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女尊王朝 王妃上任:两世相牵?

赏花会再遇野鸳鸯2

王妃上任:两世相牵? SAKURAsmile 1139 2017-04-23 20:28:54

  戈天逸看花了眼,后宫三千,无一人可与她相比,兴许是被人盯着不舒服,北凰睁开了眼,却瞥见一个陌生男子正撑着下巴,坐在一处椅子上,心不跳脸不红的,直勾勾地看着......

北凰连忙双手环胸,“你,你你,色......唔”北凰刚想大叫,不料还没说完,嘴就被堵住了,北凰用手推搡着戈天逸,无耐力气过小,哪怕她有通天的本事,也是逃不了咸猪手一难了,北凰的眼眸一沉,一股血腥味散开。

戈天逸脸色一暗,松开了北凰,有意思,居然有女人敢咬他。

“笨女人,你真是王爷的女儿?”戈天逸看着她,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

“放肆,是本郡主如假包换!你?是哪来的野小子?”北凰抬起头与他对目,看清来人,不由得一惊,这,这野小子未免生得太好看了吧。

“哈,野小子?朕不妨告诉你何谓真正的野小子?”戈天逸邪魅一笑。

呃呃,等等,朕?莫非?

我累个去,虽说雀姯早就说了这次的赏花大会,对外说是赏花,实则是公布北家郡主北凰和皇上的联婚。

“皇,皇上?”北凰有些惊讶,猛地从浴盆中站起,“你......”

北凰的动作让他猝不及防,瞬间某某人就想歪了,没等戈天逸开口,北凰大叫一声,纤手拿起一旁的绸衣,向戈天逸脸上砸去,戈天逸倒也没躲开,硬生生接了一机。

将绸衣拿下时,盆中的人儿已不见,再一看,帘后的身影晃动,嘴里还碎道着什么,“啊.....我的清白啊......”北凰换好衣服,发现戈天逸已经慢悠悠的走出房间,想到之前的事,脸不禁一红。

戈天逸“探班”回来,看见等候多时的德公公托着牌底进来了,“皇上今日翻谁的牌啊?”

戈天逸朝他摆摆手,示意让他退下,“那个什么北凰,朕到蛮有意思的,你与北家的人说,今天的赏花大会,朕且去罢。”

德公公自然知道去罢是什么意思,代表北凰丫头即将成为皇后了,一想到未来的皇后及将要诞下一名小皇子小公主什么的,德公公就窃喜。

“凰儿,让本王看看你。”一道男音传来。

来人正是北凰的爹爹,“阿玛——”北凰学着生前北凰的口气道。

“恩,凰儿,可是见过皇上了?”北單含笑。

不知为何,一想到戈天逸,她的脸就会变红。

看到北凰这副模样,北單心中落实了什么,笑得更不怀好意,北凰当然知晓他在笑什么,心中更是波澜壮阔。

“凰儿啊,皇上召集我,是让你提早进宫呢。”

什么!提早进宫?“阿玛,您别开玩笑了,这这......”北凰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好了,凰儿,皇上让你现在就去。”

心里有一千个一百万个不愿意,北凰还是上了车,过了一会,一个女声响起,“郡主,我们到了。”

宫女拉起帘子,扶北凰下来,北凰本来就生的一张好脸,如今一经打扮,更是倾城倾国。

宫女领着北凰径直走向寝殿,到了门口,宫女退下,未说任何话。

北凰心知肚明,咽了口气,款款走去,戈天逸坐在寝殿里的案前闭目,待她一进来,便睁开眼睛,起身向她走来,北凰更是看呆了,上次一见,只是草率一看,如今细看,不禁暗赞,怎么可以这么好看?

“你看朕,要看到何时?”

SAKURAsmile

北 凰:皇上—— 戈天逸:主动献殷,非奸即盗! 北 凰:矮油,干嘛这么紧张嘛,臣妾不过想开了罢了。 戈天逸:如此,你想做甚? 北 凰: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皇上觉得可以做什么? 戈天逸:既然如此,朕便从了你...... 北 凰:等下,我有要求! 戈天逸:说! 北 凰:颜兮大大的文文没人收藏,老伤心了,您看...... 戈天逸:准!当然准!现在,我们是不是该做正事了?(邪恶脸) 次日。某人拖着酸疼的身子起了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