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汉宫缘

第二章:路漫漫其修远兮

汉宫缘 红笺花 2039 2017-04-12 14:58:55

  眼前的少女朱唇轻启,一双玉手捻着桌上的水晶糕慢悠悠的往嘴里送着。她这副怡然自得的模样,让刘启几乎要怀疑,刚刚,他是不是幻听了?

她刚才说什么?她说,她吃定他了?!

刘启觉得有些好笑,再看向眼前少女时那双明亮的眸子里竟然带了三分……怜悯。唔,好端端的一个姑娘,怎么就失心疯了呢?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弧度,开口是云淡风轻的调笑:“爱妃,要吃本宫,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将一块水晶糕慢慢吃尽的慕妍被刘启的一声“爱妃”叫的生生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抬眼想要给他一个恶狠狠的眼神以示恐吓,却同他唇角的那一丝嘲讽撞了个正着。

哎,慕妍忧伤的想,看来是把她当成神经病了。不过也是,换了是她,处在刘启这个位置上,听到了这番言论,也不免会觉得眼前人是个疯子或傻子的。

慕妍不是傻子,她是个比一般人还要聪明许多的学霸。

沉重的头饰将她的脖子压得都有些要抽筋,慕妍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自己摆成了一个端庄优雅的坐姿。她将语调刻意放得轻松,抚摸着手上的红宝石戒指悠悠问道:“殿下可听过郑伯克段于鄢的故事么?”

这一问让刘启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的跳了一跳,再看向慕妍时眼里已经多了几分不一样的神色。慕妍却还不等他回答便笑道:“瞧妾身这话问的。殿下饱读诗书,学贯古今,自然是听过的。唔,不过,看看如今这情势,殿下的情形只怕比那郑庄公还要差上三分呢吧!”

“你知道的倒是不少。”刘启的脸色已经由晴转阴,也是,伤疤被人揭开,任谁都不会开心。何况,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个丫头,她知道的东西远不止这些。

果然,那丫头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谦虚不已的表情,甚是有礼的答他:“哪里呢,殿下面前,妾身岂敢卖弄。只不过兄友弟恭什么的,演多了也就假了。殿下以为您兄友了,淮阳王就会弟恭么?何况,就是淮阳王弟恭了,慎夫人肚子里那个,也不会答应啊!女人么,都是自私的,谁不想自己的儿子好……”

慕妍的一句话还没有讲完,她就很悲伤的发现,自己开不了口了。她被刘启给掐住了脖子!

刘启的身形快如鬼魅,只不过一瞬的功夫,就已经到了她的身前。在被刘启掐住脖子的那一瞬间,她想,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轻功不成?

刘启的手劲很大,紧紧的箍住她细小的脖颈就好像老鹰捉小鸡一样简单。他英俊的脸上有一抹名叫死亡的笑容,原本就极其出众的容貌此刻仿佛来自地狱的曼珠沙华,妖艳而冰冷。

“倒也算是个美人……只可惜……”他的话语亦是冰寒不带一丝温度,突然反手将她抱进了怀中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评价道。

慕妍想,这是要灭口的节奏么?

唔,她是不是锋芒太露了?

刘启的手劲渐渐加大,怀中的女子感觉的到死亡正在一步一步的迫近。可她,却停止了挣扎。

“碰”的一声,是慕妍重重的摔在地上的声音。虽然身上被摔得好像散了架,可一下子呼吸到新鲜空气,她好像鱼儿回到了水中一样自由。

“你倒是不笨。”

慕妍喘息了片刻,率先开口道。语气里完全不像一个刚刚被人掐死的弱者,仿佛倒像是一个有十足筹码的人一样。

刘启伸手想要将她扶起来,慕妍抬头,对上他的眼睛,她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到叫他生了几分欣赏之意。

虽然他伸手是示好的意思,可慕妍却并不领情。她一手将那双要扶她的手拍掉,挣扎着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虽然有些狼狈,却也不失可爱。

“你是什么人?”刘启直截了当的问。他虽然不满意这次要娶薄家大小姐却被硬塞了个庶女,但眼前这个女人,很显然不是他之前就摸清楚底细的薄慕妍。

慕妍心知他会怀疑自己,却不想来的这么快。便也只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问:“很重要么?”

她一步一步款款的坐回榻上,语气平静不带一丝波澜:“殿下,无论我是谁,对您而言,似乎都无关紧要,反正您要娶的原先也不是我,而是薄家的嫡女薄慕灵不是么?”

“说的不错,继续。”

这回换了他坐到了一旁,耐心的听她说话,慕妍很满意这个进度。

“殿下,咱们就明人不说暗话吧。这几个月,您对慕灵姐姐的穷追不舍,看似是一见倾心,实则却只不过是想用慕灵姐姐做一块与薄氏,还有太后勾连的跳板,您说,是也不是?”

虽然是个问句,可慕妍心里却是已经有了答案的。毕竟她读过几本史书,历史上的汉景帝,除却真爱王夫人,对其他几个媳妇其实也都还算不错。可若是对谁真的渣过,那也只薄皇后这个原配了。二十年的夫妻,说废就废了,能有多深的感情?

虽然说刘启将自己痴情汉的形象扮演的极好,可若是他真喜欢薄慕灵喜欢的紧,等他登基了,皇后什么的还不是由他说了算?薄氏怎么会如此晚景凄凉?

想到他对原配其实没什么感情,慕妍倒也是放下了心。对面刘启已经沉思完了她的问题,坦诚的答:“你说的很对。不过,这同你有什么关系呢?”

慕妍心道我也不想有关系啊,可是现在嫁给你的不是我么?

她想了想,在脑海里组织好语言,用最自信的目光回他:“殿下,接下来我要说的话,希望您认真听好,认真考虑。”

眼前少女不过十七岁的年纪,脸上却有着超乎年龄的老成。她似乎有了十足的把握,开口仿佛气吞山河。她说:“只要您能保证未来我在这太子宫是独一无二的太子妃,那么我就能保证,未来慕灵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甚至,做的更好!皇权争斗,其路漫漫,殿下,您需要有个人相伴。而我,就是您最好的选择。”

红笺花

又是一章和手稿完全不一样的,花花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