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二皇争后:腹黑皇帝深深爱

二皇争后:腹黑皇帝深深爱

一只女侠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4-27上架
  • 581771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神秘男子

二皇争后:腹黑皇帝深深爱 一只女侠 2423 2017-04-27 17:56:31

  黄沙滚滚,烈日当空。

“要不我们停在这儿歇会儿吧?”十七伏在骆驼的身上有气无力道,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看一路押镖的队伍,见他们一个个都汗流浃背的模样更觉闷热。

众人均不作声,带头的人干咳了几句转过头来对十七说道:“冷姑娘,在沙漠中可不能这样歇下去。”

“何况你还能骑骆驼呢!我们就只能走,你还这么多要求!”在队伍最末的小伙子大声嚷嚷道。

“小兄弟你的水壶满你才这样大的口气……”十七艰难地摘下骆驼上的水壶,打开盖子,倒放着摇了几下缓缓道,“一滴水也没有了,我实在走不动,再耗下去可要立即毙命了……”

“那你就少说两句。”坐在十七旁边骆驼上的男子伸手往十七脑袋上弹了一指,又眯起眼睛看着正前方,迟钝了须臾道,“快到了。”

“到了?终于要到了?”十七一听挣扎着坐起,直了眼睛往前看去,却是一片茫茫的黄沙境界。

“你的面子倒大,为着你完成把信送到沙哈拉去的任务,他竟派我护送你回去。”男子压低声音忿忿道,斜着眼看着懒懒的十七不禁哼了一声。

“他是怕我逃走,又怕我把收回来的信弄丢了,才派你来监视我呢。”十七复又趴在骆驼身上,奈何驼峰太高阻碍,终究还是软软地坐着。

卫九又哼了一句道:“监视你也是有理的,你可是有前科的人,莫非是想像长鱼恭一样被关在石塔里?”

“现下朱朝开国十五年,长鱼恭亦被关足了十五年。同为没落贵族,他待你我已经是极好。”十七叹了一口气,眼见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绿色的小角,不自觉地兴奋道,“快到市集了,快找个地方落脚吧!”

“同为没落贵族,他待你我已经是极好……”卫九玩味似的重复着这句话,神色渐渐暗淡下来。

朱朝开国十五年,年号隆武,隆武皇帝膝下有三子,分别是太子、周王和晋王。诸王背后各有贵族势力支撑,而各个贵族均与诸王定下生生世世效忠的契约,非罪和亡国不得废除贵族头衔。上一个朝代的贵族在隆武皇帝登基后便遭到赶尽杀绝的境遇,十七和卫九便是其中之二。

“唉,实在是物是人非。”卫九低低叹息,随后收回神色恢复一贯的刚硬面孔,转过头叮嘱押镖的人进城后要注意之事。

队伍很快地便到了城门前,石雕的牌坊上高高描着红色的山露镇三个字,城门的士兵查看过押镖之物,挥手让守门士兵放了大家进城。

卫九和十七与押镖的人们同住鸿运客栈,一到了厢房,十七立马猛灌了一壶凉水,脱下厚重的白色棉服往床上就是一躺,清凉的风从窗外吹进,直叫人沉稳睡去。

客栈的过客很多,可茶座却不多,等了好一会儿才坐下来好好吃点东西。押镖的察老大靠在卫九身旁坐下,眼里精光一转满脸堆笑道:“这儿便是山露镇了,不过还有好些日子才到中都呢!我们押镖的押这一趟也不容易,更何况是奉华公子的镖,理论上是不是该加点……”

卫九看察老大两指摩擦几下示意,并不意外道:“加点银子是吧?”

“哎哟!我就说卫公子会做人呐!到底是奉华公子的人,就是不一样!”察老大极力奉承道,“奉华公子富可敌国,是我朝最大的盐商和米商,这生意铁定是子子孙孙都兴旺的,在这我察老大可就占个好口彩,恭祝奉华公子……”

察老大的话还未说完,卫九便不耐烦地摆手打断察老大的话道:“这些话不必再说了,到了中都,奉华公子自然会再给你贴补三成的油水。”

“这话说得,倒像是我察老大巴结卫公子一般了。”察老大击掌大笑了一声,又坐到邻座押镖班子那儿去了。

卫九自斟自饮了一阵子,单手拿着一笼热气腾腾的包子上楼走到十七的厢房前轻轻叩门道:“你可睡了?”

等了一会儿,厢房里并没有回应,卫九便推门走进。房中一声接着一声低低的呼吸声,大概是因为累极了,十七连鞋子也未脱下便睡着了。

“这人真是……”卫九把包子往桌上一搁,走至十七身边小心翼翼脱下她的鞋子,正想把鞋子放在地上时突然想起什么,目光直直停留在鞋子的犹如天上云彩般光华灿烂的面料上,是名贵的云锦,这种用大量金线织成的皇家御用贡品的云锦,居然用来制成鞋面,“他也太宠你了,偏偏你是什么都不在意的粗心人。”

卫九突然心里一恼,随手把鞋子扔在地上,退出了房间。

白日转黑夜许是在一瞬间,到了午夜子时,十七才缓缓醒转。她揉揉惺忪的双眼,这黑沉沉的屋子总是让她有一种奇异的格格不入的感觉,一时间也说不上什么,只能摸黑走到桌边点亮了蜡烛,房间便一下子光亮起来。

此刻十七低头看见一笼包子,带着疑惑伸指一点,那包子早已凉透,有干硬的触感。正当十七犹豫要不要吃些填饱肚子时,一阵腥风从身后扑上来,脖子上忽然一抹冰冷,有沉重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别出声。”

搁在动脉上的硬物是刀背,十七一下子便能感觉出来,于是平静地点头。身后的男人呼吸急促紊乱,血腥味漫上十七的鼻尖,她忍不住小声道:“受伤了吗?需要我帮你包扎吗?”

男子握住匕首的手一紧,随后松开几分,“你不怕?”

“实不相瞒,在药理上我还是精通的。”十七平静道,“你用刀背抵住我的脖子上,可知不是来取我性命,我为何怕你?”

他沉默几秒,突然轻笑一声,拿开了匕首的瞬间呯一声倒在了地上。十七松了一口气,转身看着他。男子面容俊朗,明眸剑眉,身躯纤长而清瘦,年纪不过二十五六岁。

走廊一阵急急的脚步声传来,几声重重的叩门后那人问道:“什么声音?”

“没事,刚才没点着蜡烛,我自个儿摔了一跤。”十七听出是卫九在问,便道,“我要换衣服,你可别进来。”

十七听得卫九离开后,悬起来的心才放下,复又蹲在男子旁细看,表面上是无伤的,她把男子翻过身来,惊讶得捂住嘴巴,他的背上尽是一片骇人的猩红色。十七心想,如果不是意志坚定,武功高强,怎会忍住伤痛,又怎会瞒得住卫九,悄悄的进了自己的房间。

她深吸了一口气,打开行囊利索地拿出纱布和止血散,替男子换下衣服,又洗净伤口,敷上了一层药粉后细细包扎,顺带把被子披在他的身上。十七拉了椅子在窗边坐着,拿着从他衣物上拿出的的贴身玉佩端详起来。

通透的羊脂白玉,用朱绳掺了金线结成了金刚结,串着一颗水胆赤玉,再用翡翠作扣连着,它边上一轮精雕细琢的祥云纹,中间一“元”字雕刻得十分凌厉。之所以认得珍贵的水胆赤玉,也是奉华赏了一双水胆赤玉耳环给他的侧室兰夫人时偶然所见。

十七侧头看着熟睡的男子,不知不觉陷入了沉思。

一只女侠

(o???)?大家好,我是本书作者“一只女侠”,谢谢大家来看我的书,希望大家喜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