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女皇其实是个小女人

第四章:晚事晓情起落岟,今人之梦扰赤影〈湘晚遇诀(一)〉

女皇其实是个小女人 木兮有味 1642 2017-04-17 10:48:53

  那天。

落岟坡徐徐的山风扬起赤影马的鬃毛,异常的兴奋。

一路奔到落岟坡的中雨亭,就止步不前。任湘晚如何哄它,仍是不动。

无奈之下的湘晚只好在中雨亭内小憩。待她意识清明,一眼望去,天空的远处全已是微醉的酡红。

可是赤影马没了。

湘晚望着这暮色里除了她就空空如也的亭子,一时语塞。

夜色渐深,远处一条蜿蜒曲折的火龙正向湘晚匍匐而来。

近了,才知来人,沈将军是也。

“公主,何以还在此?莫不是在等——臣下”沈之诺,痞痞一笑。

“谁等你?哼。自作多情。”连连摇头,“要不是,我……”

“哎……,臣怎么没瞧到赤影马?”沈之诺饶有兴趣的打趣到,“哈哈哈!堂堂皇女!竟然被马丢在这儿……哈——哈——哈。”旁得宫女太监就不提了,早已将头埋到地了,可就连平日训练有素禁军都在憋笑。

湘晚,这怎么能忍呢?

“沈之诺,你再笑,我治你大不敬。还有你们,本公主再听见一声。明个就不用回程了,直接死了落得个干净。”湘晚恼羞成怒,边吼边走,见了缰绳,就想上马。

但,这是沈之诺的。

马蹄一蹬,湘晚被巅得七荤八素。一片混乱好在沈之诺眼急手快,攥住了绳。

沈之诺摸了摸马头,俯耳念叨两句。湘晚没听清。

“沈之诺,本宫大概与你五行犯冲。”湘晚整整衣裳,理理头发,漫不经心道,“我会到这鬼地方,少不了你的事。今晚成这样,和你更脱不了干系,本宫大度,就罚你给本宫牵马。”

沈之诺浅浅一笑,纵身一跃。

“沈骗子,你发神——神经呀。”,“快滚下去,本宫是公主。你冒犯我……我,我回去……”马的一声嘶鸣,把湘晚吓成小麻雀,在沈之诺怀里乱窜。一句“坐好。”湘晚只好认命地低头,在众目暌暌之下,与沈之诺共骑一骑。

沈之诺,又被湘晚重重地记了一大罪。这次不让沈骗子,丢脸丢人。我就白活。咬牙切齿的湘晚,恨恨地踢了一下脚,却挨到马肚子。一下子雄心壮志就焉了。

还是先到边界吧。报仇大计,容后详定。

但一支羽箭,穿破了平静。

“你就在袍子里,别动就好。”然后湘晚的世界一片黑,只听得见打斗声,好久才平静。

一片狼籍,沈之诺的右臂中两箭。可她却毫发无伤,湘晚不得感慨自已的运气比某人实在好的太多。

果然是,不是不报,是时候未到。

“公主放心,我沈某人是恶人。不怕报应。”沈之诺贴着湘晚的耳朵磨擦到。

湘晚哼的一声,骗子,活该。沈之诺到也受用,没有与她再纠缠下去,还提醒她盘问这些被捉住这些的活口。

她立刻摆出公主的架子,问刺客从哪里来,受谁指使的。不过他们却三缄其口,湘晚很难撬出话来,只好向沈之诺求助。

沈之诺一个眼神,左右便将他们的胳膊卸下,声声凄厉的惨叫使湘晚头一回意识到她皇家正统的身份。

湘晚再问,便晓之利害。若是他们再不识相吐出点东西来,待会沈将军只能给他们留个头。

这番才老实交待。

原来这支刺客是北边的堰鸠国月支部,派遣来杀招北使臣,至于湘晚遭刺,纯属意外。毕竟无人晓得招北使臣竟是轩辕女帝的三女——湘晚。

但令沈之诺却想不太之角堰鸠国的目的。堰鸠国此次送的质子,是九子。对于此人,沈之诺还未仔细查过,但此举究竟是堰鸠国的之授意,还是仅仅是月支部的内斗混淆之举。

现下这其中的深意,纵是沈之诺也无法真正地拨开云雾见月明。好在这并不是第一要紧事,如今只需湘晚好好地交了此差事。至于其它,回都再仔细的调查便是。便也不急。

只是沈之诺不知,现在“偃鸠”两字已经被湘晚记下来与他沈之诺同一地位,一样可怕。

树影斑驳,月梢照人。

“九皇子,线人来报,月支部已动手。”来人恭敬禀道。

轿中黑影,随意地抿了一口茶。干澈如泉的声音流出,“他们得手了?”

“主子,自然是没的。有沈之诺在,跳梁小丑倡不久。不过……”

“青苔,不过什么?”帘子被撩开,挺拨的身形在月光的笼罩之下如神人一般。“你又得什么?”

“听说此次招北的使臣身份不一般。具体属下尚不得知。”青苔将雪袍披在男子身上,“只是如今,主子若去为质,只怕这局势对您不利。”

男子信手折下一枝海棠别在青苔的发髻里,“眼下我既为质,岂有不去之理?倘若女帝问起事由,与我一个质子何干?再说月支与王室的争斗谁人不知?”男子摩砂着花瓣,念了一句,“好看”。

“主子,今青依他们得匹好马。听说品种罕有的,您可去瞧?”

木兮有味

大家聪明小脑袋是不是已经猜到这名男子的身份呢。那随后湘晚又是爱上连诀的呢?他们之间又有什么的故事腻??(*^ワ^*)ヾ(????)?~敬请期待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