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汉宫缘

第五章:宜尔室家,乐尔妻帑(中)

汉宫缘 红笺花 3099 2017-04-23 15:42:46

  慕妍的脸上是满满的诚恳,刘启看了她好一会儿,确定她没有同自己开玩笑,方问道:“你认真的?”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微微的眯起,像是在期待着她的回答,又像是在威胁她想清楚了再说。

可无奈的是,慕妍虽然是个聪明的女孩儿,却到底还未出社会,缺乏社会经验。面对刘启的这个问题,她这位刚上岗的太子妃还没有仔细揣摩出个味儿来。她只以为他是想同她寻个保证,毕竟大老婆亲自给老公纳妾这种事情,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做啊!

可是,她又不是他老婆!慕妍分的很清楚呀!

她一脸理所当然的回他:“当然是认真的啊!殿下,我知道你的心思不在这里,可皇室子弟二十出头还没有女人,你不觉得很奇怪么?”

她的一句疑问未完,刘启的一口粥呛在了喉咙里,引发了一阵激烈的咳嗽。这让慕妍吓了一大跳,连忙一边去拍他的背,一边道:“你看你急什么,又没有人和你抢!”

刘启被她这句话震惊的已经顾不上生气了,一边深呼吸,一边吩咐周围:“你们先下去,这里不需要你们伺候了。”紧接着,红袖为首的大宫女们带着十余个小宫女鱼贯而出。这下刘启才觉得好了一点,准备和慕妍深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他看着这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小丫头,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好半晌,他才一脸纠结的问她:“什么叫二十出头还没有女人?你你你,你说话能不能带点脑子?”

啊?也是哦,慕妍上下打量了一下刘启,这么个芝兰玉树,丰神俊朗的帅哥,又有着全天下最好的出身,怎么可能没有那么二三倾慕者呢?何况古代人关于那种事情,额,开窍的一般都比较早。谁说刘启没有女人的?他只是没有一个有名分,能站在他身边的女人!这个年纪要是真的没有女人,那才叫不正常好么!

慕妍同学认真的反省了一下自己的用词不当,十分受教的点头。紧接着,她冒出了一句更令刘启哭笑不得的话,她小手托着腮,做思考状问:“是哦,我说错了。不过你房里那几个丫头你打算封个什么名位呢?不是我小气啊,毕竟宫女晋封,我又刚过门,你最好给我点儿面子,别封的太高。”

这下刘启听不懂了,一脸疑惑的问:“这和我房里的丫头有什么关系?”

“她们不是你的,额,那个,那个啥么……总要给人家一个名分啊,要不然以后你的孩子要怎么办?”慕妍原本想说通房丫头,可想了想,皇家似乎不兴这一套。一时间她又想不到其他的好词,只好尴尬的做了个手势希望他能明白。

刘启果然没有辜负她的信任,理解能力不是一般的好,他瞬间顿悟她的意思,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精彩的不得了。

好一会儿,他才有些尴尬的从牙齿里蹦出话:“我又不是色中饿鬼,怎么可能……”解释了一半觉得他干嘛要解释这些啊?又生气的一拍筷子,起身没好气道:“总之不是你想的那样!纳侧妃的事情,我不需要你当心!你现在要学的就是如何做好一个太子妃,一个妻子!别整天想那些有的没的!”

说完,早已经被太子妃娘娘气饱了的太子殿下摔着袖子大步流星而去。

被这样晾在当场的太子妃很是不解,她是又做错什么了吗?

不解的太子妃因为太子殿下的怒火深切的反省了好几天,终于在一个酒足饭饱的午后顿悟了!是啊,刘启这么个长相妖孽,身份尊贵,身边从来不缺花花草草的男人,他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宫女感兴趣?搞笑,她的身份好歹也是长灵侯小姐,他都看不上好么!

再说那些小宫女的姿色,啧啧啧,连她都不如呢!

刘启要是有闲心,他对着镜子调戏自己也比调戏她们强上许多啊!

顿悟了的太子妃娘娘因为自己对太子殿下的误解使得那原本就已经很深的歉疚这次又加深了一层,哎,她怎么能把刘启当成个饥不择食的男人呢!

因为歉疚,太子妃娘娘决心给自己这位高标准,严要求的老公亲自精挑细选出一位,或者也可以是几位合心意的小老婆。无论如何,她也要为他的子嗣繁荣做上点贡献!

于是乎,当天下午,皇后的椒房殿,太后的长乐宫同时收到了来自太子妃的邀请。请柬有云:“春光正好,臣妾于上林苑略备小宴,欲邀母后并皇祖母共赏春色,以表寸心。”

收到请柬,皇后批示:太后去吗?太后去我就去!

太后批示:有好吃的吗?有好吃的我就去!

太子妃回复曰:有啊,来不来?

太后皇后共同回复:来!

至此,慕妍开始走向一个大度开明,贤良淑德的“好妻子”之路。

另一边,刘启今天一下朝,就有一种极其不祥的预感。早上出门的时候,慕妍说今天让他务必早点回来,并且一回来就立刻赶往上林苑。

刘启看她脸上的笑容简直谄媚到了极致,被她毛骨悚然的笑容给吓得不轻。

“如果你想做什么,我诚恳的认为你最好先同我商量一二。”临走前,刘启郑重的同慕妍道。

慕妍笑的满不在乎,她觉得这次她一定不会做错。她将他半推半劝的赶了出去,故作神秘的说:“放心啦,我是个有分寸的人,去吧去吧,还没当领导呢就迟到不太好啊。”

慕妍不知道,她在有求于人的时候总是一副难得的娇俏模样。同平时的那种高深莫测,成熟理智不同,这般有小女儿之态的慕妍,刘启觉得更加可爱。

他因为喜欢她的这副模样,于是被她一推一推的就被她给推了出去。

现在刘启走在前往上林苑的路上,他越想越觉得今天慕妍大概要做一些让他头疼的事情。他这么想着,脚下的步伐也就不自觉的加快,老天,只希望这个女人不要给他惹什么麻烦才好。

上林苑,慕妍正在和薄太后介绍自己做的糕点。

“这是玉芙蓉糕,取今年新开的芙蓉花瓣配上去年存下的雪水做的,很是软糯香甜,祖母您尝尝。”

粉嫩晶莹的糕点令人赏心悦目,薄太后夹起放入口中,那入口即化的糕点让薄太后很是受用,立即喜笑颜开的打算赏赐。正欲开口,眼睛就瞧见了慕妍身后走来的刘启。

“启儿来了,过来过来,你媳妇新制的点心,你也来尝尝。”

薄太后微笑着召唤刘启,刘启却是恭恭敬敬的同她和窦皇后行礼。一句“给皇祖母,母后请安。”生生将家庭聚会的氛围给弄没了。

慕妍看他都行礼了,她自然也不好端坐着。正欲起身给刘启请安,却被刘启一手不着痕迹的给按了回去。

刘启在外人面前总是对她温柔体贴的,比如现在,她的手就被他握在手里,他的脸上有十足的关切,开口却是三分威严,三分责备:“不是同你说了这几天天寒,不要太快去掉手炉么。你的身子又不好,怎么这么不听话。”

刘启说的是实话,这几日倒春寒,天气一下子冷了许多。可慕妍一向怕热,又不是寒冬腊月,她觉得她没必要用手炉。

“我怕热吗,好啦,下次不会了。”她有一种做错事被抓现形的感觉,扁扁嘴,低头做委屈状。

“咳咳。”耳边传来了窦皇后咳嗽声,她颇有些不满的看向刘启。真是的,慕妍理解窦皇后,看秀恩爱的情侣狗什么的,最折磨人了好么!

刘启反应过来母亲对自己的不满,脸上先是面无表情的呆滞了三秒钟,随即便是尴尬的笑了笑,同薄窦二人拱手道:“只因妍儿近日夜间总是咳嗽,儿臣才有些关心则乱,如有失态之处,还望皇祖母和母后能宽恕儿臣。”

这番话说的情真意切,慕妍心里却是很是鄙夷,鬼扯好么!明明每天都睡的比我早,说的好像多关心我一样!虚伪,真虚伪啊!

薄太后却是很乐见他们夫妻情深,笑的合不拢嘴,直道:“傻孩子,你想什么呢!你们夫妻和美,我老婆子开心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责怪于你呢?”

刘启闻言,立刻拱手道:“谢皇祖母体谅。”又用一种深情到近乎有些变态的眼神看向慕妍,出口也是肉麻到让慕妍觉得胃里如哪吒闹海般翻腾。

“实在是妍儿太好,让孙儿没法子不好好疼惜她。这样好的人,若是孙儿不懂得珍惜,岂不是辜负了祖母对孙儿的体恤,也辜负了上苍对孙儿的眷顾么?”

他说的太过深情,几乎让慕妍信以为真,恍惚间差点就把他当成大二上学期时那个愣头愣脑同自己表白的小学弟了。可一个不经意的一瞥,她却分明看见了窦皇后脸上那僵硬不自在的笑容。结合自己手上传来的因为被刘启捏住的阵阵疼痛,慕妍再一次顿悟!他这是在同他老娘较劲,不是在同她表白呢!她想太多了!

至此,慕妍同学已经在心里默默将大汉朝奥斯卡最佳影帝颁给了眼前这个深情款款,温柔似水的少年郎。果然,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