。女君的眉心似乎才能捕捉到一点生气,云胡总算攥紧了,直到医大夫至沐诀殿。

“女君,虽醒。但因伤及五衷。只恐臣才疏学浅,尚不得解此之要。”

“孤的身子,孤清楚。罢了,退下吧。”

云胡沉默地低下头来牵了两下锦衾,明是心疼,但心头无措之感却更甚,只好假借身子乏累,推脱离开。

“云胡,娘好久都没有抱过你了。”

“娘?!”云胡不由自主地哽咽而出,又细不可闻像落在藤蔓上的露珠,却惹得女君的润湿了眼眶,这是归人仰望孤星坠入暗夜的悲伤。

“云胡,这些年娘忙着应付这殿外那些个朋党奸倭,你也该晓得这就为了给我们孤儿寡母一丝喘息的机会。可这样,到底是疏忽了你。”

“母——娘,云胡。明白的。”云胡的两只手摸索着腰带上的紫尾花纹,作沉思状。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到底是怨我的。你才刚满二八,若生在寻常点的人家,只怕正是在母亲怀里撒娇的好年岁。可偏在这皇家落了根,享的这锦衣玉食多一些,这由自已个的心就得少一些。”女君似说到伤心处,咳嗽了几声。

“娘,说不怨您是假的。”云胡揉了揉女君的胸口,故意顿了顿,待女君眉头微蹙时,像是计谋得逞似的调皮一笑,“但是怨和爱您比起来总还是少一些。”

女君被逗笑了,“云胡,娘的身子看来真的不行了。如今瞧着你,总是看到你小时候团子模样,话像是还是许多在肚子里揣着,等着和你说。早知道,就早些与你说了。”女君抬着双手甚是吃力地替云胡整理歪在里面内衬的领子。

“您忘了么?云胡从小最喜欢的就是听娘说故事,今晚云胡和娘睡。娘再和云胡说故事吧。今晚说不完,就明天说。”云胡一边说,一边蹿到被窝甚是放肆,若是云胡这副样子,被哪个教习嬷嬷撞见了又免不了嚼舌根,但是眼前这个不是高高在上的轩辕女帝,不过是她云胡的娘而已。云胡这般想,胆子也就野了起来,躺在她娘怀里,贴得很紧就连抵在她额头上那块玉也不似往日那样冰。

“好。那我跟我的小云朵就和说个故事。”女君,沉默了一会,又道:“那还是在你娘是皇女的时候,那时候呀,孤刚闯大祸,烧了准附马的府邸。太上皇为了平息众怒,便罚了孤去接这些北国质子,了结这档事。”

“没想到却遇到你的皇父。”说到这,女君精神头仿佛好了许多,还抿了抿角。

慈武五年,皇女湘晚骑着赤影马漫至洛河川交接处,本欲接管北国质子。正逢梅雨滂沱,官路栈道塌,困于落岟坡三日。北地小国堰鸠,玄冥之九子,连决性诡阴诈。以**国,幸得上君湘晚,与之假意欢好,瓦其志,终杀之祭罗帐。

云胡知道的,关于她的皇父,只有史书里这寥寥几笔。自从七岁识字起,便烂熟于心。她自幼便幻想这位素未谋面的皇父。他或许很是好看,或许性子阴沉,或许。。。。。。

听的庐山真面目,方知何为一叶障目。

木兮有味

有没有为云胡与其母的感动呢?如果还不够动容。没关系,下一章赠送女帝与皇夫的倾世虐恋罗。小伙伴们,记得常来做沙发哦!这里啥都有,就缺个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