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离人心上秋

第十章 长恨春归无觅处 不知转入此中来

离人心上秋 陌蘩 4825 2017-05-09 19:16:00

  生命不能预期,就像现实中的故事无法彩排一样,楚雅枫知道选择不是开始也不是终点。开启与落下,躲避或直面对于现在的他都只是过程。结局似乎已经写好,从父母亲离奇的死亡开始。

从回来的第一天楚雅枫就开始了父母死因的调查,但是半年过去了,一切毫无进展。对于交通事故的结论,楚雅枫无法认可。即便是大众的媒体对楚池夫妇的死因也是众多的猜测,民间流传出多个版本,各种臆想曾经一度充斥着各个娱乐周刊。但楚雅枫始终沉默着,他从未在任何公开场合谈论过父母的车祸,也并没有在任何媒体发表过质疑的声音。他只是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一直以来都很信任的老周。并且授意老周去调查,但是一切却一直徘徊在原点。

照片很惨烈,已经完全没有了模样,虽然每次看到楚雅枫的心都会抽搐到窒息,但是他还是把这张照片放进相框,摆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打开抽屉,一张三人的合影,母亲的笑至今都常常出现在他的梦里,母亲是美丽安静的女子。一直以来母亲就是楚雅枫心里的春天,不骄不躁,恬静温暖。父亲是成熟睿智的男人,他知道父亲是深爱着母亲的,在举手投足之间,空气里都是爱情。楚雅枫蹲坐在父母之间,是无忧的样子。还有大男生的羞涩。楚雅枫湿了眼眶。周围是安静的,甚至连呼吸都变得静谧。诺达的一间办公室里,只有落地的玻璃窗折射进来的阳光显得有些活力。楚雅枫习惯性的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的人流,变成一个一个黑点,太阳洒落他们的头顶,交织,如网状,每个人的思想,每个人的故事,隐藏在这个拥挤的空间里,变得没有了质感。只是干涩的捆绑,成就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的,楚雅枫变了,他曾经是阳光的,向上的,明亮的,然而现在的他看到了太多他不想看到的事情。经商不是他的选择,一直以来,他都只是一个文艺的大男孩,然而一切在父母离世之后变得戛然而止。他周围的环境变了,人变了,孤单是他的常态,没有可以商量的人,没有可以倾心的朋友,每一个决定,每一件事情的解决,都像是一次蜕变,剥离原有的,穿上崭新的。无法选择,无法变通,无法抽身,甚至无法抱怨。

一双纤细的手臂从身后环住了他的腰,楚雅枫回过神来,嘴角绽出一抹温柔的笑,一直以来能自由进出他的办公室并且不需要通报的只有一个人,“璃茉,别闹了”,楚雅枫说着已经回转身,将那双小手握在了自己的手掌中。“帅哥哥,你想什么呢?”粉红色的脸颊上全是天真的不解,像化不开的彩虹,楚雅枫真心疼爱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她是在九岁时才被父母收养,一直寄养在国外,并且没有人知道她的存在。虽然样子玲珑,其实女孩也只比楚雅枫小两岁不到,一个月前女孩大学结业,于是回国。楚雅枫将她安排在自己的公司里任职,做企划。因为收养时女孩已经懂事,所以她一直沿用原本的名字,‘任璃茉’,公司里的人只知道这个小姑娘身份特殊,但并不知道是楚雅枫的妹妹。“工作都完成了吗?又在偷懒,看来这个月你仍旧不想领全工资了哦”楚雅枫岔开话题,他并没有告诉这么妹妹对于父母死亡的猜测,其实严格说来,任璃茉只是楚雅枫父母助养的孤儿,家里的所有事情这个女孩都是不知情的,对于楚雅枫的父母感激之情多过血缘亲情。到是对这个哥哥有着天然的一种亲近。“又威胁我?”女孩撒娇般嘟嘴,楚雅枫无奈的摇了摇头,“也快中午了,想吃什么?我请你”楚雅枫宠溺的说“好啊,我想吃……”还没等女孩说完,楚雅枫的电话突然想起,楚雅枫看了一下号码,果断的挂断了电话。“谁啊?怎么不接?”任璃茉有点好奇,“推销理财产品的,现在这样的电话多的让人讨厌”楚雅枫敷衍。“走,我们吃饭去”楚雅枫拍拍任璃茉的肩膀,先行走出了办公室。

袁韵楠郁闷了,楚雅枫竟然挂断了她的电话,正常这个时间是午餐时间,他一般都是会接电话的,结婚已经一个多月了,楚雅枫对自己还算是不错的,不忙的时候也会回来陪自己用餐,而今天是唯一一次对方拒接了她的电话,并且没有回拨过来啊,袁韵楠有点心口发闷,毕竟像楚雅枫这样的身份,闹点花边新闻是在正常不过了,其实在结婚后不久,楚雅枫就有过两次夜不归宿的情况,对方说临时有工作,需要加班确定方案,袁韵楠虽然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女人,但是也没有过多的追问,毕竟她太了解了,现在的人,现在的社会,她告诉自己,如果偶尔的偷腥她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么仓促的婚姻,如果说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基础那是哄鬼的,像袁韵楠这么现实的人,自然是拎得清的,只要对方最在意的还是自己,最注重的还是家庭,那么没有什么是不能原谅的。其实像袁韵楠这样的婚姻观在现金不是少数了,童话般的爱情故事,只适合憧憬,但大多不能当真,我们要面对的诱惑太多了,有时候不是有多淡定,而是对方有多少种方法对你,何况在中国这样一个人情的社会中,有一部分的合同和生意都是成交在办公场所之外。真正能做到坐怀不乱的男人又有几个,何况现在的小姑娘又是如此生猛。其实在结婚之前,这些袁韵楠就是考虑过的,出生在那样一个家庭,在那样一个环境中长大,她从来都不曾想过所谓山盟海誓至死不渝的爱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好在楚雅枫还是温柔内敛的,对于袁韵楠也是呵护有加的,于是有一些小的瑕疵袁韵楠也就自动过滤,当做没有发生。然而今天的情况,是个意外,女人特有的直觉让她有些不淡定了。她再次拿起电话,想要打过去,微信传来,是楚雅枫的号码‘在谈事情,不方便回电话,忙完联系’简单,直接,书面。而对于袁韵楠来说好像实在没有什么理由过分苛责。说实话从认识到现在也不过只有两个多月的时间,谈不上了解,甚至还谈不上熟悉,袁韵楠也在努力的适应新的生活,适应生命中这个新的角色,适应这个会伴随自己一生的伴侣,人们常说,先结婚,后恋爱,或者对于楚雅枫和袁韵楠来讲就是这样,只是即便婚后恋爱,能给予他们的时间也是有限,因为,楚雅枫真的太忙了。

有时候袁韵楠都感觉是对方故意在躲避自己,这种感觉很不好,袁韵楠一直提醒自己,不要变成疑神疑鬼的家庭主妇,不要变成没有主见的附属品,袁韵楠虽然不灵敏,但也不笨拙,基本的情商还是具备的,关于楚雅枫与自己之间似乎总是少些什么,如果说每天打电话问候,按时的把家用放进抽屉,不时的送些鲜花或者别的小礼物,夫妻生活也算和谐这就算是幸福的话,那袁韵楠无疑是幸福的,可是袁韵楠本能的感到她似乎走不进楚雅枫的内心,当楚雅枫深夜做噩梦的时候吗,当楚雅枫失眠整夜抽烟的时候,当楚雅枫把自己关进书房,一呆就是好几个小时的时候,那时的袁韵楠是无助的,是孤独的,她想走近对方,近一点,在近一点,可是她找不到通道,找不到路径。每每这个时候,她就会感到恐惧,每每这个时候,她就会怀疑自己做出结婚这个决定是不是过于草率了。可是,这个婚姻给予了她所有想得到的东西,尽管也许不包括爱情,但是对于袁韵楠来说,好像最初她也不曾期许过爱情。她告诉自己,这样应该就是幸福的模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