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二皇争后:腹黑皇帝深深爱

第八章 对赌顼元

二皇争后:腹黑皇帝深深爱 一只女侠 3353 2017-04-28 12:02:19

  平静地过了两日,当晚便是由新小主开始侍奉的日子。这次进宫有四位新人,除了刘选侍,还有李选侍、胡选侍、罗选侍和孙淑女。彼此皆未碰面,但刘选侍暗中使了银子给公公,果不其然今晚第一个侍寝的便是刘选侍。

刘选侍用玫瑰水沐浴更衣后,由宫人送去皇帝的寝殿,除了冯姑姑随侍,还带着采翠去了。十七百般无聊地看着香儿擦着十数个瓷瓶,自顾自地哼着曲儿。

“你说今晚过后,刘选侍会不会晋为刘才人?”香儿道。

“不是说晋位是承宠后的规矩么?”十七侧躺在木栏上,随手摘了一棵狗尾巴草玩起来。

香儿摇摇头,“你看,冯姑姑这两日跟你说规矩时你又没仔细听着,晋位是承宠后皇上又看得上眼的小主得晋封的规矩。”

“我才懒得管。”十七一听到冯姑姑便叹道,“她说我毛毛躁躁的,不让我去御膳房了,只许我在百合宫活动,我都快愁死了。”

“愁什么?除了百合宫你还想到哪儿去?”香儿打趣道。

十七刚想答毓庆宫,想了想终是不说出来好,便道:“去御花园走走也是好的。”

“我看你就定下心来吧,御花园哪里是你去的地方呢?那是主子们才能去逛的地方。”

“只有主子能赏花,咱们不能赏?”十七翘起二郎腿,“这是什么规矩,宫中的规矩都太折磨人了。”

“你还说呢,之前你到和嫔娘娘那儿说的那一番话幸好没被翻出来,要不按规矩处置可是要仗毙的。”香儿瞥了十七一眼,“女儿家还跷二郎腿,被人看见可也得按规矩处置了。”

“规矩前规矩后,我听得都烦了。”十七不理香儿,转了身闭眼歇着。

香儿的活儿差不多都做完了,把瓷瓶放回原处后伸了懒腰道:“刘选侍今晚是不回来的了,不如我们早些睡吧。”

“天才刚暗下来不到一个时辰呢,就早早说要睡了,我可不理你。”十七嘟嚷道。

香儿正欲再说,突然小力子急急跑来,上接不接下气地喘着粗气。十七和香儿面面相觑,香儿先开口问道:“你是怎么了,有话好好说。”

“出事了……出事了!”小力子指着一个方向急道,“小主要被送回来了!”

“不是说要侍寝吗?怎地现在就送回来了呢?”香儿也随着着急道。

“小主刚被送到乾清宫,皇上身边的邵公公便禀报说到瑶华宫送甜汤时发现崔惠妃娘娘不在,命人找遍了后宫都找不到……皇上可是气极了,说是要亲自去找呢!”小力子一拍手沮丧道,“皇上似乎迁怒了刘选侍,说刘选侍一来,崔惠妃娘娘便不见了,生了脾气把刘选侍赶出了乾清宫!”

“那刘选侍是争宠无望了,凡是扯上了崔惠妃娘娘之事的嫔妃,最后都不招皇上待见了啊。”香儿黯然道。

小力子看十七懒洋洋地躺在木栏上疑道:“十七,你家小姐不得宠了,你怎么也不说半句话?”

十七不紧不慢道:“不急,只要皇上不是封宫,都不急。”

一阵脚步匆匆的声音传来,两盏灯笼出现在出云轩前方不过十数米,映照着来人淡漠的脸庞。小力子带着十七和香儿慌忙跪下摁住惊讶道:“邵公公怎么来了?”

“本公公是来传旨的。”邵公公居高临下地看了三人一眼,拉开圣旨尖声道:“选侍刘氏,逢天象不吉大是不祥,自今日起禁足出云轩,只留一人伺候,其余奴才婢女皆分配到浣衣局,钦此。”

小力子几乎是拉住邵公公的衣摆,哀求道:“求邵公公放过我吧,我只想留在和嫔娘娘身边伺候着……”

“你算什么身份?贤妃娘娘开口了,除了冯姑姑能回到贤妃娘娘身边伺候外,其余人等一律道浣衣局去。”邵公公用力抽出衣摆,正转身欲走,和嫔娘娘却迎面而来。

“和嫔娘娘安好。”邵公公立刻行礼道。

和嫔笑着让他起来,“公公刚才说的旨意,本宫略听得一二,如此,本宫也想要一个小丫头,不知公公能否先去回了皇上,本宫随后便道乾清宫。”

邵公公牵强一笑道:“怕是娘娘此刻也不必到乾清宫了,皇上已经吩咐了今晚不见嫔妃。至于娘娘想要个宫女是可以的,不过奴才想着娘娘应当先回过了皇后娘娘,奴才才好安排啊。”

“公公说得有理,本宫就不打扰公公做旁的差事了。”和嫔含笑道。

“娘娘体恤。”邵公公再次行礼,领着随他前来的其他内监一同退了下去。

和嫔朝三人走来,支开了众人,只留下十七和香儿,淡淡道:“十七,你家小姐被禁足,你怎么想?”

“出师不利。”十七干脆道。

“不止如此,这事也说明‘沉静’才是宫里生存之道。”和嫔摆了摆手,“你们起来吧。”

两人这才站起。和嫔缓缓端坐在木栏上,“刘选侍禁足,你们被分到浣衣局,可是难为你们了。”

香儿低头道:“娘娘这么说可是折煞奴婢了。”

和嫔抬眼看着十七问:“那你的心思呢?还像之前那样么?”

“祸福轮流转,和嫔娘娘依旧喜欢取中庸之道,默默无闻而且安静地呆在宫中,以为避开世事便可以平安度日。”十七说话锋利,“正如刚才娘娘向邵公公说要一个丫鬟,若换了贤妃娘娘要人,便不必再回皇后娘娘,再要是崔惠妃娘娘要人,根本连皇上也不必回。而和嫔娘娘要人,却要回过皇后,虽然是规矩,但终究差了许多。和嫔娘娘无法像崔惠妃娘娘一般得宠,为何还不能像贤妃娘娘一般拥有子嗣使得地位稳固呢?”

和嫔听得子嗣时嚯地站起,神情一紧道:“你可知在本宫宫中从来没有宫人敢提子嗣二字?”

“可如今我提了。”十七道,“若和嫔娘娘信我,我能让和嫔娘娘如贤妃娘娘一般,拥有稳固的地位。”

“你可是越来越大胆了。”和嫔竭力克制住气焰,转脸对香儿道,“香儿,你是从前服侍本宫的人,如今继续留在百合宫也罢……其他人,便到浣衣局去吧!”

在和嫔离去后一刻钟,刘选侍便哭哭啼啼地回到了出云轩。此时香儿正陪着十七在宫女房中收拾着东西,香儿怕十七心绪不好,不敢开口安慰,但十七像是没事人一般利落地收拾好东西,随后仰脸一笑道:“我收拾好东西了,现在就要到浣衣局去吗?”

香儿拉过十七的手,似要落泪般道:“你的手这么滑,可下次再见时可要变粗糙了。”

“到哪儿都不是事儿,你忘了么,我是要出宫的人。”十七反过来安慰香儿道,“只是我食言了,本来信誓旦旦要你过上能吃肉的日子,一时间做不到了。”

“我倒是习惯了没肉吃的日子,只是你嘴馋,浣衣局虽然在御膳房后,但你不能去偷吃啊!”香儿很是舍不得,反复说了许多规矩,听得十七连连捂住香儿的嘴巴。

浣衣局在御膳房后,也就是说离毓庆宫更近了。十七打定了主意,三言两语打发了香儿,便随着派来的内监到浣衣局去。浣衣局的宫人很多,连宫女的房间也占了一个宫苑。十七被分到了跟年轻的宫女居住,她们都穿着粗布装束,冷冷地看十七进来,又翻了身睡去。

十七不惯这地气湿冷的地方,愣是眼巴巴地等天亮,然而细细想了想,此地不宜久留,得想个法子出宫。可话说回来,入宫取信只不过是赌朱顼元回宫罢了,若他还在外并未回宫呢?

唯一验证的办法现在只有一个了。十七蹑手蹑脚地在每个宫女的脸上都戳了戳,确定她们全都熟睡时悄悄地出去,随手掩上了门。她穿过庭院,快步走到开阔的地面上,那儿挂着各式各样的衣衫,被晚风吹得飘扬而起。十七在一片衣服里寻找太子的赤色金织蟠龙袍,宫里这样多衣服把十七的眼睛都看花了,她揉了揉眼睛靠在木架边坐下。

正休息着,身后似乎传来一阵细碎的动静,十七正想回头看——一只手便从后面捂住了她的眼睛!

“我不是故意偷走出来的……只是人有三急,却找不到去茅房的路了……”双方僵持之下,十七只得压住心惊慢吞吞说道。

那人的手微微一颤,突然一笑道:“怪不得你身上的味道这么熟悉,原来是故人。”

电光火石间,十七明白过来,一个反身正想看他的脸却发现两人竟然靠得这样近,他的双眸就在自己面前,高挺的鼻子抵住自己的鼻梁,乍然间十七一把推开了他道:“朱顼元!”

“嗬?知道我姓朱,那就意味着知道我是太子了?”顼元两指托起她的下颚,眉毛一挑,“既然在宫中,莫非是想取回信?什么信要你冒着砍头的危险来宫中取回?看来不简单啊。”

十七躲避他的目光,向后挪了两步后一个机灵站起,拍拍衣裳上的灰尘,看他一身宫外长袍便知他刚刚才回来,于是沉默着并不答话。顼元收起顽劣,扯过后两排架子上的赤色金织蟠龙袍往身上披去,系好了扣子。

“看你一身粗布衣,是浣衣局的宫装。”顼元又陆续摘下玉腰带绑好,取过翼善冠戴在头上,正了正衣装后又问,“你是怎么进来的?”

十七打了个哈欠往回走道:“奴婢困了,得回房休息了。”

顼元伸手搭在她的肩上道:“现在我为刀俎,你为鱼肉,你不怕?”

“我可是怕极了。”十七侧过头轻笑,“你刚才没发现么?我连正眼看你都不敢,我躲着你呢,谁说我不怕呢?”

“你胆子大。”顼元放手,似笑非笑道,“很好,你便陪本太子玩一回吧,若是你取回信,本太子无条件放你走,若是你取不回,那你得告诉我关于信上所有的事,一个月为期。看是你赢还是本太子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