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离人心上秋

第七章 红帐引得风柳月

离人心上秋 陌蘩 5850 2017-05-09 18:36:15

  婚宴结束后,袁韵楠的父母被楚雅枫安排在了宾馆,袁韵楠此时已换上了楚雅枫为她定做的一件粉红色的旗袍,肩膀处有一朵手工绣制的粉白色的玫瑰,衬着袁韵楠如雪般的肌肤格外醒目。楚雅枫则换上了一件淡粉色的的中式开衫,肩膀处一朵白色百合使之俊美处更显雅致。袁韵楠夫妻送父母亲到宾馆房间,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反倒使袁韵楠有些不安,没有内容空洞的对话显得很是尴尬。楚雅枫似乎察觉了袁韵楠的心思,在简单的问好之后,起身告辞。袁韵楠的母亲却殷勤的喊住了他。“等一下,我们还有些事想说,”袁韵楠瞬间有种不好的感觉,她紧握着楚雅枫的手,手心渗出了水滴。楚雅枫温柔的看她一眼,“你到外面等我,我一会就来。”楚雅枫仿佛已经知道了其父母的用意,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他希望对方暂时离开。“我不走,我想听听我的父母亲想对我的丈夫说些什么。”袁韵楠的目光穿过楚雅枫漠然的落在自己母亲的面孔上。母亲干咳了一声坐了下来。父亲尴尬的把两个儿子关进里屋后也走了过来。袁韵楠站在原地,始终握着楚雅枫的手,楚雅枫温柔地将袁韵楠拥入怀中,用手轻抚着她的肩膀,在她的耳边低喃,“没事,有我。”说完后楚雅枫牵着袁韵楠坐在了她父母对面。

“爸妈有什么事请讲。”楚雅枫客气的说,面带微笑,却没有感情。“噢,是这样,我们把自己心爱的女儿嫁给你,确实是很不舍得,”袁韵楠望着母亲嘴角扬出一抹苦笑。她知道母亲将说出她最怕听到的话。楚雅枫没有说话,始终等在那里,希望对方尽快说出重点,“我们那里是有规矩的,娶人家女儿是要给彩礼钱的,我们之前也没有见面,所以你看这钱……”袁韵楠的母亲一脸讨好的笑容,袁韵楠不知道是该可怜她还是该恨她。“妈,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在我们的新婚之夜提这样的要求你为我想过吗?钱能换回一个女儿吗?我感谢你们把我抚养成人,我会报答你们的,难道你们就必须在我的新婚之夜要我难看吗?”袁韵楠的眼泪溢出眼眶。楚雅枫回转头看了看自己的新娘,对方的眼泪让他有某种快感,但似乎还夹杂着几分心疼,这样的情绪有点复杂,楚雅枫不觉间感到烦躁。“爸妈,很抱歉一直很忙,没有时间去看望二老,随后把你们的账号给我,我明天会往你们的户头上汇去五十万,如果你们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来找我,韵楠可能有些不舒服,我们先走了。”楚雅枫挽着袁韵楠的肩膀走出了房间。袁韵楠的父母依旧呆愣在沙发上,五十万对他们来讲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她的女儿找的哪是丈夫,分明就是摇钱树嘛。他们笑的皱纹堆积在脸上,组成了两个明显的字贪婪。

袁韵楠的肩膀因呼吸急促而不停颤抖,她脸上的泪迹已干,剩下的只有愤怒,她始终低着头,不敢去看楚雅枫的眼睛,她觉得父母亲仿佛将自己赤裸的展现在了楚雅枫的面前,她从未像现在这样羞愧难当。她挣脱了楚雅枫温暖的手臂,快步的跑出了宾馆。楚雅枫紧随其后。

父母亲如此直白地索要,让袁韵楠原本灿烂的心情变得沮丧,她不知道父母是怎么了,即便对自己不像爱弟弟般那样深沉,至少应是有感情的吧,从小到大一次次有意无意间的忽视,她已经习惯,所以对于父母她从未有过什么奢望。可是那毕竟是父母,在内心深处割舍不断的亲情扎得她隐隐刺痛,如果没有爱,又怎会有如此强烈的刺痛,如果只是利益的索取和付出同路人又有何区别,没有一句祝福的话,甚至在结婚的当天里都没有给自己的女儿送来一句祝福的话语。难道金钱真的可以如此简单的就腐蚀亲情吗?这个世界几时变得竟如此现实了。袁韵楠黯然。她坐在车里久久没有说话,突然她的嘴角绽开一个似有若无的微笑,楚雅枫出神的望着对方,司机被车里紧张的气氛渲染的呼吸都变得特别小心。“怎么了,竟突然笑了?”楚雅枫试探着去握对方的手,这是他交女朋友以来从未有过的小心,从出国留学到现在,如车窗外的风景般从他身边掠过的女生不计其数,却从未像现在这样,牵肠挂肚,小心翼翼,看到她的眼泪就像心口被蜂虫蛰咬般难受,看到她的笑容就仿佛被丝雨滋润般清爽。楚雅枫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情感,也许这只是男人的天性,对于漂亮的女人总是缺乏免疫力。“你怪我吗?”袁韵楠突然把头转过来看着楚雅枫,微红的脸颊像三月里的樱花,“怪你,我怎么舍得?”话一出口,楚雅枫自己都觉得难为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肉麻,可看着对方一切都变得情不自禁。“噢,我是说这一切又不是你的错,我要共同生活的人是你又不是你的父母,”楚雅枫努力掩饰刚才的情不自禁,“我是说不只我的父母,还有我……”楚雅枫在她说话时摇起了隔音玻璃,他不想让司机听到她们的谈话,下意识的保护,袁韵楠感激的看了对方一眼接着说“我的父母是因为你的钱才让我嫁给你的”“好像是这样,”楚雅枫薄薄的嘴唇微微上扬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袁韵楠的眼眶变得湿润“我也是因为你的钱才嫁给你的,你可知道?”楚雅枫的笑容僵制在脸上,尽管这是他潜意识里知道的事情,可是在袁韵楠赤裸的说出这句话是,他的心还是有些生冷。“还好我有钱。”楚雅枫笑容依旧,语气却像自嘲。“我不爱你也没关系吗?”袁韵楠似乎在说着伤害对方的话,而自己的心却在拼命下沉,她渴望着一个藤蔓,于是声音有些颤抖。“你是不想爱我,还是不爱我呢?……别担心,你会爱上我的,”楚雅枫感觉像被幸福丢弃在了路上,恐惧和渴望扼住了他的喉咙。但他的脸上一如既往的笑容,甚至比以往更为温柔。“如果不会呢?永远不会呢?”袁韵楠的固执让楚雅枫有些生气,他凝视着对方的眼睛,如深色的夜空难以捉摸,“那我就用我的生命和上帝再交换一个永远,如果还是不可以,我会一直的等下去,被人爱要比爱一个人幸福,我希望你比我幸福。”这是楚雅枫已经说过的无数次的情话,而今晚却说得格外神情。楚雅枫难掩的深情在袁韵楠的心里四散开来,是苦涩抑或是幸福,无论怎样的感觉都是面前这个男人带给她的,她的眼泪穿过眼眶滴在了楚雅枫的心上。“雅枫,我向你保证,即便我不会爱你,我也不会爱上别的男人,如果有一天我想爱了,我一定第一个爱你。”袁韵楠说完如害羞的鸟儿扑入楚雅枫的怀抱,楚雅枫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傻丫头,如果爱情可以控制我怎么会让自己爱上你’楚雅枫心里默想。

今晚的月色如烟,藏在薄薄的云层之下,泛起叠叠的困意。楚非坐在客厅里,无声的吸着一支香烟,没有开灯,烟雾在朦胧的月色下,像无序的忧郁,弥漫着她的心。她不愿看见别人的幸福,二十多年前为了躲避哥哥的幸福,她逃到了外地,甚至没有见上父亲最后一面,而二十多年以后,当楚雅枫的脸上露出和他父亲当年一样的幸福时,她的心像被点燃的一席纸卷,灼热的痛苦弥漫着她的整个身体,她不快乐,又仿佛从未快乐过,过世的父亲只疼哥哥,而过世的哥哥只疼那个她看都不想看一眼的嫂子,而她只是偶尔才会被想起的填充,她很漂亮,然而她的漂亮永远不会被她所爱的人欣赏,她就像是一部悲剧电影,结局早已注定。

袁韵楠靠在楚雅枫的怀里,到家时竟已甜甜的睡着了,楚雅枫看着她如玉的脸颊,和微张的粉唇,竟希望她永远像现在这样烦恼如风般轻抚及过不留痕迹。楚雅枫将其打横抱在怀里,管家老周听到车响已从挨着车库的自己的房间跑了出来,看到小少爷他连忙打开了门,“小少爷,小姐在屋里”老周的声音有些沙哑,呼吸里有浓浓的酒味。“你喝酒了?你不是很久不喝了吗?”楚雅枫边走边说。“今天小少爷结婚,我高兴就喝了几杯。”老周低下头表示歉意。“好了,你把灯打开”老周应声打开了灯。沙发上出现了身着黑色晚礼服的楚非。她转回头,微眯着眼睛,目光似乎在看着楚雅枫,又似乎已飘了很远。“你先去睡吧。”楚雅枫对老周说,老周看了看坐在沙发里的女人又看了看面无表情的楚雅枫退出了房间。袁韵楠在亮光的突闪下睁开了眼睛,“我在哪里呀?”她恍惚中看着楚雅枫。“你在他的怀里,是不会走路吗?”一个冰冷的声音如一盆凉水浇醒了袁韵楠的神经。她慌忙的从楚雅枫的怀中跳下,满脸慌张。楚雅枫温柔的握住了她的手,一股温热涌遍她的身体,她无辜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然后把目光投向了沙发里的女人,她认得那是楚雅枫的姑姑,中午的时候雅枫向她介绍过,当时就被对方冰冷的表情激了个冷颤,没想到现在竟出现在自己的婚房里。“姑姑您好”袁韵楠心里暗自叫苦,本来以为,波澜起伏的一天总算过去,终于可以睡个好觉的时候,没想到崭新的‘一页’才即将开始。女人没有答应只是冷漠的凝视着她,袁韵楠感觉自己都快被她看散架了。“姑姑你累了,早些休息吧,我们先上去了。”楚雅枫想替妻子解围。“我们有两年没见了吧,你的态度是不是有些不妥?”楚非说着站起身走到楚雅枫和袁韵楠身边,深吸了口手中的香烟然后把烟圈吐在了袁韵楠的脸上,袁韵楠在对方的咄咄逼人之下本就呼吸紧张,被对方突然的烟圈呛得咳嗽了起来。楚雅枫慌忙把自己的新娘挡在身后,“姑姑你是长辈,请收敛您的行为”楚雅枫微挑的眉毛覆满怒意。“哈哈,原来你也知道我是长辈呀,你的父母不在了,难道我不该代替他们喝杯媳妇茶吗?”楚非嘴唇微抿,有一种挑幸的味道,‘原来就是要敬茶呀,何必绕这么大的圈子’袁韵楠从丈夫的身后钻出,“是的,应该要向姑姑敬茶的,我去沏茶,”袁韵楠说完走进厨房。楚非得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侄子,然后重新坐回到了沙发上。楚雅枫褪去外套后,坐在了落地窗前的椅子上。袁韵楠双手捧杯站在楚亦非的面前,“姑姑请喝茶”“你见过有这么敬茶的吗?我倒得仰视你啦,跪下”楚非温柔的语气低沉的在袁韵楠的耳边回响。楚雅枫站起身刚想发作,但又若有所思的回到了座位上。袁韵楠毫无顾忌的直直的跪在了所谓姑姑的面前。“姑姑,请喝茶”袁韵楠的嘴角挂着微笑,‘姑姑是长辈,而且是自己丈夫现有的唯一亲人,一定不能生气’袁韵楠在心里对自己讲。楚雅枫迷离地看着妻子眉头微微皱起。“谢谢”女人优雅的接住茶杯,在袁韵楠刚想起身的时候,茶杯突然从女人美丽的手指间滑落,刺耳的碎裂声在银白的灯光下画出一抹血红,楚雅枫的神经骤然紧缩,心口发出了不规则的颤抖。袁韵楠被烫伤了,疾速的降落让她来不及躲闪,应声而裂的碎片连同滚烫的开水有目的的落在了她的腿上,或者已忘记了痛,瞬间的惊吓,让她忘记了反应,当她回过神来时,已是在丈夫的怀中。“你想烫死我吗?杯子那么烫。”女人愠怒的面孔下掠过一丝窃笑。“茶敬过了,你该走了,我叫周叔送你去宾馆。”楚雅枫原本温柔的眼眸里装满了愤怒,握紧的拳头,指尖深嵌在掌心里。袁韵楠疑惑的望着面前的女人,腿上的痛,使她紧闭的嘴唇有些泛白。“我要睡在这里,而且我要她陪我,我明天就要走了,我还有些话想对她说,”女人说着把目光移向了袁韵楠,袁韵楠的额头因为腿部的疼痛而渗出了一层细汗。楚雅枫面无表情的望向自己的姑姑,墨玉的眼神瞬间变得黯然,嘴角竟然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微笑在看到妻子痛苦的表情后僵硬,深色的目光里一种情绪瞬间散开,取而代之的是无尽心痛和怜惜。或者本不该发生,如果不是父母的突然离世,这一切的一切都不会以这样的方式产生交集,而现在除了心痛之外,他还能做什么呢?“不,我要和我的丈夫呆在一起”袁韵楠的声音平静,但话语间透着不容置疑的坚定。楚雅枫浅月般的唇,漾出一抹如苞花般的笑,像初春的晚霞,素雅中又有几分魅人。楚雅枫圈着妻子的手臂越发有力,楚非看着面前如傲梅般倔强的女子,仿佛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你说什么?”温柔如水的声音,貌美如花的面容,怎会有如此阴暗的内心,袁韵楠直视对方“我说我要和我的丈夫在一起,姑姑知道新人敬茶的礼节,又怎会不知道洞房花烛对新婚夫妻的意义,”袁韵楠不再畏缩,尊重与礼让她都已经做到,她不会接受任何无理的要求,“贫穷人家的孩子,果然是没有教养,”“富人家的小姐难道就应该蛮横霸道吗?”袁韵楠黛眉微挑,清澈的目光在夜的衬托下闪闪发亮,娇媚白皙的面孔像寒风里峭壁上绽开的小花,可爱的固执。楚雅枫几乎看呆。“看来你还真是见过世面,男人堆里摔打出来的丫头还真是伶牙俐齿。”楚非使出了杀手锏,朝着袁韵楠的心口猛刺过来。痛,揪心的痛,一天里已经被两个女人用同样的方式侮辱,恬然的话语袁韵楠可以不在乎,因为恬然在她的生命里无关紧要,而面前的这个女人不一样,她是楚雅枫的姑姑,从今天开始就将成为她的亲人,袁韵楠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说,她的目光里隐隐有些湿润,身体变得僵硬,紧握的双手在微微的颤抖,思想里一片空白,“非要这样吗?”袁韵楠从牙缝里痛苦地挤出了这句话。“知道我此刻想做什么吗?我想杀了你。”楚雅枫狠狠地说,并没有去看那张他已厌恶至极的脸,搂着妻子的肩膀向楼梯口走去,女人笑了,从低沉地笑既而变得狂野,她胜利了,让幸福的人痛苦,她做到了。袁韵楠停下脚步,回转身“你笑是因为你幸福吗?显然不是,如果你现在的胜利可以缓解你的痛苦的话,我很愿意为你效劳,但是明天我们依然幸福,而你呢?你会分享我们的幸福,还是咀嚼自己的痛苦呢?姑姑,祝你幸福。”“你怎么知道我痛苦”“因为我们很幸福”袁韵楠倚在丈夫的怀里走上了楼梯。

女人愣在那里,从脚心升腾起的一股冷意直逼她的心脏,她的笑容僵硬在空气里,上扬的嘴角变成扭曲的痛苦,袁韵楠的话,像一把剪刀,剪开了她隐藏在黑暗处私密的空间。她吃力的拿起沙发上的手提包,走出了房间。

在楼梯的转角处,楚雅枫再次将妻子打横抱在怀里,门在急促的呼吸里缓缓打开,一张如童话故事里洁白如雪的纱幔出现在袁韵楠的眼前,纱幔后面的世界越发神秘,袁韵楠在楚雅枫的臂弯里穿过纱幔,一个大大的用百合花堆积成的心形在夜幕的辉映下更显圣洁,心形的中间是他们相吻的照片,金童玉女一般,“我喜欢百合胜于玫瑰,因为百合是百年好合,是永恒的意思,你爱不爱我无所谓,只要永远在我身边就好。”楚雅枫在袁韵楠的耳垂低语,天空的乌云在瞬间散开,袁韵楠从未像现在这样幸福过,她把头深埋在丈夫的怀里,一时无语,楚雅枫只觉得胸口有些冰凉。楚雅枫把妻子放在松软的床上,袁韵楠轻合上眼睛,一行眼泪从眼角悄然滑落,楚雅枫俯身用舌尖小心拭去爱人的泪水,用唇轻抚上了她的眼睛。温热的湿润。融化了夜幕。“我去拿药箱”楚雅枫看到妻子被烫红的双腿心痛地说。袁韵楠痴迷般拉住了楚雅枫的胳膊,“别走”如撒娇般呢喃,楚雅枫心醉。“我爱你”楚雅枫温婉低吟,“再说一次”袁韵楠依旧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脸上形成一个圈影,“我爱你”楚雅枫亲吻她的脖颈。“你什么时候爱上我的”“很早,你很小的时候,我就爱上了你,知道吗?你从很小的时候就很漂亮。”“骗我,你什么时候见过我,而且在认识我之前还有那么多女朋友,”袁韵楠睁开眼睛,撒娇的表情,楚雅枫亲亲她的脸颊说“可是我从没对她们任何人说过这三个字。”楚雅枫深邃的眼眸里浮出些许忧伤,袁韵楠并未察觉“你见过小时候的我吗?”楚雅枫的嘴角轻微抽搐,下颚紧绷,眼神游移,手指撩动着袁韵楠的长发。“没有,我只是在梦里见过你。”袁韵楠幸福的笑了,“我在你的梦里是这样吗?”“没有现在美,我想不会有女人比你再美了,”楚雅枫扣上了她的唇,疯狂而炙热。夜羡慕般刮起一丝凉风,月亮慌忙在她的提醒下闭上了眼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