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离人心上秋

第十二章 众里寻他千百度

离人心上秋 陌蘩 6184 2017-05-19 17:03:37

  日子在一天天过去,冬天已将不知不觉的降临,昨天刚下过一场雪,空气里弥漫着沁人的清爽,但也让她更显孤单。青春像晚秋的花瓣一片片枯萎跌落,生活每天都在重复一样的面孔,没有热情没有渴望,袁韵楠觉得自己的生命像是突然干涸掉了整日的无所事事,她没有什么朋友,也没有什么爱好,更没有什么必需得做的事情,生活像突然到了终点般在原地踏步,她竟常常会感觉自己老了。楚雅枫很忙,公司的事仿佛已使他筋疲力尽,最初的几天里他还回来同袁韵楠一起吃午饭,后来就只会打电话回来提醒要她记得吃午饭,再后来甚至连晚饭都不回来吃了,经常都是很晚回家,袁韵楠像被囚禁的鸟,能做的好像只有等待,有时候她会忽然想‘也许他已经厌倦了自己,也许婚姻就应该是这样,也许有一天他真的会喜欢上比自己年轻漂亮的女孩而不要自己’袁韵楠的危机感油然而生,她没有学历,没有关系,如果连仅有的美丽容貌都失去的话,那她要怎样生存。然而她的胆怯却从没有在楚雅枫的面前流露出一分,他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的无助。她不想让对方感觉出自己是那样的在意这个婚姻,人总会有意的隐藏自己的弱点。

楚雅枫有自己的追求,他不希望人们把自己看做只是依靠父辈留下的财产才能生存的寄生虫,他不希望被人在身后叫自己富二代,他要证明自己的能力,婚姻使他的内心有了归宿可以更好的投入工作。而且楚雅枫已经习惯了灯火通明的世界,他喜欢出席各种宴会,喜欢应酬自己欣赏或者不欣赏的男人和女人,这样的生活已经成为他生活中的一部分。

庄易成没有再来找过袁韵楠,他只是经常会到袁韵楠家的门口躲在干枯的树枝后远远地看一眼自己心爱的女孩,他起初以为这就是他的方式,然而这样的方式总让他感到莫名的悲凉。不能忘记尽管很想,不能停止即使很想。过于做作的虚妄即将编织成顺其自然的婚姻,无论爱与不爱总是构成了婚姻的首要条件,男人和女人,每个婚姻都有它存在的意义,有些是为了爱情,有些是因为孤独,有些是想更好的生活,而他的婚姻是为了稳固他们家的家族企业。他爱袁韵楠却注定不能娶她,那么至于娶谁对他来说已没有意义。

新年快到了,每年年末楚雅枫的公司都会举行盛大的舞会,恋爱中的员工可以携带恋人一起参加,已婚的职员也可以携带家属一起参加。然而楚雅枫却没有告诉妻子这件事情,他并不希望妻子出席那样的场合。楚雅枫是自私的,他深切的知道自己妻子的美貌,所以他尽量减少袁韵楠接触其他异性的机会,在她大学里提出要她退学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美丽是幸运的,幸运的太过轻松,轻松的没有真实感。

袁韵楠在一个星期前就从丈夫公司的网页上知道了举办舞会的事情,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跳舞了,她心里一直在期待着丈夫的邀请。袁韵楠精心挑选了一件深紫色的晚礼服,在舞会当天的下午她还去做了头发。几天来楚雅枫好像是有意回避自己,始终没有告诉自己舞会的事。袁韵楠天真的认为丈夫是想给自己一个惊喜,可是在她穿好衣服,做好头发后却始终没能等来丈夫的电话,失落,像是被投放在了空阔的夜空里,心里失去了重心,悬浮在空中。突然之间她恍然明白了楚雅枫心里定位的妻子应该是怎么样的,她终于懂得了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是什么样的,他需要的是一个把真实的自己冷藏,完全受他支配,为他活着的女人。袁韵楠气愤了,她不要做那样的女人,即便做她也要自己心甘情愿去认可,而不是被谁精心安排的。

夜很冷,昏黄的路灯在白雪覆盖的路面上折射出一片片晶莹。袁韵楠裹紧身上的大衣,向路口走去,身边不断有零散的鞭炮声响起,每一次阵响都更加深刻的勾勒出她的孤独。

因为是新年的前一天,人们都在急急的往家赶,和亲人共同迎接新年,所以路上的车辆不如往常得多,出租车也很难叫,袁韵楠站在路边焦急的挥着手。袁韵楠不会开车,老周显然是被楚雅枫作为后备司机叫去了舞会。所以她只能打车。从树枝上不断飘落的雪花钻进她的脖子里,冰凉。一束强光迷失了她的眼睛,一辆黑色宝马停在了身边,车窗缓缓摇下,出现一张熟悉的冷漠面孔“要去哪里?上车,我送你”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庄易成了,在这样一个无助的夜晚,袁韵楠像突然见到亲人般觉得温暖,“易成,看来你真是我的及时雨呢”袁韵楠上了车。庄易成竟露出了一抹浅浅的微笑,“天哪,你会笑啊,简直太难得了,我应该把它拍下来的,”袁韵楠似乎已经忘了她原本的目的,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吃惊。“要去哪里?”庄易成收起笑容,恢复常态。“去楚梦演艺公司”袁韵楠恍然从惊喜中抽离,回到了现实。“那里有舞会,楚雅枫没来接你吗?”庄易成边发动车子边说。袁韵楠的面容有些阴暗,生气的表情再次浮出水面。她对庄易成是绝对信任的。“他没有邀请我”袁韵楠气愤地说。“他害怕失去你”庄易成平静的说。袁韵楠不想去探究原因,她现在只想按照自己的心意生活,“你怎么会在这里,什么时候换的车?”袁韵楠引开话题。“我在这里已经一个小时了,我看到你出来,一直在你身后,如果不是你叫不到车,我恐怕己经走了。”“你在等我”沉默。“我的未婚妻回来了,我们的婚期安排在了下个月的十六号,你想参加吗?”庄易成淡漠的语气像是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心里却在一次次阵痛。“当然,我特别希望能够见到你的新娘呢。”袁韵楠又一次兴奋,“看来你是真的希望我结婚,”庄易成的目光蒙上了一层水雾。“我只是希望你幸福。”袁韵楠黯然。“你幸福吗?”“应该是幸福吧”袁韵楠若有所思的回答。“那就好,否则我会后悔没有娶你。”庄易成冷峻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温热。温暖着袁韵楠的内心。“我已经接管了家里的宾馆和内衣厂,所以最近换了新车。”庄易成没有告诉对方,是为了来看她时不被发现才换的车。对于袁韵楠来说能再见面总是好的,她想念庄易成,再见到对方的一瞬她才知道原来自己竟是那样想念他。真挚的友情有时比爱情还要难忘。庄易成曾经陪她成长,陪她度过了那一段辛苦的生活,始终在她身边默默保护她,袁韵楠对他的情感早已根深蒂固,怎么可能说忘就忘。

‘楚梦演艺公司’宽敞的会客厅里灯火通明,门口花团锦簇,大厅是圆型的,环墙的周围是一圈粉红色的沙发,厅内中间两侧摆放了各种精美的点心,大厅前方的右侧,乐队正在演奏乐曲,大厅的中间有一些临时的侍者在走动。来参加舞会的除了公司内部的员工和艺人还有一起合作的制作人导演等,人们大都在跳舞,还有些人在三三两两的聊天,袁韵楠一眼就看到了身着白色燕尾服的楚雅枫【他的长发就是他的象征】和被他环在臂弯里跳舞的恬然,袁韵楠脱下外套放在身边的沙发上,紫色的晚礼服凸显了她雪白的皮肤,乌黑的头发蓬松的盘起,用一个呈蝴蝶形状的水晶饰卡固定在脑后露出顷长的脖颈,紧身的裁制辉映着她婀娜的曲线,无以伦比的美貌吸引了会场上几乎所有人的目光。当初结婚时楚雅枫只通知了几个不错的朋友所以这里大多数的人是不认识袁韵楠的。楚雅枫随着众人的目光,看到了站在大厅门口处的袁韵楠,他停下舞步,松开恬然,原本平静的面孔突然之间翻江倒海一般变了模样。他径直走到了袁韵楠的面前,“你怎么来了?”楚雅枫紧张的说,袁韵楠面带微笑,避开了他的眼神,“看来你并不欢迎我。”不是疑问是肯定。“我……”还没有待楚雅枫说完,一位身着白色礼服的女子一轻盈的出现在楚雅枫的身边,“你怎么来了?”语气强硬,似乎质疑的理所当然。袁韵楠期初还真没认出这女孩是谁,但这声音她认得,任璃茉今晚像换了一个人,不得不承认,这姑娘很美。“怎么?我不能来吗?”袁韵楠面带笑容,声音婉柔,但楚雅枫还是听出了这其中的火药味,“璃茉,我邀请你嫂子来的,没事,你自己去玩吧”楚雅枫轻轻拍了拍任璃茉的肩膀。任璃茉白了袁韵楠一眼,悻悻的离去。此时一位身着黑色西服的中年人又出现在袁韵楠的面前,大有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架势“楚总,这位小姐您认识吗?不妨介绍一下可以吗?”男人一副很绅士的样子,头发已很稀疏,体态微胖,厚厚的嘴唇上,有一圈略微泛黄的胡须,楚雅枫微皱起眉头,“对不起,我们还有事,您请自便。”楚雅枫说着,竟强挽着袁韵楠的胳膊向门外走去,“等等”,另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楚雅枫刚想发作就看到了,身着蓝色中式上衣,白色休闲西裤的很有威望的沈世勋,他的名下有国内目前数一数二的一线演艺公司,而且近些年涉足房地产也狂敛了不少的钱财。对于他楚雅枫还是很尊重的。“沈叔叔,让您见笑了,”楚雅枫客气的说。沈世勋已年过六十,曾经和楚雅枫的父亲合作过,楚雅枫和他的儿子沈木的关系也一直不错,听说沈木最近去了澳大利亚的母亲那里,楚雅枫一直拿沈世勋当长辈,“这位小姐刚来,你这位主人怎么就下逐客令呢?难不成这是你们公司新发掘的艺人,还在保密当中,”沈世勋说着看了一眼袁韵楠,袁韵楠至始至终都很淡定没有一丝慌乱,“不是的,沈叔叔,这位女士是我的妻子,我结婚了。”楚雅枫解释说。沈世勋有些惊讶,“妻子?我前些天见过你的姑姑,问起你时她说你结婚了,只是没想到你的新娘竟是如此绝色的一位佳人,只是小木去了国外,否则他一定会嫉妒你的,你很是不应该把她藏起来的,你我在这个圈子里这么久,你不会不知道你的妻子可是块璞玉呀”。“对不起,罗叔叔,我不想让我的女人身处这种复杂的环境里,我只想让她做我的女人。”楚雅枫有些不高兴了。沈世勋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赞赏,“很好,对自己爱的女人就应该这样,我还有事,你们年轻人玩吧,我先走了。”沈世勋拍拍楚雅枫的肩膀然后招呼自己的助理离开了。

袁韵楠一直沉默着,目光游离在酒会之间,并没有看楚雅枫一眼,“我们回家好不好?”楚雅枫不知道今天的妻子是怎么了,为什么变得如此固执。“为什么不邀请我参加舞会”袁韵楠表情严肃。“我只是不想让你抛头露面而已。”“我现在不想和你谈,我们回去再说吧,我现在想跳舞,”袁韵楠的话像是结了冰。冻僵了楚雅枫的表情。远处的恬然怒目看着袁韵楠的方向,一首‘蓝色多瑙河’的华尔兹舞曲再次响起,恬然绷直身体一路向楚雅枫走来,由于生气假装出的笑容有些扭曲。“雅枫,我们去跳舞好吗?”袁韵楠差些笑出声来,她不知道是该认为对方单纯还是愚蠢,在这个时候邀楚雅枫跳舞,那只有一个结局‘英勇就义’楚雅枫正在为妻子的出现焦虑,怎么可能离开妻子的身边让别的男人有可乘之机。他机械的转过头面无表情的对恬然说:“难道今天的舞会上就只有我一个男人吗?”将这个毫不识趣的女人从仙境再次打落到人间,恬然的眼泪呼之欲出,气愤的跑了出去。楚雅枫说完牵着袁韵楠的手坐到了一边的沙发上。才刚坐定就走来一位年轻的男士邀袁韵楠跳舞,楚雅枫认得这是一个很年轻的作曲人,袁韵楠想起身接受邀请,胳膊却被楚雅枫紧紧攥在手里动弹不得,“对不起,她已经有舞伴了。”楚雅枫对面前的年轻男子点头表示歉意。袁韵楠被楚雅枫搞得哭笑不得,不知道是该为对方的在意高兴还是生气。每一个来向袁韵楠邀舞的男人都在袁韵楠还来不及说话时被楚雅风礼貌的拒绝了,他甚至不再去招呼客人,像胶水一样粘在了袁韵楠的身边。“我要跳舞”袁韵楠再次要求。“不行,你已经吸引太多目光了还不够吗?”楚雅枫拒绝。“你尊重一下我好不好,我有人身自由的,”袁韵楠显然是真的生气了,为了不把事情搞得无法收拾,楚雅枫无可奈何之下,只好携她步入舞池。俊朗忧郁的楚雅枫本就已经是今晚舞会的焦点,不知迷倒了在场的多少女性,而被他拥在怀中的袁韵楠美艳绝伦的容貌,玲珑有致的身材,令在场所的粉妆黯然失色,他们自然的成为了舞会的中心,楚雅枫没有和自己的妻子跳过舞,所以今晚的袁韵楠让他大吃一惊,他不知道自己妻子的舞跳得竟这么好,舞步娴熟,体态优美,移步如荷花,旋转如浮萍,与之跳舞就像飘在空中一般。没有浮躁的显夸,只有温婉的沉静。楚雅枫竟忘了去保护妻子的美丽,有些飘飘然起来。

舞曲结束,人们都好奇的注视着眼前如天外飞仙的女子究竟是何许人也。楚雅枫看着面露得意之色的妻子,只好牵着她在总目睽睽之下来到了舞场中间,他温柔的吻了一下袁韵楠的脸颊,然后怀抱着她向众人介绍“这是我的妻子,袁韵楠,”楚雅枫说着将目光深情的凝聚在了袁韵楠的面孔上,停顿一下接着说“所以我提醒那些对我妻子心存仰慕的人,她已是名花有主,还望大家适可而止。”楚雅枫嘴角上扬露出一抹浅笑。安静,哗然,零星的掌声,继而是热烈的掌声,毕竟金童玉女还是人们想看到的结果,有嫉妒,有羡慕,有愤怒但因为谁都没有得到而变得没有那么浓重,公司里暗恋楚雅枫的女性看到袁韵楠的样子后觉得也算是虽败犹荣吧。如果有怨恨只能去找把自己生成如此模样的父母,或者是把对方生为绝色佳人的对方的父母吧。但父母已经连最宝贵的生命都付于了你,你又怎么好意思再有什么过分的要求,只好忍了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