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离人心上秋

第九章 明月何处惹相思

离人心上秋 陌蘩 4015 2017-05-09 19:00:28

  庄易成送袁韵楠回来时已是中午,没有对话,双方都强忍着呼之欲出的眼泪,袁韵楠下了车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庄易成开车飞奔而去,如果可以忘记,如果真的可以忘记,那这样的结局或者就是完美。

袁韵楠推门进屋时,扑面而来的香味使她突然想起楚雅枫说过中午会回来吃午饭的,她把装有婚纱的盒子放到了楼上的柜子里,就急匆匆地跑进了厨房,一个不够强壮但却很有魅力的背影,忧郁深沉的曲线散发着无可抗拒的温柔,长发系在身后被蓝色的围裙给遮住了,此时似乎一切都不再重要,只有眼前的人是最真实的。听到脚步声,楚雅枫急切的转回头,纤长的眼眸里满是关切,“你去哪了,手机在沙发上,人又不知去向,我真怕你中午不回来呢,我做了几道拿手菜,你尝尝。”袁韵楠看到丈夫额头上细密的汗水,心里突然之间有些酸涩,她伸手从身后抱住了对方,眼泪决堤般落下。“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楚雅枫放下手中的铲勺,转回身拥住妻子。“没事,就是终于有家的感觉了很感动。”袁韵楠吸吸鼻子说。楚雅枫为妻子擦去眼泪,“好了,什么时候变得多愁善感了,和以前的你可不太一样,快去换鞋洗手,准备吃饭。”楚雅枫将妻子推出厨房,心里却是五味杂陈。袁韵楠走出厨房

吃过午饭后,袁韵楠靠在沙发里看书,楚雅枫则是在落地窗前的躺椅上打开手提电脑处理一些公司的事务,突然他的脸色渐渐惨白,眉头微微皱在了一起,嘴唇紧闭,后背僵直般挺立,像是用尽全力在压抑着某种痛苦。袁韵楠自顾在看着书,并没有在意。楚雅枫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使自己的情绪趋于平静。“韵楠,中午回来那么晚你去哪了?”像是一句不经意的问话,两个人心里却涌起一样的紧张。“我去看我表姐了,”撒谎,这不是袁韵楠的风格,然而此刻她却是那么害怕伤害对方,她终于明白所谓善意的谎言从何而来。“今天不是周末,她休息吗?”问话的声音变得颤抖“我忘了是周末,所以看到她没在,我就去书店转了会儿,看书看得入迷了就忘了时间。”‘原来撒谎是这么辛苦的一件事,看来还是诚实比较轻松,可是如果说出实情,他的心里会不会轻松呢?’袁韵楠最终还是违心的做了她认为对双方都好的决定。楚雅枫的面部有些痉挛,牙齿用力咬着下唇,希望能够可以减少内心的痛苦。过了一会儿,他对满脸涨红的袁韵楠说:“我这里有些好看的图片你来看一下。”几乎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声音空阔而苍白。袁韵楠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缓缓地走到楚雅枫的身边俯身看电脑里的图片。袁韵楠直直的坐在了地上,张大了嘴,却没能发出丝毫的声音,血液上涌,把所有的思维都冲刷得干净,脑海里一片空白。楚雅枫站起身把手提电脑轻轻地放在了她的身边,拿起沙发上的外套看都没有看她一眼的离开了。袁韵楠惊恐的眼神里竟没有丝毫的泪水,她已哭不出来了,看着楚雅枫头也不回的离去,她的心就像被别人生硬的拽去了一角,整个身体在剧痛中颤抖,却流不出一滴眼泪。楚雅枫面无表情的走出家门,他的脸上从未出现过像现在这般的冷酷,双手紧紧握拳,仿佛可以听到指关节痛苦的呻吟。他要去找那个男人,他要去截取那曾经拥抱过自己妻子的男人的双臂,他要去刺瞎他的双眼,楚雅枫不允许除他之外的男人用那样深情的目光去注视自己的妻子,他的车在路上疾驰,“庄易成,庄易成,”他嘴里反复念叨着这个名字,如烈火般的妒忌折磨着他,他感到自己已经没有理智了。车在红绿灯处停下,急速的刹车是他狠狠地摔在座位上,另一种声音从他的身体里渗出,‘不可以去,去了就证明你输了,你对自己没有信心,就等于承认了他的存在,不可以’楚雅枫掉转了方向,他没有去找庄易成也没有去公司,而是去了公司签约的艺人恬然在市郊的家里。

已近凌晨,袁韵楠独自蜷缩在沙发的一角,整个下午她一直在拨打那个电话,不接,始终不接,最后竟然关机了,她的整个身体都在发抖,强烈的恐惧围绕着她,难道真的注定只能是一场梦吗?才得到的幸福,上帝这么快就要收回了吗?酒醉的楚雅枫横躺在客厅的地上,恬然坐在他的身边深情凝望着这个她深爱的男人,恬然知道他会回来的,因为只有自己了解他,只有自己知道他需要什么,楚雅枫已经习惯了被人当做重心,他需要的女人是永远都遵照他意愿行事的女人,而恬然愿意为他做一切,包括做歌手,包括让她用身体去换取一个优秀的制作人。楚雅枫从朦胧中醒来,“几点了”他口齿含糊的问身边的恬然,“十一点四十”恬然看看表回答说。楚雅枫扶着身边的桌子摇晃着站起身,“我要回去了”他说完艰难的向门口走去,恬然追上拉住了他的胳膊,“很晚了,你就在这里吧,明天回去不行吗?”“你知道很晚了,为什么不叫醒我,”楚雅枫甩开对方的手臂“你把我当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之前我把你当公司的职员,现在我想利用你报复,至于你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你自己,难道你不想成功吗?”楚雅枫说着踉跄的走出了房间。“我送你”“不用”“你喝了酒,怎么开车,你不是想要她嫉妒吗?我正在按照你的话做。”楚雅枫不再拒绝,他要报复袁韵楠,他要她承受和自己一样的痛苦。听到院子里汽车的声音,袁韵楠急忙的跑出了房间,老周去停车了,楚雅枫懒懒地斜靠在一个女人的肩膀上,袁韵楠本能的跑到他们身边,生硬的把楚雅枫拉到了自己怀里,“他已经安全到家了,你可以走了,”袁韵楠对这个在婚礼上企图让自己出丑的女人没有好感,“雅枫是因为想念我自己去找我的”女人得意的说,“你的意思是说,你是一时慈悲,主动把他送回来的喽”袁韵楠不想和对方纠缠,说完扶着楚雅枫和老周打过招呼后走进了房间,女人再一次愤愤的离开了。

袁韵楠把楚雅枫扶在了沙发上,湿了条热毛巾,敷在了楚雅枫的额头上,然后倒了杯热茶,“好点了吗?”袁韵楠轻轻地扶起他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的怀里,“喝点热茶吧”楚雅枫原本已有些清醒,只是些许头晕,他推开袁韵楠手里的茶杯“你去睡吧,我今晚就睡这里”楚雅枫再次躺下背对着袁韵楠。“你是在报复我还是真的讨厌我?如果你是在报复我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中午走后我非常的害怕,怕失去你,怕日日夜夜好不容易祈求来的幸福会突然之间失去,我担心你,给你的公司打电话说你没去,给你打手机你又不接,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害怕过,或者是我从来没有幸福过,得到之后,就更害怕失去,如果你是真的讨厌我,不想再见我,我不会和你解释什么,我也不会舔着脸留在这里,如果你不想和我呆在一个房间,那么我扶你去客房,那里会舒服一些,等到你明天酒醒后我们就去离婚,好吗?”袁韵楠的心像被一根绳子紧勒着,一阵阵纠结的疼。然而声音却异常的平静。“我说过我讨厌你吗?我说过要和你离婚吗?是你讨厌我,是你想离开我吧,那个庄易成家里应该也很有钱的,正好和你的胃口”楚雅枫不知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他勉强的直起身子,想道歉,袁韵楠已经把他的手臂放在了自己的肩上,“我扶你去客房”袁韵楠冰冷的语气,使楚雅枫的心一下跌倒了谷底。“这是我的家,我想睡哪里就睡哪里。”楚雅枫抽出袁韵楠手臂下自己的身体半靠在沙发上说。又是那样的表情,袁韵楠困惑了,楚雅枫的眼神让她感到有点陌生,她虽然不能笃定这闪电般的婚姻有几分真实,几分情意,但是,至少这些日子以来,楚雅枫待自己是很好的。可是现在出现在她目光里的楚雅枫,现在眸子交汇的一瞬,竟然让袁韵楠有了一丝凉意,她努力摇了摇头“你是在宣誓主权吗?告诉我这个家是你的?对吗?但是别忘了我们已经结婚了,我是受婚姻法保护的,从领证的那天起,你的就是我的,所以你以上的言论我就把它当做醉话来听了”袁韵楠面无表情的站起身。“我去给你拿床毯子,你今晚睡沙发”不是商量,就是通知而已,楚雅枫真是的有些佩服面前这个女人的应变能力了,处变不惊的态度着实有点让他刮目相看了。“我说姑娘,我的是你的,也就是你的也是我的,对吗?”楚雅枫眯着眼睛,半醉的说。袁韵楠没有回答,警惕的望着他。“那么我今晚要和你一起睡应该不过分吧”楚雅枫难得的竟有了几分痞子相。“别的女人不合口味吗?还是觉得内疚,回来补偿一下我,我不需要,”袁韵楠说完转身想要离去。“等等,”楚雅枫牵住了她的手臂,袁韵楠没有回头,但却停下了脚步。“为什么去找他?”楚雅枫终究没有忍住“他是我的朋友,”袁韵楠自然知道此时楚雅枫口中的他是谁。“你还会去找他是吗?”楚雅枫丝毫没觉察出此时自己的小男人模样。“他也许不会再见我”想到庄易成袁韵楠的心紧缩。“为什么?”楚雅枫将袁韵楠拽回沙发里。看着她的眼睛。“他的未婚妻很快就会回来,他很快就会结婚了”袁韵楠的神色黯淡。“你很不舍?”楚雅枫眯着眼睛,一副不屑的表情。“是的”袁韵楠诚实的回答。楚雅枫被突然涌上的某种液体烫伤。胸口有些发闷。“你爱他?”楚雅枫苦笑。“他是我的朋友”袁韵楠淡淡的说。“为什么要他抱你?为什么要他亲你的额头?为什么要为他穿上婚纱?”楚雅枫虽然极力隐藏,但袁韵楠听得到他内心的愤怒。“我们只是朋友,朋友之间的拥抱不可以吗?我结婚了作为祝福他吻一下我的额头又怎样?你没有同别的女人拥抱过吗?如送你回来的恬然接吻也是有的吧。”“不,不会只是朋友,他看你的眼神不一样,他喜欢你,在我们的婚礼上我就知道他喜欢你,”楚雅枫仿佛没有听到妻子后面的话,他只关心妻子现在和那个庄易成的关系。“是的,他喜欢我那又怎样?我结婚了,他也即将结婚,一直以来我只是把他当做可以信赖的朋友,我只是在为失去一个朋友而难过,随便你怎么想。但是我不明白,是谁在跟踪我们,是谁在偷拍我们的照片?我想你一定知道是谁对吗?”袁韵楠的语气咄咄逼人,楚雅枫的心里猛地一颤,“你在怀疑我派人跟踪你吗?”楚雅枫被袁韵楠气的冲昏了头,竟然忘记了最重要的问题,现在被对方提出来,反倒搞得很被动。“对不起,我真的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袁韵楠见好就收,不过多纠缠。此时的她明显已占了上风。聪明的女人当然懂得适可而止。“你让我很头痛,你知道吗?如果这件事情被别人知道,我要怎么见人?”楚雅枫可不想轻易认输。“我让你很头痛是吗?那个叫恬然的不会让你头痛是吗?你去找她啊,和我在一起很丢脸是吗?我一直都是这样,靠出卖色相赚钱,否则怎么会认识你,是你要娶我的,我没有强迫你,后悔了是吗?没关系,我们不过才结婚一天,我虽说是因为钱财嫁给你,但是如果现在你要离婚,我不会同你要钱的。”袁韵楠还是爆发了,她觉得委屈,她一直想忍,却终究没能忍住,眼泪澎涌而出,渐渐泣不成声。尽管中间也有些装的成分,但是对于男人,女人的眼泪还是管用的。看到妻子的眼泪,楚雅枫一下慌了手脚,他忘记了头痛,急忙把她揽入怀里,袁韵楠挣扎,他却抱得更紧。“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不会和你离婚的,离了婚我怎么办,去哪里找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什么恬然苦然的我统统不要,我只要你,好不容易才找到你,我怎么可能再放开你,还有我真的没有派人跟踪你,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是谁做的,我不想把这件事情闹大,我们再等一下,看对方是出于什么目的,如果是勒索,他会在打电话或发消息的,你一定要相信我。”楚雅枫彻底投降了,看到对方哭,他的方寸就乱了,本能的心疼把所有的嫉妒和猜疑统统打败了,袁韵楠抬起头看着楚雅枫“我答应你,以后我在不单独去见庄易成,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以后不能单独去见恬然,”袁韵楠仍在哽咽,声音时高时低,梨花带雨的表情可爱到不行。楚雅枫彻底缴械投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