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二皇争后:腹黑皇帝深深爱

第二章 密信被偷

二皇争后:腹黑皇帝深深爱 一只女侠 2985 2017-04-27 18:10:43

  翌日,十七打着哈欠走下楼,偏头看见卫九端坐在最里的茶桌位置看着她,眼神里满是怀疑的眼光。

“别总盯着我看,你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十七径直走到他对面坐下,斟了一杯热茶懒懒道。

他淡淡道:“昨晚是不是有人闯进你的房间了?”

“没有啊,你瞎猜什么呢。”十七忙摇头否认,歪着头看着外面的行人,心想若此时卫九到自己房中看见那男子横睡在地板上,指不定动手杀了他……只消这样一想,便止不住心惊。

卫九盯着十七的脸,像是要看穿她一般。十七不由得烦躁,也转头盯着他的眼睛,四目相对间,卫九突然站起道:“你在这用早食,不必回房。”

“欸!你怎么能这样!”十七急急伸出手臂拦着他,“说了没人闯进去,你为什么还要疑心呢?”

“一年前,你替奉华送信到京都,失踪了足足十日,你还记得下场么?”卫九反手拂开十七的手,冷道,“你被囚禁了半月,连带我们也被罚了半月的禁足,你做错的事情,却要我们承担后果。我不能再犯险了。”说罢,便大步上楼去。

“那时是我错了,可我不是把我半年的月银都分给你们赔罪了么!”十七在卫九身后追着喊道,他走得极快,眼见他三两步便要到自己的厢房,十七发了狠冲到他身前抵住门,“你要是开了门,我就……”

“就怎样?”卫九不理她的话,一手推开了门。

十七一个没稳住,身体顺着门往后倒去,她也顾不得这样多,朝里喊道:“跑!”

忽然一双有力的双手从十七背后把她护住,那人轻蔑道:“跑什么?”

卫九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来回看了男子和十七几遍,注意到男子只披着一件银色绸缎披风,露出清凉的锁骨,他犹自不信讶异道:“你……就是和这个男人一整晚都在房间里?”

“好说,也就是你想得那样。”男子从十七袖中取出玉佩,挑眉道,“你个小贼!”

“那你岂不是淫贼!”卫九凶相一露,手按腰间青云剑飞出直逼男子的胸膛!

男子一指抵住剑尖,又屈指一弹,动作迅速流利。他眼神犀利,从容站起,从身后拿出一把栀子色饰有金菊纹案的小折扇扇着风道:“嗬……要取我性命,你还差得远呢。”

“还挺有胆色。”卫九隐隐觉得男子有八分威凛,却带着两分妖气,他蹙眉道,“报上名来。”

男子把十七拉起,应道:“顼元。”

顼元,这个名字在江湖上从未听闻。卫九收起剑,向十七道:“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昨晚状况?”

十七嘿一声打圆场,扒下顼元的披风让卫九看他缠得满满的纱布,“昨晚他受伤了,我替他包扎,这样而已。”

顼元骤然睁大眼睛,一手挽起披风道:“喂!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看都看过了,还顾忌授受不亲吗?”十七撇撇嘴,转而对卫九恳求道,“此时莫让他知晓,可好?”

卫九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冷眼瞧着满地捡衣服的顼元,在十七耳边低声道:“在外人面前,他,是不能提起的,你记好了。”

“记好了。”十七朝他眨眼,俏皮一笑道。

卫九一个恍惚,随后回过神来,转身离开。

十七走到顼元身边蹲下,歪着头看着他问道:“衣裳上全是血,你还收拾来干什么?”

“喂,女人,你究竟是什么人?”顼元俯视着她,警惕道,“有剑术一流的卫九陪在身边,还穿着云锦鞋,来头不小。”

“你知道他叫卫九?”十七惊讶道。

“江湖上有名的人,还是知道的。”顼元想起卫九的青云剑,扶着下颚思索道,“传闻奉华公子凡是有进贡之物托镖,必有卫九跟镖,而卫九的青云剑是皇帝御赐,看来是不会错的……如此,你也是奉华公子的人?”

“哈哈,你还漏了一事。”十七托腮目不转睛看着他道,“奉华公子妾侍十二人,他所居的紫辉园除了女仆外哪里还有女子?女仆又怎么能出外呢?所以我并不是奉华公子的人。”

“哼。”他摆着一副轻蔑姿态,往榻上一靠,轻摇着折扇,不再看十七。

十七看他清高的样子,皱着脸走到他面前,往他眉心一戳没好气道:“是我救的你啊,怎么你连句道谢也没有,还处处给人脸色看?”

“纠正一下,是我威胁你救的我,我又何必跟你道谢,更何况你还偷了我的玉佩,这已是两清了。”顼元用扇子狠狠地打了十七戳在眉心的手指,漫不经心道,“你们要跟镖的是吧?还不快走?”

“歪理,歪理!”十七缩回红了一痕的手指瞪了他一眼,“这就走!后会无期!”

十七一把抓起床边的细软,大步流星离开。卫九和押镖队已在外等候了一阵子,昨日那押镖队走最后的小伙子不免的发牢骚,却被察老大申斥了几句。

骆驼已换成了马匹,一行人又重新上路。卫九回头看客栈二楼,顼元正倚在窗框边缘看着他,相视一眼两人均别过头去。

“还看?不许看!”十七发觉卫九回头,立马恼了。

卫九莫名其妙道:“只许你给他包扎,不许我回头看?”

“不许再提此事,那人太可恨。”十七覆上面纱,不再言语。

匆匆一晃到傍晚时分,一行人越了四个小镇到了山间,找了个安全的山洞歇息。小伙子被察老大喊去给每个人的水壶灌水,又分了大家一些干粮吃着,众人见天色已晚,均到外捡些枯枝生火取暖。

卫九到外洗了把脸,回来时竟带了两条大鱼。察老大高兴地搭了架子,又让人拿大鱼去清洗,准备烧来吃。

“杀生可不积德。”十七挨着岩壁盘腿而坐,对在旁喝水的卫九说道。

“你救人积德。”卫九讥讽道。

十七翻了个白眼道:“能不能不再提了?”

“那提你以前那丢三落四的事情?还是提你的丑事?”卫九顿了顿,“对了,沙哈拉收回的那封信还在么?”

“当然在了,你以为我还是以前丢三落四的……”十七欲从袖中取出信件,却空空如也。她慌了神,急忙打开细软翻看。

“你……不会吧!”卫九丢下水壶,忙蹲在十七旁把她的细软翻了个底朝天,他迟钝了片刻,眼神带着隐约杀气遍视众人,目光最终定格在十七身上,“丢了那信,你知道后果?”

“别说什么后果,现下最重要是找回那封信!”十七埋头苦想,明明记得清清楚楚至今早,那信还在袖中,莫不是……卫九硬是要进自己房间,随后自己抵住门口,之后是被顼元护住要倒下的自己,再然后是他从自己的袖中摸出玉佩……

“在袖中……摸出玉佩!”十七一拍脑门,恍然大悟转头看着卫九,“在顼元手上!他偷走了信!”

“这次真的是救人积德了!”卫九眼神似刀,气道,“都已半日过去了,你即使去找又怎么找得回来!”

“或许能找得回来呢!”十七重新收拾细软,提在手上便往洞口跑去,“你们先押镖,我回去一趟,两日后我们在星鸾镇等!”

“十七!”卫九追出去拉住她的衣袖,“你又想逃跑?”

“出了这样大的事情,我还有心思逃跑?我不怕被他碎尸万段吗!”十七脑袋一嗡想起一年前丢了信件的春秋被奉华折磨至死的画面,咬着牙怒道,“他有这个能耐把全国翻过来找一个人,我还没见识过吗?春秋就是因为这个缘故才死的!一年前我费了多大的功夫才把春秋的尸体从泥地里挖出来安葬在太山,如今我再不去把信件找回来,你就等着替我收尸吧!”

卫九的手无力垂下,只道:“你那十日,是做了这事?”

“我根本没有想过逃跑。”十七靠近卫九,压住心中的怒火哽咽道,“我知道我们这些前朝没落贵族,想要复兴是有多么难,他愿意帮我们,我们本该感恩戴德……卫九,你信我。”

他的眼中似一平静之湖,被一颗石子抛在湖里激起几圈涟漪一般,最终归于平静。恰巧迎面走来那拿着许多水壶的小伙子,卫九朝他招手示意走近,缓缓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伙子一脸疑惑道:“没有名字,都叫我小子。”

“你随她回去山露镇,回来后跟着我打个手下吧。”卫九从小伙子手中抽出十七挂着平安结的水壶绑到十七的马上,“以后别叫小子了,**秋吧。”

“我是男孩儿,怎的有个女孩儿的名字?”春秋嘴上反驳道,可身体不自觉地拾起路边的草喂给马儿吃。

“我留意他很久了,是个人才。”卫九鲜少露出笑容,却突然微笑道,“他素来讨厌你这样拖拖拉拉的人,他,我很放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