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二皇争后:腹黑皇帝深深爱

第七章 自荐和嫔

二皇争后:腹黑皇帝深深爱 一只女侠 3419 2017-04-28 12:00:40

  十七跟香儿蹲在忆云殿外悄悄听着里头刘选侍跟和嫔说话,刘选侍只不过与和嫔刚见面,便即刻亲近起来。

“娘娘宫中清雅,美悦十分喜欢。”刘选侍喝了一盏茶道。

和嫔笑着说道:“刘妹妹嘴巴甜,必能获圣宠。”

“娘娘笑话了。”刘选侍掩面娇羞笑道。

香儿蹲在十七身边,轻声道:“你家小姐很平易近人呢。”

“我才认识她两天不到,这可说不准。”十七说。

“不会吧!”香儿惊讶地看着十七,“那你也能跟着进宫,不是陪嫁丫鬟吗?”

“这个先不管。”十七半直起身子,透过窗缝看和嫔,她容色清丽,动作间比刘选侍优雅得多,只是神色忧郁,显然一副厌烦的模样,“和嫔有什么所长么?跳舞唱歌之类的?或者琴棋书画其中一样也成。”

香儿摇头道:“娘娘平日喜欢看诗词,但也不多说。”

“当今皇上呢?喜欢不喜欢诗词?”

“皇上并未对歌舞感兴趣,只是崔惠妃娘娘专宠,也不知道为何而专宠,听说也没有唱过曲儿跳过舞,皇上也是宠着她。”香儿道。

“那崔惠妃漂亮吗?”

“倾国之色。”香儿道,“这是皇上说的。”

十七微微思量之时,殿里的刘选侍已经告退。和嫔像松了一口气道:“应对年轻的妃嫔,本宫也真是心累。”

香儿拉了拉十七的袖子道:“人都走了,我们也散了吧。”

“散什么?现在才是要把握的时机。”十七拉起香儿的手,一阵风似的三两步走进殿中。和嫔一惊,她身旁的宫女立即横在两人面前,神色一肃呵斥道:“什么宫女连忆云殿也敢贸然闯进?”

香儿吓得慌忙跪下道:“回和嫔娘娘,我们不是故意闯进的,还请娘娘恕罪……”

十七神色自若,并不下跪,紧紧盯住和嫔的眼睛道:“敢问和嫔娘娘,还曾想过再得圣宠吗?”

“你这宫女胆敢出言不逊!”和嫔身边的宫女气急败坏,想到十七身边教训她,却被和嫔伸手拦下。

“本宫从未在百合宫见过你,看你衣着倒像是新人。”和嫔慢慢道,“是刚才刘选侍的陪嫁丫鬟么?”

“娘娘好眼力,但娘娘还未答我。”十七刚说完,香儿便用力拉着她的裙摆哀求道:“赶紧下跪吧,对着娘娘不能自称‘我’啊!”

和嫔看了香儿一眼又道:“香儿说得不错,可见你宫中规矩还不熟悉。”

“我敢自称‘我’,总是有理由的,只看娘娘信不信我。”十七半蹲着按住香儿的手,抬头道,“娘娘刚才说我是刘选侍的陪嫁丫鬟,如果娘娘愿意,我只当娘娘身边的丫鬟便好。”

和嫔看住十七的脸,神色平静,随手端过一盏茶抿了几口,“本宫从未想过再得圣宠,得宠这事算是年轻妃嫔的事情了。”

“娘娘优雅端庄,清丽至极,就这样甘心一辈子守着寂寞深宫?”十七试图走近和嫔,那宫女再次拦住,十七自顾自说道,“娘娘对我心存疑虑不敢正面回答我的话,那我跟娘娘说心里话,我没有任何阴谋暗算娘娘,只是觉得娘娘一味忍让,御膳房克扣肉量,宫人皆是瘦弱。娘娘既是一宫主位,为何不拿回自己应得的东西呢?”

“应得的东西?”和嫔手一抖,茶杯里溢出几滴水,但仍得体笑道,“宫中嫔妃这样多,恩宠如流水,今日你得宠,他日她得宠,若每个人都为争宠而活,那也失去自我了。”

“娘娘入宫,难道只为了保持自我么?当今皇帝选秀纳妃,都不选贵族之女,而选小家之女,那娘娘是想自己的家族永远只是小家么?还是能为自己的家族争取一点君恩呢?”十七说得极快,“如娘娘所说,宫中嫔妃这样多,娘娘这样默默无闻下去,来日忆云殿可是要易主了,娘娘说呢?”

和嫔定了定神,忽然一把把茶杯用力往桌上一放,把众人唬了一跳,纷纷跪在地上求她息怒。十七趁着那宫女也跪在地上之时,快步走到和嫔身边半俯着身子轻声道:“娘娘大可把我交由刘选侍发落,但娘娘聪慧,要不要得宠全在娘娘一念之间。”

和嫔斜看着十七,目光中夹杂着惊讶、难过和期盼,她侧过身走下高台淡淡道:“今日之事,一个都不许传出去。”

众人应声,随后都散开各自干活去了。十七看香儿吓得腿都软了,递手把她扶起来。香儿小心翼翼地往内堂瞧去,捂住心口道:“和嫔娘娘这是什么意思呢?”

“我今日这么张狂,她本可以罚我,但却不罚我,你说是什么意思?”十七跟香儿走出忆云殿,笑道,“刚刚才认识你,想不到这样投缘。”

“幸好,幸好。”香儿这才松了一口气,又道,“我也是想不通,刘选侍才是你的主子,怎么你倒愿意帮和嫔娘娘争宠都不帮着刘选侍呢?”

“我悄悄儿告诉你。”十七压低声音在香儿耳畔说,“刘选侍才是个选侍,要晋为嫔位要多长时间?得找个能依靠的人才行。”

“这不是背弃旧主么?”香儿眼睛睁大道。

“她从来都不是我的主子。”十七叹道,“我也是昨晚才跟她见上一面,怎么能说是我的主子呢?名义上的而已。”

“那你进宫干什么呀?多少人盼着出宫呢。”香儿道。

“这你就别管了。”十七机灵一笑,“为报答你在我饿极的时候给我吃果子,我得在出宫前帮你争取到能吃上肉才行啊!”

“出宫?我们得满二十五岁才能出宫呢!”香儿讶然,又笑起来,“什么要报答我的恩情,简直就是自己想吃上肉而已嘛。”

两人正说着笑,采翠突然出现在两人面前,朝十七一瞪眼道:“你到哪儿躲懒去了?不知道过些时候便是传晚膳的时分了吗?还不赶紧去御膳房看看?”

香儿赶在十七答话前道:“翠姑娘,十七对宫中规矩还不熟悉,她第一次传晚膳,我是否能带她去?”

“当然可以。”采翠客气道,头也不回地回出云轩。

“怎么同样是陪嫁丫鬟,她倨傲得像你的主子一般。”香儿道。

十七笑而不语,随着香儿满宫逛去。香儿又陆续说起两日后新小主便开始侍寝,从前和嫔刚侍寝时也曾意气风发过一段时日,很快便有了身孕,但小产后郁郁寡欢,也不争宠了。偏这个时候崔惠妃娘娘进了宫,侍寝后便晋了贵人,因着皇帝的宠爱,一直平步青云,才不到三年便晋了妃位。

“如果崔惠妃娘娘有了身孕,怕是要封贵妃了。”香儿想了想,“从前赵贵妃生了周王才晋了贵妃,杨贤妃娘娘生了晋王也只不过是妃位,崔惠妃这样简单就成了妃位,也怪不得六宫怨声载道,连皇后娘娘也极是头疼呢。”

十七本来对宫闱中事不感兴趣,但经过一宫苑时停住,这宫苑的宫门微开,里头满地镶嵌着金箔,“这是哪个妃子住的啊?”

“这里头是崇朝时珍贵妃所居的长乐宫,说是生下了二皇子后崇皇帝命人在长乐宫地面上铺满金箔,是极大的荣耀,只可惜现在长乐宫已经不再住人了。”香儿说完,十七已经一个转身闪了进去,香儿一惊,差点尖叫出来,“十七!十七快出来!”

十七一步一步踏在金箔上,因为入夜,金箔也带着一抹隐晦的光亮。她转头对香儿招手说道:“要不要进来?”

“我……我不敢……”香儿四周张望着,心惊胆跳地催促道,“你也真是大胆,被抓到了可是要杀头的,赶紧出来吧!”

十七嘿嘿一笑道:“不是还有你在这看着么?”

地面是金箔,楼阶上是珠玉,即使长乐宫久无人居住,却依旧焕发风姿。长乐宫的主殿是长寿殿,朱色宫墙金黄琉璃,壁上用雕着生动逼真的莲花,殿门皆用宝石串成的珠帘掩蔽,风吹过时发出阵阵悦耳的叮铃声。

突然一声刺耳的吱呀声响起,十七停住进入主殿的脚步,警惕地留意着主殿的动静。接连再一声吱呀,声音越来越近,十七摁下心绪,脑海里转过许多念头,终究还是撤了出去。

香儿远远的看见有人走来,焦急万分地喊着十七出来。十七出了长乐宫,旋身把宫门一掩,装作无事般挽过香儿的手平静地走着,只是香儿吓出了一声冷汗,一直举着袖子拭擦。

走过来的是位宫人,手里拿着火石在长街两边点灯。十七和香儿快快走过,不知不觉已经穿过了景运门。两人趁着天色还未完全暗下来,忙到御膳房取了晚膳急急回出云轩去。

回到出云轩,刘选侍正在用水浣手。两人把晚膳往桌上轻放,正想推出去,刘选侍便道:“十七留下,香儿出去吧。”

香儿看了一眼十七,恭敬地退了出去。

“十七似乎跟香儿很快便熟悉了。”刘选侍接过采翠手中的帕子拭手,和颜笑道,“香儿从前服侍和嫔娘娘,有没有跟你说些什么?”

“左不过是说宫里的规矩而已。”十七心知她想探口风,接着道,“刘选侍是不是有什么要我……奴婢去问的?”

“不必称我刘选侍,倒是生分了,跟着采翠称我小姐便好。”刘选侍看着桌子上的三道菜,却只有一样是荤腥,微微皱了皱眉,又笑着道,“十七饿了吧,来做我身边一起用膳吧。”

十七看了站着的采翠,又听刘选侍这般亲切的口气,疑道:“小姐不让采翠坐下一起用膳么?”

“你在你们府上是半个小姐,当然不能亏待了你。”刘选侍拉着十七坐下,又夹了一枚藕片放进十七碗中,“刘家是小家,我赏赐下人的银子多半是卫公子送来的银子,我自然是要对你好的。”

十七一想,听明白了刘选侍话中的话,只装作不知道一般说:“哪里哪里,小姐太客气了。”

“那我们大家都不必客气,起筷吧。”刘选侍笑道。

十七暗暗叹了口气,难怪卫九在自己来前说“刘选侍的为人尚不清楚,你在宫中多自保”,原来此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