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二皇争后:腹黑皇帝深深爱

第三章 替罪羔羊

二皇争后:腹黑皇帝深深爱 一只女侠 3366 2017-04-27 18:11:32

  卫九把自己的马留给春秋骑,春秋第一次骑马,倒也不生疏,想必是在镖局偷偷学的。

告别了卫九和镖队后,两人挥鞭催促着马快跑,奈何在黑夜中,趁着月亮的白光终究也是跑不快。

“春秋,春秋,春秋这个名字有什么意思吗?”春秋反复琢磨着这个名字,不情愿地问十七。

十七嗤笑道:“几度风雨,几度春秋,四时常在,岁月静好。你可别再跟我顶嘴了,现在可是‘一丘之貉’了。”

“说得多好听,到底是个女孩名。”春秋脸一红,小声应了句。

“那现在你就是弟弟了,看你是十二三岁的年纪吧?”十七问道。

“我十三岁,你应该是二十二岁?”春秋道。

“想不到眼光还挺准的。”十七就这样和春秋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心里头的要紧事却搁在心尖,让人越来越焦虑。

连夜赶回,到山露镇时城门还未开,两人唯有在门外林子里歇息一会儿,十七太累了,一不小心打了个盹,醒来时已是辰时。春秋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等了好一会儿也一直不见人影,十七无奈地牵上一匹马打算自己进城。

才走不过半百步,便留意到守城士兵今天检查特别严格,连老农进程也要全身检查。十七略微迟疑,还是迈步前行。

突然一草绿色身影迎面撞来,十七正想侧身躲避,那人却越发要撞上来,只听得低低的声音道:“别进城,转身走。”

十七一个机灵,认出了是春秋的声音,压下心底疑惑按照春秋说的去做了。两人跌跌撞撞地重回丛林里,春秋才呼出一口气。

“好险,你赶紧换了衣服吧。”春秋急急打开包袱,取出狐色衣服递给十七。

十七低头看了看自己茶白色的长裙不解道:“究竟出何事了?你也换了草色的衣服?”

“镇上在通缉你,通缉令已经贴在城门上了。”春秋催促道,“赶紧着吧。”

“通缉我?为何通缉我?”十七吃惊道,瞪大着眼睛不敢相信。

“鸿运客栈,死了人,在你住的房间里。”春秋简明扼要地说道,“老板记起你的样子让衙差画了你的模样,虽然有三分不像,但你还是扮成男子进城比较稳妥。”说罢,便转过身去不看十七。

“死了人?”十七趁着四下无人换了衣裳,惊愕失色道,“那人是不是叫顼元?”

“不是,是县官之子。”春秋很是烦躁,坐立不安,“你说你要回来山露镇时作甚,这不是来送死的吗!若你回不去,卫公子还肯让我给他作手下吗?”

十七暗地里放下心来,拍拍春秋的肩膀示意换好了衣裳,“这个你不需担心,现在最重要的是进城,易容这事情还不至于难得到我。”只见十七从细软中拿出一块人皮面具,春秋吓得退了几步指着它说不出话来。

“行走江湖,备用的道具要带好,不是么?”十七抹了一层软膏在脸上,服帖地把假面摁在脸上,正如换了一个人一般。

“你……你还会做人皮面具?”春秋觉得非常匪夷所思,不停摇头。

“我可不会,不过世上真的有人会。”十七耸耸肩,接过帽子扣住发髻,收拾好东西又拉过目瞪口呆的春秋边走边说,“放轻松,没事的。”

两人各牵着马匹一前一后地进程,果不其然被士兵拦下要求检查,连包袱也仔细搜了一遍,最后问道:“你们俩为什么进城?”

“我们是来游玩的,听说山露镇的山茶花开得特别好。”十七笑着答话,“不知道这儿还有什么好吃的?士兵哥哥能介绍一下吗?”

“鸿运客栈的栗子糕不错……”士兵突然意识到自己说的不合时宜,又补了一句,“不过还是别去了,最近那儿晦气得很。”

士兵写了通行纸给两人,十七收在腰间小口袋里。春秋拉着十七走到一旁的告示榜前指着一张通缉令道:“自己看吧。”

“六月二十日未时,鸿运客栈发现死者张毅,初步怀疑杀人者为图中人,望百姓知情必报……”十七小声读出通缉令上的字,图中人的确与自己只有七分相似。

旁边一妇人凑趣道:“是张大人家的公子,这凶手也是胆子大。”

“这凶手是个女子,这般美貌,莫不是妖蛾不成?”围上来一个大叔接口道。

“那可难说,不过妖蛾杀人从未被认出样子,这人指不定不是她。”妇人神秘兮兮又带着担忧道,“人人道妖蛾是个女杀手,专门为贵族所用,我们私下这样议论她不会惹上麻烦吧?”

“散了吧,都散了吧。”大叔深以为然,挥手让围观的人四散而去。

两人走在路上,十七沉思着,春秋则道:“他们说的妖蛾,我也曾听说过,不过这应该跟她无关吧。”

“断不可能是她。”十七笃定道,转念一想,张毅死的时间是未时,那时镖队拿的通行纸已记载了自己的名字,镖队在辰时已出城,即使客栈老板错认是自己,那根据时间士兵总不可能把镖队认错呀。

春秋喊了十七几声让她回过神来,“别纠结在这节骨眼上,你还有重要的事情没做吧?”

十七“啊”的一声清醒过来,急忙找药店询问是否有人前来买止血散,又到城门衙差处编了个借口找昨日出城的证明纸,都没有看到他的名字,却意外发现镖队的出城纸不翼而飞。搜寻无果,两人皆是失望,便买了包子坐在路边石阶上填饱肚子。

“我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定下心来押镖好了,拼什么出人头地呢!”春秋大口大口地吃着包子,似要把满腔的急躁发泄出来一般。

十七灵光一闪,试探道:“你是铁了心要跟着卫九是吧?”

“跟着卫九等于跟着奉华公子,以后虽然不至于大富大贵,也总得在江湖上混个名头,不至于被人瞧不起!”春秋愤恨道。

“好,现在有个办法。”十七凑在春秋耳边低语几句。

春秋听得一愣一愣,反复质疑道:“被抓到的话可就死路一条了,你确定这样没问题?”

“你不是想出人头地么?”十七的话语带着诱惑道,“你想啊,做成了这事,你便是卫九跟前的大红人了,要身份地位什么没有?何况至于危险之地的人是我,你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时间悄然过去,两人坐在石阶上看着天色变晚,春秋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握紧了拳头满脸通红道:“这是我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

“跟着卫九,这事儿算是小事了。”十七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低头看着他认真道。

“能信你么?”春秋临走前又追问了一句。

“眼下你只有相信我。”十七把手搭在春秋肩上笑道。

春秋心思坚定,一步一步走得极有力,十七看着春秋的背影忽然生出许多情绪,总是不禁在脑海里想起另一个春秋的样子来。

夜市已经开始,小镇也有小镇的热闹。晚风清凉,十七并不担心春秋,反而走去客栈的路上,心境慢慢的平静下来。顼元负伤潜入自己房中,而不过一日张毅便死在了那个厢房里。自己走后,房里就只有顼元一个人,他与张毅的争执尚不知道,但既然出动了通缉令,那就意味着自己要成为顼元杀人的替罪羔羊了。

现在并不是追究管这无头乱子的时候,十七定了心,只要到客栈取回信便走,反正换上假面的话要逃之夭夭也不难。

鸿运客栈现在只做饮食生意,客房生意因着命案的缘故而停止经营,所以二楼的客房尽是一片黑暗。十七走到后巷,后巷早已斜靠着一条梯子,正对准命案发生的房间,连窗口也是打开的,更是印证了这句话。

“果然躲在这儿等着。”十七冷笑着自言自语,一边撕下假面藏在衣间,一边顺着梯子爬进房中。双脚刚落地,身后的窗户吱呀一声关闭了。

“等了你足足一日了。”房间的角落一把带着磁性的声音响起,比起他一贯轻蔑的语气这话说得却和缓得不得了。

十七直接道:“信在你手上是吧?你是打算把匕首架在我脖子上威胁我呢?还是打算报官让我去受牢狱之苦呢?”

“比起你偷玉佩一事,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罢了。”他道,但空气中立时弥漫着坏笑的意味,“但只要你说一句‘顼元公子最好了,我最喜欢顼元公子甩脸色给我看了’,我立马把信还你。”

“什……什么?”十七仿佛听错了,怔怔道:“你,再说一遍?”

“‘顼元公子最好了,我最喜欢顼元公子甩脸色给我看了’这么短的一句话也记不住么?脑袋里装的都是叉烧包吗?”顼元用扇子一拍十七的脑袋,“听声音倒像是新鲜的西瓜。”

“我没空与你玩这小孩子游戏,赶紧把信还我。”十七转身,借着月色看着他,他已换上了一身臙脂色素缎长袍,腰间绑着一根墨色仙花纹宽腰带,鬓发如云的他此刻更显得脸颊棱角锋利,一双深不可测的俊目仿佛印出一池繁星,当真是悠然自若俊美潇潇。而他此刻却透着玩世不恭的气息,因为距离太近,他身上淡淡的玫瑰醉气味似绕在鼻尖一般。

他轻笑着两指从衣间抽出信在指间逗弄着,“说,说了这句就给你。”

“顼元公子最好了,我最喜欢顼元公子甩脸色给我看了。”十七一边说一边抢过信,仔细地检查后放回袖中,转身欲从窗口溜走,却被顼元一手拉住,不得不侧目横了他一眼道,“做了你的替罪羔羊还不够,还想如何?”

“想不到你还真说出口了。”顼元停顿了半响,“外面都是通缉你的士兵,你要怎么走?”

“救你一命无需你还恩情,你还陷害我不说,现在倒是管我怎么走了?”十七甩开他的手,背过身两脚踩着梯子下了地面去,头也不回地跑进黑夜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