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汉宫缘

第六章:宜尔室家,乐尔妻帑(下)

汉宫缘 红笺花 4355 2017-04-27 17:53:07

  此刻窦皇后脸上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精彩,她看着刘启握着慕妍的手,眉宇间时而是欣慰的笑容,时而又是纠结的担忧。慕妍大概能猜到原因,她和刘启夫妻和睦了,那么薄太后自然是最高兴的,薄太后高兴了,文帝就会高兴,文帝高兴了,刘启的位置岂不是愈发稳如泰山!

慕妍在心里默哀,斜眼偷偷看刘启。他的面上是云淡风轻的笑容,那副平易近人的样子让所有第一次见到他的人都觉得这一定是个好相处的人。可这样一个如明珠般璀璨的天之骄子,又有谁能想到他们母子的关系会这样剑拔弩张呢?

“殿下,正好您来了,臣妾有一事要同祖母商量,殿下您也来亲自择一择才好呢!”

眼前的女子笑颜如花,那清丽的脸上此刻写满了谄媚。刘启觉得有些慎得慌……直觉告诉他,今天她要闯祸!

他正在心里思考着该如何阻止她可能做的蠢事,却不想她已经直截了当的开口:“祖母,母后。臣妾有幸能嫁入皇家,成为殿下的妻子,心中实在感念天恩。可臣妾自幼福薄,实在不敢独占恩德。因想着这太子宫如今只臣妾一人,实在冷清的紧,也实在不合殿下这金尊玉贵的身份,故而特此来同祖母和母后讨个恩典,臣妾想于今夏端午佳节为殿下广选佳丽,也有助于早日为皇家绵延后嗣。”

这一篇长篇大论说完,慕妍很明显的注意到,原先还有些纠结的窦皇后此刻一点儿都不纠结了。她正笑容和蔼的将自己望着。而原先慈祥可亲的薄太后,这一下眉头却微微的蹙起,好似染了薄怒,令人觉得很有些危险。

可再一看,慕妍却又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薄太后的怒气似乎不是冲着她的……她老人家看的,好像是亲孙子刘启呢?

慕妍纳罕,据她这段时间的观察,刘启不是挺得他这位老祖母的欢心的么?怎么现在却又是这一副表情?

“启儿,这是你的意思?”薄太后颇有威严的声音缓缓响起,看向刘启的目光里多了几分探究的意味。

慕妍也转头看向身边的刘启,他正拿着一块手绢慢条斯理的擦拭着方才一口喷出来的茶水。听到薄太后的问话,刘启倒也没有直接回答,他只似笑非笑的看向慕妍,用半是调侃的语气道:“妍儿这是在怪我近几日太忙,误了陪你归宁的时辰么?”

“啊?”

慕妍的嘴巴张成一个“O”字形,一脸茫然的看着刘启。正想问一句这二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么?却很悲催的发现,她好像发不出声音来了!

刘启这个混蛋,居然偷偷点了她的哑穴!

刘启的脸上有一丝宠溺,他轻轻捏了一下她的脸蛋,笑的纯良无害:“便是恼我,也不该这样开玩笑。还惊动了母后和皇祖母,你呀……”他的语调突然变得暧昧不明:“看我今晚怎么罚你!”

坐在对面的薄太后经过刘启这样演技精湛的卖力演出,对今天慕妍来让她同意给刘启选妃的事情心中已经脑补出了一个属于他自己的一个版本,遂笑同慕妍道:“妍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启儿身为太子,忙一些也是常有的事。你不应为此责怪他。”想了想,有对刘启说:“不过你也别太失礼了些,这两日在朝上同你父皇告个假,将该办的事情办了吧。”

“是,孙儿明白。”刘启接的飞快。“如此,孙儿便和妍儿告退了。”

这画风转变的太快,慕妍那比刘启慢了不知多少倍的大脑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刘启半拉半扯的回了太子宫。

慕妍的栖鸾殿内,刘启面色不愉的将慕妍狠狠的掼在了地上。身边的宫人还来不及全部退下,看见刘启此举,着实被吓了一跳。

刘启冷着脸看向那些已经被吓傻了的小宫女们,恶狠狠道:“滚出去,谁敢多嘴,小心你们的项上人头!”这一番厉声恐吓,将绝大多数的宫人都吓退了出去。可这绝大多数,却并不包括小忠仆红袖。此刻她虽然受到了巨大的惊吓,可却依旧固执的站在慕妍身边。

刘启的眼睛微微眯起来,看向这个不怕死的小丫头,慕妍怕他一生气把红袖宰了,立马二话不说的挡在红袖身边道:“殿下,虽然我不知道我今天做错了什么,可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你要做什么就冲着我来,别伤害无辜。”

“哼!”刘启从鼻子里发声,冷冷的看着她,表情像是在看一个智障:“你这会儿倒知道错了?”

什么话?!慕妍想反驳,她一直是个知错就改的人好么!

虽然今天的错误她犯得莫名其妙,可他这样生气,她是傻了才不会有所察觉。

刘启的声音冰冷的不带一丝温度,他从来是最善于表演的,刚才在薄太后和窦皇后面前和她那样亲密恩爱的样子,如果不是身为当事人,慕妍甚至都看不出真假。

还好还好,慕妍想,还好她清醒的很,虽然他这样风姿卓越,她却没有意乱情迷。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生气。可是殿下,咱们讲点道理好不好,就算要判我死刑,你至少告诉我我犯了什么罪吧?”

慕妍的话语平静,刘启凝视了她好一会儿,终于在一派坦然的目光中败下阵来。

半晌,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将她从地上扶起来:“罢了,是我傻了,怎么会觉得一个女人有多聪明,何况你还是个为情所困的女人。”

这句话在刘启而言,他觉得自己只是陈述了一个她清白的证据;对慕妍来说,刘启这句话确是赤裸裸的在歧视她的智商啊!!!

慕妍有些没好气的打开他想要她肩膀的手,郁郁道:“殿下,在您说这句话之前,请不要忘了,您的母亲,祖母,姐姐都是女人!”

刘启被她堵得一愣,片刻,好笑的看她一眼,难得有些诚恳的赞同她的话道:“是,我说错了。女人不都是笨的,为情所困的女人才不聪明。”

这句话,慕妍听起来怎么觉得那么熟悉呢?哦,是了,他们现代人不是常说么,恋爱中的女人智商都是负数来的。

太子殿下居然还这么有超前的意识,慕妍表示很想笑。再想起之前因为想让他相信自己真的愿意,并且有能力帮助他得到天下而编造的那个谎言,慕妍又觉得有些郁闷……这居然成了他歧视她智商的理由?而且,这个理由她好像还不能反驳!还真是无奈啊!

良久,慕妍打叠起一个端庄温柔的笑容,冲他道:“殿下说的是,臣妾自然是不如殿下聪明的。可谁让聪明如斯的殿下大婚之夜也鬼使神差的犯傻了呢?现在事已至此,殿下再怪我也是无用的。不若对我讲明白了,让我也弥补一二,最起码,虽然我不聪明,也不是朽木不可雕也啊!殿下,您说是吧?”

最后那个问句一结束,慕妍冲着他露出了一个亮晶晶的笑眼。她的长相本就属于那种温柔型的,此刻这样笑一笑,刘启觉得好像看见了春日的初阳一样温暖。

这还真是个明媚的女子呢!

“好了,别再和我贫嘴了!”刘启无奈的点点头,难得心情好脾气也好的为慕妍斟茶,青白的茶盏中雾气袅袅,刘启的眼睛在迷蒙的水汽中却显得格外坚定:“丫头,其实这段日子你做的还是不错的,只不过以后没我的同意,你别擅作主张的为我纳侧妃。”

“为什么?”慕妍下意识的问。问完了又觉得自己好像说了不该说的话,是啊,他们不过一场交易罢了,她听话扮演好太子妃的角色就完了,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慕妍有些讪讪的摸了摸鼻子,正想说不想说就算了,刘启却已经率先开口。他抚着额,很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哪个女人能这么积极主动的给自己的男人塞其他女人啊!”

这一次慕妍接的更快,快得刘启有一种想要一把拍死她的冲动,她说:“可我不是贤妻良母么?”

刘启恶狠狠的开口,语气已经不是恨铁不成钢,而是“你还能再蠢一点么”:“我的大小姐!就算你再贤妻良母,说句良心话,我要是真是你丈夫,这种事你能忍么?”他看了她一眼,慕妍正想回答,怎么可能啊!刘启已经面无表情的继续:“何况我们才成婚多久啊!一个月!一个月你就让皇祖母觉得我想纳侧妃,她会怎么想我?”

这下刘启不说了,慕妍只好试探性的问:“觉得你只是在同我假装恩爱……你只是在敷衍她?”

“你总算明白了!”刘启伸手给她额头来了一个“暴栗”,继续道:“只怕这还是最轻的。你忘了,你可是皇祖母亲自塞给我的,现在我纳侧妃,你一不哭,二不闹,还第一个上前表示同意。皇祖母还不得觉得是我在威胁你么?再想想,我有多大的本事能让你这样由衷的想给我纳妾啊!这一篇翻出来,满满都是精彩的文章!”

话了,刘启摊手做了一个准备看好戏的表情。他说的这样云淡风轻,理所当然,可慕妍的心底却是倒抽了一口凉气!

好险啊!她刚才居然做了那么多的蠢事!

刘启说的其实已经很含蓄了,回想起刚才薄太后面上的不满和窦皇后脸上掩盖不住的笑意,她自然而然的就明白了今天事情的严重性!

大汉以仁孝治天下,刘启能让新婚妻子提出为他纳妾,知道的说慕妍大度,不知道的却指不定怎么编排他苛待她;慕妍是太后亲自指婚的女人,对祖母安排的妻子这样苛待,他这欺上瞒下做的也算是绝了!加之汉文帝至孝,他这样欺骗祖母,文帝哪里还能喜欢他?

“等下,你刚刚说什么?你说,我是皇祖母亲自指婚给你的?”

慕妍在千头万绪中难得还是抓住了主要矛盾,有些不解的问。

“是啊,你忘了,当初你父亲还带着你到宫里同皇祖母商量过此事。”

慕妍无语,她不是忘了,是因为当初进宫的那个根本不是她啊!可是这不能和刘启说,她只好打哈哈一般,笑了笑不再言语。

又过了一会儿,她方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对不起啊,这次是我鲁莽了。”

她有些委屈的低头,声音小的像苍蝇:“可是我真的不是诚心想害你啊,我只是觉得你真的需要一个能在你身边照顾你的女人。我,我觉得你总是一个人一定很寂寞啊。”

寂寞?刘启被她的话一怔,是了,他是很寂寞。从小到大,除了晁大哥,他几乎没什么朋友。

父皇对母后的宠爱在他记事起就已经渐驰,母后的心里,又只有一个武儿……刘启的唇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好像是挺惨的。”

“是吧是吧,一个人很惨的!像我一个人的时候也觉得特别寂寞。”慕妍特别心有戚戚焉的表示。

她是真的寂寞,这个时代,它既熟悉又陌生。虽然知道他们是她的老祖宗,可隔着两千年的距离,她怎么可能一下子融入这个时代?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慕妍不敢说,那就是,刘启娶了老婆,那下次他生病,她就不用照顾他了啊!交给那些想争宠的女人去做就好了吗!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也不知沉默了多久,刘启的声音闷闷的飘来。慕妍再一看,他已经和衣躺在了榻上:“毕竟路是自己选的啊,再苦,我也得自己担着。”

听到这句话,慕妍的心里不觉一酸。

虽然她一直知道皇室的争斗绝情冰冷的令人害怕,可刘启这副落寞的样子,她还真的有那么一丝心疼呢!

“好吧。”慕妍突然长叹一声:“既然你暂时不能纳侧妃,那就只能委屈我了!”她用一种视死如归的眼神看他:“以后,我会尽量照顾你的!”

刘启愕然,她说什么?照顾他?!她不是又做梦了吧?

刘启这样的眼神看得慕妍自尊心很受挫,好半晌,她才挺直腰杆很有志气的说:“别看不起我啊!本小姐在家的时候也是上的厅堂,下的厨房的!”

她这样骄傲的样子,像极了一个三岁的孩子在同旁人攀比炫耀。刘启莞尔,她好像越来越能逗乐他了呢!

“喂喂喂,你别这样看我。你别误会啊,我对你没意思!只是觉得这次差点给你惹了大麻烦,我需要做点什么弥补而已……”

话还没说完,她已经被刘启重重的扯进了怀里,男子的声音低沉清洌,听的她的心跳都几乎漏跳了一拍:“我的太子妃,自然是最好的!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好!”

这样暧昧的话语,让慕妍的脸上一红,挣开他的怀抱,跑了。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刘启嘴角的笑意越深。

上天这次,好像待他还不错呢!他,好像捡到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