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二皇争后:腹黑皇帝深深爱

第二十一章 中秋宴(危机)

二皇争后:腹黑皇帝深深爱 一只女侠 2009 2017-05-03 11:02:06

  桑儿赤说得响亮,整个太和殿都能听见。十七心里咯噔一下似要停止跳动,沙哈拉国君桑儿赤竟然开口让自己嫁与他!若是皇上回绝亦有余地可讲,倘若自己回绝则是一罪了!

“国君很喜欢这婢女么?”皇上复又坐在龙椅上,高高在上地看着桑儿赤轻描淡写道。

桑儿赤眉眼间尽是玩意道:“孤喜欢得很,非得娶回沙哈拉去。若皇上肯让她随孤走,孤愿百年之内不与朱朝起任何争端。”

百年之内不与朱朝起任何争端!这是如何了得的交换啊!十七看桑儿赤欲伸手抱起自己,便旋身躲开离开几丈远,带着几分狠意直视他。

“有意思!”桑儿赤大笑着朝自己走来,几乎逼得自己躲无可躲。

十七伸手截停他,转脸求皇上道:“皇上!奴婢不愿意嫁与沙哈拉国君!皇上是明君,性情中人,怎能漠视一人意愿强迫她去做不愿意的事情呢!”

“性情中人?”桑儿赤摆首耻笑道,“隆武皇帝有多狠,经历过崇朱之战的人怎会不知!你公然讽刺皇帝,还望他帮你么?”

十七扑通一声跪下,看着高处的皇上哀求道:“奴婢并无此意,沙哈拉国君才是公然讽刺!奴婢知以一低贱侍婢换取一国安定非常划算,但是皇上若真的这样做了,必然会被后世议论当今的隆武皇帝只能靠女子才能让国家安定!朱朝的锦绣江山,是皇上一兵一卒打下来的,而不是以女子换取而来的!”

“伶牙俐齿!孤实在太中意了!”桑儿赤放肆道,“无论是一兵一卒打下的江山还是用女子换来的江山,只要皇帝之位还是隆武皇帝,他便不在乎用何种方式得来江山!你说这样多,无非不想跟孤去沙哈拉罢了,现在孤让你选!”他转身从乞一手中夺过剑,一把横在十七脖子上大喝道,“一是随孤走,二是死在太和殿上,你是聪明人,自然知道如何选择!”

皇上勃然变色,大发雷霆道:“你身为国君,敢在别国放肆!”

时间瞬间静止,面对桑儿赤的威逼,除了皇上为挽回颜面怒斥一句外,众人半是看好戏半是惊得不敢多言,再无人为十七站出来。眼角余光看向奉华,他一手摁住欲把剑上前的卫九,只是忍住怒不可遏的气焰,再也没有多余的举动。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前有春秋,后有自己,早已知道结局,却还是存着一点希望在他身上。如今剑刃架在自己前,他依旧不会,不会向自己伸出手。

“哈哈哈……”十七仰天大笑,笑自己命途多舛,也笑自己痴心错付,终于笑容渐渐低沉下去,拉成一声长长的哀叹,“罢了,罢了,我便随……”

“随什么随!”不远处的顼元拍案而起,阔步走来对桑儿赤怒目而视,“她不会随你回去沙哈拉,但若你敢伤她——”

“孤为何不敢伤她?”桑儿赤冷眼看着顼元,手腕一转要刎十七,顼元立即徒手死死握住刀刃,鲜红的血滴顺着剑身滴在十七的衣衫上,像一朵朵张牙舞爪的红花。

十七惊愕,反应过来便用力推开桑儿赤,迅速撕下纱衣一角捂住顼元流着血的伤口嚷道:“你是疯了吗!”

“若是让你走,我才是真正疯了。”顼元淡然一笑,把十七护到自己身后,转首对惊得木然的皇上恭谨道,“正如父皇与各位所见,我与她,情难绝。我不会让她到沙哈拉去,还望父皇亲口回绝沙哈拉国君。”

“原来太子才是性情中人。”桑儿赤不等皇上开口,把剑往乞一一抛自顾自道,“比起龙椅上那人,太子更适合拥有这锦绣江山。孤欣赏太子的为人处世,美人犹如画中娇,非君子不可得,今日孤便敬酒三杯,一是罚孤误伤太子,二是为表赞赏之意,三是祝你们二人……”他有意无意地看向奉华处,嘴边一勾,“比翼双飞。”

事出突然,又归于尘埃落定。桑儿赤同饮三杯后,钦天监的正使也到了,面对皇上的疑问皆是面面俱到地回答,连带着皇后也帮腔,刘选侍终于解了禁足。

此事一了,宫中诸人便随着皇帝到地坛拜月。顼元负伤,便由小路子陪着去太医院。十七仿佛还未从刚才的事情中抽离,惊魂未定地独自走在宫道中,欲到舞班更衣房换回衣衫。

月亮圆了,宫道的灯灭了好些亦不够月光明亮。她倚着朱墙慢慢走着,整个人都没有了力气。

忽然左手被紧紧握住,他道:“随我回去。”

还是那牡丹香,她屏住呼吸压抑着。他却握得更用力,强硬道:“随我回去!”

“一场寂寞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十七任由他握住自己的手,但也没有转过身去看着他,“奉华,缘尽了,我也清醒了。”

奉华喉中似有一丝沙哑,极力柔缓道:“他不敢杀你,他只是用你要挟我而已。好了,一切等回去再细细说与你听,现下跟我回去好不好?”

“他若真杀我了呢?”十七黯然轻笑反问。

“不出一年,我必让桑儿赤亡国。”他靠近十七,绕在她面前细看着她,“马车已在宫门前准备好了,别闹了可好?”

“我没闹,在这十五年里,今日我最清醒。”十七抬眸,奈何他再如何深情款款,她亦心凉到此了。她举手欲往他脸上扇去,却转而往自己脸上甩了一耳光,啪一声脆响,“你今日所作所为,比这耳光更疼,疼进我的心里!我不会随你走,即便我要死在宫里,荒野里,沙漠里,我也不愿在你身边呆上一个瞬间!我与你……已经无话可说。”

十七在他身边决断地走过,他亦放开了十七的手。她不再回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亦不再在乎他会不会看着自己离去。风起明月下,她与奉华的情分,终是被风吹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