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离人心上秋

第三章 庭院深深深几许

离人心上秋 陌蘩 3341 2017-04-28 10:16:19

  庄易成躺在沙发里,眼睛盯着电视,目光却似穿透了荧幕,淡淡的蒙上了一层薄雾,俊美的脸颊平静的像夏日傍晚里无风的湖面,忧郁而深远。微皱着的眉头似乎有着什么难解的心事。很多人都说他是幸运的,富足的家庭环境使他有着比别人优越的生活条件,同时也让他失去了本应该七彩的童年,他是父母唯一的儿子,所以有着更高标准的期盼,钢琴,书法,绘画,英语,父母几乎希望他在各个领域里都取得非凡的成绩,而最后的结果是一无所获,只是在二十一岁的时候领到了一个普通大学的毕业证而已,之后两年里便一直无所事事,庄易成有着比自己同龄的人更为敏感的内心,他甚至在很小的时候就感觉出了母亲的不快乐,而且他知道应该是因为父亲。然而他却始终沉默着,不愿对任何人敞开自己的内心,他不快乐,所以他的脸上少有笑容,久而久之人们几乎都认为他不会笑了。袁韵楠的出现使庄易成内心和感官出现了极大的波动,对方的绝美和灵动像给他干涩的心注入了一眼清泉,他开始不由自主的关心这个女孩,二十多年以来他从没给过任何喜欢自己的女孩子机会,从不会单独和哪个女生相处,而袁韵楠却是个意外,他竟愿意心甘情愿被对方差遣毫无怨言,尽管他还是不能忍受女孩的贪婪和虚荣,也绝不会和这样的女生交往,何况他的婚姻在五年前就已有了着落,是和父亲有商业来往的张震庭的女儿张月,目前对方在英国留学还有半年就会回国,之后就会和庄易成举行婚礼。典型的利益婚姻,但却无法选择,或者没有爱情的婚姻反而会更容易幸福。

城市里夜晚的天空已很难见到繁星闪耀的风景,现代化建设的沸腾合上了人与自然之间的大门,天真的星星被惊吓般藏了起来,于是有人得意有人神伤第二天的下午,在离家不远的咖啡厅里袁韵楠见到了表姐口中所说的大老板,对方手捧一束百合花,出现在她的面前,白色的丝质长衫,一条黑白格相间的长裤,披肩长发优雅的系在身后,袁韵楠目眩。“你好,袁小姐,我叫楚雅枫,二十七岁,未婚,男性”对方优雅的介绍自己,并且有意加重了最后男性两个字的声调,语气中间或有些戏虐,因为吃惊袁韵楠竟似乎不曾察觉,“你,你是……你怎么会找到我的,”袁韵楠结巴。“这花送您,我可以坐下吗?”对方依旧温文尔雅那目光像夏日里雨水过后升腾起的水雾在袁韵楠的眼神里轻轻拂过。“谢谢,请坐吧”袁韵楠试着让自己平静。“很早就听沈木提起过您,昨日一见,果然惊世骇俗。”对方说话的声频和语气像是上个世纪的人。听他说话就像是坐在法国古堡的壁炉旁听高雅醉人的钢琴曲,品香浓的红酒,远不是现实中的人。“沈木告诉你我表姐电话的”袁韵楠问“是”简单的回答让谈话出现了半个节拍的空隙,“你想和我交往”袁韵楠竟低着头不敢看对方,这似乎是从没有过的,“是”,像冬天里的刺骨的风,袁韵楠竟打了一个冷颤,缓缓的抬眼望去“为什么?仅仅是我漂亮吗?”“感觉”“什么感觉?”“想拥有你的感觉”语气仍是那么不真实,袁韵楠听来像是幼儿园的老师在讲童话故事哄小朋友睡觉,“你条件这么好,应该有过很多女朋友吧,怎么会选到我”“有过,很多,至于你,是命中注定的吧”袁韵楠几乎喷饭,现在的时代怎么会有注定,如此老套的台词,似乎和眼前这个男人格格不入,但她很快就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最近的一个是什么时候分手的,因为什么分手的?”“昨天分手的,因为你”又是一个几乎让袁韵楠雷倒的回答“我?你还真是个恋爱高手”男人似乎看出了她的不以为然,不由得嘴角上扬,“你认为我在骗你吗?我可以现在就打电话给她,”楚雅枫说着竟真的拿出了手机。袁韵楠不屑的看着对方,并没有要阻拦的意思,因为她并不相信面前这个男人说的话,电话通了,楚雅枫没有说话而是直接把电话递给了袁韵楠“喂,雅枫,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为什么昨天突然之间就要分手,你是不是有了别的女人”一个女人哭哭啼啼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袁韵楠慌忙挂了电话,电话再次响起,楚雅枫没有接,而是直接关了手机。“你可真够绝情的,说分手就分手”,楚雅枫看着袁韵楠,嘴角微微绽开一丝笑容说“我们彼此彼此罢了”袁韵楠想起了沈木,没有说话。“我想长时间的拥有你”男人依旧浅笑。但依旧不真实。“不可能,也许我明天就会厌倦你。”袁韵楠的眼神里透出一抹得意。楚雅枫察觉到了对方的表情“你好像很得意,应该没有被男人拒绝过吧”“嗯……有过,不过那不算什么拒绝啦”袁韵楠不由对庄易成产生了一股恨意,如果没有他会更完美。“是吗?那对方是男人吗?”楚雅枫开玩笑的说。“我也这么怀疑”袁韵楠想起庄易成脱衣服的情景不由间红了面颊。“我想长时间拥有你,也就是说我想娶你”袁韵楠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快向自己求婚,有些不知所措。“我是认真的,求婚戒指我已经买好了,我知道对你来说很突然,但我还是诚心的希望你能考虑一下,我想我能给你想要的幸福”“我们认识还不到一天,你就要娶我,太不合逻辑了,太不靠谱了”袁韵楠一口气喝掉了杯里的咖啡,努力掩盖自己的不安,她再次细细打量面前的这个男人,一张精致的几近完美的脸,有男人的坚毅也有女人的秀美,这是她有史以来交往过的对象中唯一让她心跳加快的男人,以往也有些容貌出纵的却仍不及面前这个男人的三分之一,而且风度气质更是差了太远。‘还会有比他更好的吗?’袁韵楠痴想。“不会了,我比任何人更能给你幸福”‘糟了,他竟然知道自己想什么,难道他有特异功能’袁韵楠心中暗想。“不用诧异,是你的眼神泄露了你的心事”“你凭什么说可以给我幸福?”“你最想要什么?地位,金钱,名誉,我都可以给你,我们家还有一些投资,让你过富足的生活还是没有问题的,而且你不用在勉为其难的纯粹为了钱去应付那些你并没有好感的男生,我想面对我要比面对他们容易一些。”男人像是在说着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可眉眼之间还是嵌着淡淡的笑意,那浅笑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你家很有钱吗?”“嗯”“很有地位?”“一点点”“那就更不可能了,你的家人怎么会同意你娶一个平常人家的女儿”“我家只有我一个人”楚雅枫的嘴角细细的抽搐,像是吃到了一颗发霉的花生。袁韵楠好奇的看着对方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追问下去。男人再次看透了她的心思。停顿了些许继续说“我的父母在两年前双双出车祸去世了,留给我的除了可观的保险赔偿金,还有巨额的遗产,当然受益人不只我一个,我还有个姑姑,虽没有血缘关系但仍算是亲人,她经常呆在外地,她也分有一定份额,我想你见到她会认得她的,因为她是个演员”“演员,你们家里竟有人是演员,你们家简直太神秘了,可是你姑姑会同意吗?”袁韵楠一会儿兴奋一会儿担心的表情像冬天里纯净洁白的雪花融在了楚雅枫炙热的心底,“我和我的姑姑并不熟,我父母亲在世时来往就很少,所以,我想她不会干涉我。”“不熟?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你还真会故作神秘,”此时的袁韵楠也自然了很多。“没有什么神秘的,我的父亲和姑姑都是爷爷收养的,爷爷终身未娶”对方表现得很诚恳。“所以你是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啰”袁韵楠搞怪的说。“嗯,名副其实”“那我可真要好好考虑一下了,就算是你哪天不要我了,我还可以分到一笔可观的赡养费,听起来不错哦”袁韵楠诡异的笑着。“你以为这样就算成熟了吗?哪个成熟的女人会在结婚前告诉未婚夫离婚后的计划,我一直以为,一个以容貌赚取金钱的女子城府一定很深,可昨天见你却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女生,还有,你为什么就断定是我不要你,难道不会是你不要我吗?”“当然不会,我有两个一直未变的原则,第一,永远不可以爱上男人,第二,结婚后不可以轻言离婚。”“为什么?”“理由只有一个,不想受伤,”楚雅枫的眼眶竟有些湿润“我不会不要你的,除非你离开我”“你在发誓吗?”袁韵楠机智的抓住机会“我发誓”楚雅枫认真的回答。袁韵楠在得意之余突然觉得哪里不对,怎么好像自己在冥冥之中已经答应了对方的求婚似的,这也太简单了吧,“等等,你真狡猾,你在往沟里带我是吗?”袁韵楠恍然大悟一般。“什么沟里?这么难听,是幸福的如蜜般的生活里。”“不行,不行我可是还没有答应呢,我还要再考虑。”袁韵楠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脸涨得通红。楚雅枫竟情不自禁地去触摸她的脸颊,纤细的手指伴着柔和的温度在袁韵楠的皮肤上轻轻滑过,这哪里是男人的手指,比女人的还要美上几分,这哪里是男人的温柔,比拂晓的晨露还要柔情万种。袁韵楠竟呆了,安静的坐在那里任凭他的手指在自己的脸颊划过却无力阻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