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离人心上秋

第四章 暂满还亏 待得团圆是几时?

离人心上秋 陌蘩 3087 2017-04-28 10:39:20

  袁韵楠失眠了,那个柔美不似今生的男人让她心慌意乱,他的那个闪电般的求婚更让她难以招架,她没有把楚雅枫向自己求婚的事告诉表姐,想想也知道从对方的嘴里会蹦出怎么样的话语,‘她们应该恨不得把我分成无数份,卖上无数次吧’袁韵楠心想,可是无论从哪个方面说楚雅枫都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袁韵楠的心里有涌起一份得意。‘可是他既然条件这么好,怎么会看上我的呢?难道我真是美得迷了他的心窍’袁韵楠胡乱的想,‘不行,单凭对方一面之词,怎么就可以相信他是有钱有地位的人,怎么就能断定可以给自己想要的生活’袁韵楠还是决定调查一下。你看,当婚姻都和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了,那么什么都变得不那么自然了,袁韵楠是理智的,现实的,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每次遇到棘手的问题,她想到的第一个人自然是庄易成,她约对方晚餐后在时代广场见面。

袁韵楠到时,庄易成已经等那里了,他就是那么与众不同,似乎连呼吸的气场都与别人不同,以至于在密集的人群里总能一眼就找到他,即便只是个背影。袁韵楠走近庄易成,从身后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嗨,我来了,”庄易成没有回转身,只是淡淡的问“什么事?”“怎么了?我没惹你吧?”袁韵楠不知道自己又做了什么让对方生气的事情,这一段时间以来,庄易成的情绪总是捉摸不定。“没什么,找我来什么事?”对方终于转回身看着袁韵楠问“我想让你帮我打听一个人,他叫楚雅枫,”袁韵楠故作神秘的说。庄易成的目光里闪出一道冷冷的光“为什么?”声音像匕首般在空灵的夜空划过,袁韵楠竟在炎炎夏季感到了一阵扑面而来的凉意。“你怎么啦,语气不对?”庄易成仍是锐利的望着她“说,为什么要了解那个男人的事?你从来没有打听过别的交往对象的信息,告诉我你想知道什么?”庄易成的表情冰冷,浓密如剑的眉毛再一次微微皱起,像是在痛苦的压抑着某种情愫,“他向我求婚了,”袁韵楠在对方几近愤怒的目光下竟有些胆怯。“你怎么说?”“我说考虑一下,”“你会考虑?考虑对方有多少钱财,多少地位,多少权势,于是跑来向我打探消息,是吗?”庄易成挑衅般的口吻终于激怒了袁韵楠,她第一次在庄易成的面前爆发了“是的,我是喜欢钱,喜欢权力,喜欢地位,爱慕虚荣,那又怎样,我即便统统承认那又怎样?至少我还敢诚实,你是富家少爷,我是穷人家的女儿,生活环境不同,使我们对事物有着不一样的理解,难道你的生活方式就是对的吗?如果你不想与我交朋友,大可不必拐弯抹角,即便我什么都没有,我还有自尊。”袁韵楠说完就欲转身离去,庄易成从未见过对方发这样大的脾气,慌乱中竟有一丝满足,会生气至少证明还在乎。而她的父母亲虽从未吵过架,彼此间却陌生的可怕。庄易成拽住了袁韵楠的胳膊,“等等,我又没说不帮你,楚雅枫,二十七岁,未婚,他的父亲楚池曾是知名导演,母亲许梦曾是一名演员,结婚后息影,在两年前他的父母双双死于车祸,还有一个姑姑楚非也是演员常奔波于各地拍戏,他们家在国内很多地方都有一些产业,主要以实业为主楚雅枫在父亲去世后把外地的一些产业或租或卖或联营大都交给别人去打理了,而现在他的精力主要集中在父亲创办的‘楚梦演艺公司’上,曾在半年前推出了周晓,恬雨,等等年轻的歌手,现在的家资应该有数十亿了。”“数十亿?天哪?比他告诉我的更让我难以相信,他的父亲竟然是大导演楚池,天哪,太难以置信了,一个亿万富翁竟然会向我求婚,他的脑子进水了吧?”袁韵楠由于过于兴奋,呼吸都有些紧张了。“你会答应的对吗?”庄易成的声音有些颤抖,而已完全沉浸在激动中的袁韵楠并没有丝毫察觉。庄易成竟莫名的羡慕起楚雅枫没有父母亲来,因为对方可以自由选择自己喜欢的人,然而即便是没有父母的阻拦自己真的会娶靠出卖色相的袁韵楠吗?答案是否定的。奇怪,在没有成为别人的时候,总可以认为是自己拥有的,即使只是意念,仍可告诉自己本不想只是保有但是的可能,而现在事实在猝不及防中悄然渗入,还来不及准备,虚无下坠。“我当然会答应,这是多少女生所羡慕的,我会让她们拼命地嫉妒,天哪,我很快就是亿万富翁的太太了,我妈知道一定会晕过去的,”袁韵楠毫不掩饰自己的贪慕虚荣,庄易成也许正是被对方的这种毫不掩饰的真实所吸引吧,所以才会每天跟在对方身后保护她,在她去见交往对象是在暗中保她周全。所以广元超市门口的英雄救美,遇到醉酒男子时的及时出现,包括知道陈凯的工作单位,包括调查昨天与袁韵楠见面的秀美男子,都不是偶然的,他一直默默地陪在自己喜欢的女孩身边,默默地帮她扫清路障,其实陈凯在之后为了钱又到袁韵楠的住所找过她,而恰巧遇到庄易成,是庄易成替袁韵楠退钱给了对方,才使对方不再继续纠缠。然而这一切他并不想让袁韵楠知道,他不想让她知道他喜欢她。别扭的矫情,但是却很珍贵。而此刻,看着面前已高兴得完全失态的女孩,他的心在涩涩的绞痛。

袁韵楠已经完全被突如其来的幸运给征服了,枯燥灰暗的世界里突然之间满目樱花,这是她期待已久的命运,一个王子般的人物突然出现在她的世界里,使她一夜之间幻化成无数目光下,被人羡慕的公主,即便收获的只有嫉妒,她也会欣然接受,因为这可以成就她的满足感。袁韵楠竟从未曾想过,自己是否真的可以适应即将要面对的那个世界。她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表姐,告诉了父母,她们甚至比袁韵楠还要兴奋,恨不得明天就把她嫁出去。

袁韵楠答应了楚雅枫的求婚,楚雅枫的脸上并没有出现袁韵楠预期的惊喜,好像一切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他们把婚期定在了两个月之后,到那时正值初秋,大自然里会溢满收获得喜悦。算是突然吗?袁韵楠宁可定义为奇迹,奇迹不是随时可能发生的,于是紧紧握住,只希望自己的臂膀有足够的力量。

在袁韵楠的婚讯传出后,她必须要面对一个很尴尬的问题,就是那些已交过钱,还没有同自己交往过的男性,该要怎么处理。还好,她要嫁的是一个亿万富翁,但凡可以用钱解决的问题,对楚雅枫来说就不是问题。

静夜,楚雅枫别墅的书房里,气氛在压低的语调里变得诡异。“我的父母是正常的车祸死亡吗?”楚雅枫背对着身后的男子说。“是的,当时汽车在高速行驶的情况下,坠下山坡的,少爷和太太全部遇难。”中年男子谦恭的回答。“没有调查事故原因吗?”楚雅枫回转身,目光里有意思冷厉。“交警调查过,车身已经严重毁坏变形,交通部门的记载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纯属意外。”“这些我已经知道,我想知道的是我的父亲在下坡的路面上怎么会高速驾驶,”楚雅枫的语气里有不满。“小少爷,这个我们真的无能为力,”中年男人不卑不亢,仍旧谦恭的回答。站在楚雅枫对面的男人大概在五十岁左右的样子,一直是楚家的管家。“周叔叔,你从爷爷那时就在这里做事,你是伴着我父亲长大的,我父亲是一个多么谨慎的人,他怎么会那么不小心,还有为什么在我还没有回来时就焚烧了车子”“车子在发生车祸时已经严重变形焚毁,交通部门也都进行了现场勘验。交通部门鉴定结果出来后,小姐也觉得没有必要再保留一辆报废的车子了。”“周叔叔,我让你调查那个导演你调查的怎么样?”“对方没有任何异常,和你姑姑的关系还同往常一样,”“出事时他没有随我姑姑一起回来吗?”“没有,出事后一直是小姐一个人在料理这件事,少爷你怎么了,怎么又突然想起问这些?”“没什么,周叔叔,姑姑和我的父亲从小感情好吗?”“小少爷,虽然你父亲和你姑姑都是你爷爷收养的,但是他们的感情一直都很好,你姑姑小时候和你父亲也是很亲近的。”“可是,周叔叔我有预感,我父母的死没有那么简单。”楚雅枫固执的说。站在他身边的中年男人身材高大,皮肤褐棕,脸上虽没有任何表情,但仍能看出年轻时应该十分俊朗,“小少爷,这只是你的猜测,不要让假想的事情,去左右你的判断。我先出去了。”男人说完走出了书房。

楚雅枫静默的看着窗外的乌云,好像已经有雨点滴落。世事无常,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再回来时竟然已与父母阴阳两隔。直觉告诉他一切不会只是车祸那么简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