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离人心上秋

第八章 道是无晴却有晴

离人心上秋 陌蘩 3487 2017-05-09 18:43:14

  醉酒原来就是这样的滋味,庄易成痛苦的躺在自己的房间里,纱帘在风的抚摸下轻轻晃动,夜的影子被剪碎洒在他的身上,胸口如烈火般烘烤,燥热的喉咙像随时会爆裂,衣服上有呕过的痕迹,周围安静的可以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庄易成躺在地板上,绝望的看着天花板上自己上浮的灵魂,苦笑。一滴涩涩的水珠滑落面颊,冰冷。明明近在咫尺,却已经永远都失去了,他不会再是她的及时雨,她有了属于她的男人,并且她也将专属于那个男人。心痛,像被紧紧包裹在塑料袋里,挤压挤压,直到拧干他的每一滴血液,直到他停止跳动。为什么会这么痛苦,明明是自己的选择,明明是预期的完美结局,看到她被他拥抱,看到她被他亲吻,看到她目光里溢出的满满幸福,心如刀绞。醉吧,如果可以就永远不要醒来,可为何心里,眼里,脑海里,还是她,一直是她,是醉得不够,还是只要活着就无法摆脱。庄易成试图站起身再去取酒,可他的四肢竟已不像自己的,整个身体瘫软无力。他无助的闭上眼睛,紧咬着的嘴唇已印出血色,肩膀的颤动泄露了他的脆弱,泪水狂涌而出,在失去了她的时候,他认识了哭泣。

袁韵楠早上起床时,楚雅枫已经去了公司,餐厅里的早餐温暖的呈现在袁韵楠的面前,托盘下面粉红色的字条急切的注视着袁韵楠的眼睛,‘亲爱的,公司里有事,我必须去,中午我会赶回来陪你一起吃午饭,爱你的老公。’袁韵楠的幸福在脸上绽开,如果以往的所有都是这一刻的铺垫,那她还有什么好委屈的,袁韵楠似乎看见一缕崭新的光源在生命里滋生,从现在开始她不再孤单,她不用再患得患失中寻找一个安全的家,在她的生命中所缺失的亲情上天用另外一种方式弥补给了自己,现在她的心里只有满满的温暖和感激。

袁韵楠吃过早饭后,准备出门去宾馆给自己的父母送行,电话响起,“喂,韵楠,你起床了吗?吃过早饭了吗?看你睡得香我想你昨天一定是累坏了,所以没有吵醒你,中午我会赶回去,等我。”楚雅枫温暖的声音在耳边如一丝微风,抚在袁韵楠的心上,袁韵楠不自觉间露出一抹甜笑。“我起床了,早饭也已经吃过,中午我会等你,你专心工作,不用记挂我。”

“真不敢相信,我已经结婚了,我们公司的职员看我的眼神像是天外来客,好像我这种人结婚是什么奇谈似的”“她们怎么会知道?你不是没有请公司的同事吗?”“别忘了,恬然知道”“谁让你原来那么花心,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快,”“吃醋了,”“我会吃醋?别忘了曾几何时追求我的男生也是一大堆的,好了,不耽误你时间了,我也要出门了”“你去哪里?”“我去宾馆给我的父母送行”电话那头传来了片刻的沉默,“她们已经走了,早上我派司机过去的时候她们已经走了”袁韵楠像在冬天里喝了一杯刚从冰箱里取出的冰水,身体里一阵寒意“喂,喂,你韵楠你怎么不说话?喂……”“没什么,不要担心我,应该是弟弟要上学,他们才会那么急的赶回去吧,你快工作吧,我挂了”袁韵楠不想让楚雅枫分心,语气淡然的挂了电话。‘她们此次来的目的应该只是为了钱,目的达到了,就没有留下的理由了,甚至没有一句祝福的话’袁韵楠苦笑。

今天的天空有些阴沉,灰色的云遮挡着时隐时现的蓝,枝头的落叶开始纷飞,窸窸窣窣发出叹息的声音。走出庭院,回头望时,像是做梦,灰姑娘一夜之间变为公主,或者美貌真的可以成就好的生活,但是是生命总会干涸,是容颜总会老去,袁韵楠突然之间有些感伤,也许是因为天气的原因。

一辆银灰色的保时捷跑车停在袁韵楠家的不远处,袁韵楠认得,那是庄易成的车,心里有水滴溅起,有些慌乱,袁韵楠也不清楚,结了婚的自己见到庄易成时为什么再不能像结婚之前那样自然。袁韵楠走过去,庄易成下车。“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袁韵楠看到庄易成消瘦的脸庞和深陷的眼睛关切地问。“上车”庄易成没有回答,只是如下达命令般打开了车门,“要去哪里?”“上车”庄易成的声音低沉而坚定似乎只要袁韵楠不答应他就会一直站在这里。袁韵楠无奈的上了车。

车子在海边停下,庄易成下车从车子后面的座位上拿起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递给袁韵楠,“穿上”又是不容置疑命令般的口吻。“什么?”袁韵楠接过盒子打开。一件雪白的婚纱整齐的叠放在里面,“什么意思?”袁韵楠看向对方。“这是我送给你的结婚礼物,请为我穿上。”庄易成的嘴唇颤抖,冷峻的眼神中掩藏着无力的哀求。“易成,你怎么了?不要这样怪怪的,我都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你”“把它穿上,过了今天你永远不用再面对我”男人的眼眸里模糊中有些光亮。“为什么?”“你真的不知道吗?你难道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我喜欢你,我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就喜欢你,非要我说出来你才满意吗?非要把我的伤心呈现在你的面前你才满意吗?”庄易成声音哽咽。“你喜欢我?可是你说过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不是吗?”袁韵楠觉得自己听错了,“我只是不愿承认我喜欢你,因为我不可能给你幸福,我想一直隐瞒,可是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欲望,我想把你从他的身边抢走,可是我又不可能娶你,多么滑稽,所以我今天来见你是要告诉你,还有几个月我的未婚妻就回来了,这是我的父母为我安排的婚姻,他们只有我一个儿子,我不想让他们伤心,而最重要的是即便是我娶了你,面对种种的压力我们也不会幸福,于是我要告诉你……”眼泪从他的眼眶溢出,形成两道浓浓的湿痕。庄易成转过身不想让袁韵楠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我想告诉你这将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从今往后我不会再去找你,如果不小心碰到就如陌生人般擦身而过吧,否则我怕自己控制不住对你的感情”袁韵楠沉默了,她需要让自己平静下来,庄易成的话让她的心绪混乱,“请求你,穿一次我送你的婚纱,我想把你穿着我送你的婚纱的样子永远记在我的心里”,袁韵楠缓缓地关上车门,几分钟后,她穿着庄易成送给她的婚纱出现在他的面前,雪白色的婚纱,合身的套在了袁韵楠的身上,婚纱呈鱼尾状,腰间镶有一些光亮的水晶片,从小腿处开始有一些层叠的褶皱,如盛开的玫瑰。庄易成转回身,目光变得呆滞,今天的袁韵楠甚至比结婚当天还要耀眼,没有头饰,披肩的长发,钻石般无暇的面孔,白皙纤长的脖颈,有一种天然的高贵,无以伦比的魅力。庄易成情不自禁的将她拥入怀中,袁韵楠没有挣扎,也许是将要永远失去,心中只有悲凉没有拒绝。“我爱你”庄易成再袁韵楠的耳边深情的说。不是楚雅枫温婉的的柔情,是一种让人心颤地凄凉,袁韵楠没有回答,任凭对方的泪水滴湿自己的脸颊。一滴细细的雨丝落在庄易成的手臂,庄易成缓缓将袁韵楠的身体扶正,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取出手机,将她的美丽定格。一滴雨水滴在袁韵楠的唇边,庄易成轻轻将它拭去,“谢谢,下雨了我送你回家。”“真的不能只做朋友吗?我不想失去你”袁韵楠无法自抑,眼泪流出眼眶。“相信我这将是最好的结果,否则我会成为你无法摆脱的困扰,你希望因为我的存在去破坏你的婚姻吗?”“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一切,如果你不说我们就可以永远像以前一样,”“难道我不说就可以不再爱你吗?难道那样我就可以忍受别的男人在我的面前拥抱你亲吻你吗?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我们只能这样,我希望你幸福,”“你对我很重要,我不想失去你,你可以不要爱我,或者你结婚之后很快就会爱上你的新娘,那个时候你就不会介意我的婚姻,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像以前那样相处了。”袁韵楠对爱情一直都是具有免疫力的,她知道爱情会伤人很深,所以拒绝,却又始终认为爱情似乎永远是可以掌控的事情,来去自由一般,很矛盾。也许是她从没有真正爱过的原因吧。庄易成爱怜的凝望着眼前的女子,雨水淋湿了她的发梢,晶莹的跌坠在她的脖颈,“你不爱他是吗?”庄易成冷峻的面孔上升起一抹温热,他的眼神里有一种难言的渴望。“我……,”楚雅枫深情的目光在袁韵楠的眸子里展开,她不想伤害自己的丈夫,即使他此刻并不在身边。“我不会爱上任何人,我排斥爱情,在我的生命里金钱永远是最重要的,这你知道的,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我的丈夫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男人。”庄易成的肩膀有些僵硬,一种无法名状的苦涩在他的心头悄然晕开,“很好,祝你幸福,上车我送你回家。”袁韵楠妥协了,她不想用自己才刚获得的幸福去交换庄易成的留下,也许人都是自私的,感情的脆弱永远被理性的强势所支配,现实的世界在穷人的眼中是一餐温饱,一袭暖衣,或者只是一张只中了五十块钱的彩票,他们小心的生活在这个属于他们却永远不受他们支配世界上,爱情,友情,因为没有金钱的参与而变得单纯,然后用无尽羡慕的目光注视着那一群光鲜的人群。在富人眼中却是一件华丽的外衣,一束包着一千朵玫瑰的花束,一餐有小提琴伴奏的奢侈晚宴。富人有资本为所谓爱情定做精美的外壳。有了钱所有的感官享受都变得简单。然而衣衫褴褛,食不果腹的情侣却注定不能长久。袁韵楠知道穷人的无奈,所以她懂得金钱的重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