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离人心上秋

第二十八章 初月挂疏桐 漏断人初静

离人心上秋 陌蘩 3777 2017-05-22 11:37:59

  房间很暗,合着窗帘,一丝风都没有,外面像是隐约的有影子晃动,一下一下牵着她的眼神在游离。但她知道,没有,这间屋子里除了她便只有一个照顾她生活起居的护工。楚雅枫走了,呆了不足两天,这是一年以来的第一次见面,漂亮的男子,曾经是属于她的男子,蒋珊的心底莫名的一阵燥热。她想下床走走,但是好像不行,她已经没有办法独立行走,如襁褓中的婴儿一般。可恶的是,当病魔一天一天拖垮她的身体的时候,为什么还不收回她思考的权利,让她变得木讷,痴呆,或者变成傻子,疯子,遗憾的是这一切可能都没有发生,她还在胡乱的思考,然后不断地滋生出这样的,那样的烦恼,煎熬着自己的内心。医生所说的她的期限已经过去了一年。如果没有意外,在一年以后的今天,或者她就将不在人世。预知死亡,等待死亡,起初应该是恐慌的,她崩溃过,放弃过,挣扎过,而如今,她安静的呆在床上,思索着自己的这短暂的一生,想到开心时,没有了微笑,想到难过时也没有了眼泪。只是明白,目前为止,自己还是一个活人。半年前孩子被抱走了,算来孩子已经一岁多了,待在她身边的日子算足了也不足两个月,大部分的时间待在医院里。少部分的时间待在楚雅枫聘请的专职保姆那里。而她,或者只保有资格已经完全没有了权利。在这个世界上,她是孤儿,很小的时候就被一个国外的家庭收养,后来收养她的一对老夫妇也相继去世,于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亲人,直到楚雅枫的出现。孩子的出现是个意外,但是他们选择接受了这个意外,也许不是因为相爱,只是因为爱,是的,这个世界上除了相爱这回事之外,还有爱,爱让一切不合理的变为合理。

气氛很凝重,咖啡分别在两个杯子里,没有人搅拌,也没有人喝。“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是楚雅枫的父母买给任璃茉的市中心的屋子,三室两厅,格局很好,房产证上是任璃茉的名字,她回来之后,便一直住在这里。“那个女人配不上你,配不上我们楚家,她不配做我们楚家的儿媳,如果爸爸妈妈健在,也不会同意的。”任璃茉因为紧张,呼吸变得有点急促,她不想,也不敢直面的承认自己内心的秘密。“楚家?爸爸妈妈?你还有资格这么说吗?爸爸妈妈一直嘱咐我们不要亮明你的身份,可是这次你为了赶走楠楠,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你是我的妹妹,你知道这样会给你我带来多少麻烦吗?”其实任璃茉在这样做过之后也有过后悔,不只是内疚有负楚爸爸,楚妈妈的嘱托,而是承认兄妹的关系,就等于堵住了未来可以发展的空间。多少有些得不偿失。“我知道这件事我是不应该,可是你如果不把那样的女人娶进门,我怎么会在情急之下说出自己的身份”“那样的女人?我警告你,楠楠是我的妻子,是你的嫂子,以后不允许你再用这样的措辞讲她,而且我还要提醒你,以后我们的事情你最好少管,否则我就把你送出国”楚雅枫下了最后通牒。“哥哥,你真的为了那个女人这样对我吗?我做错什么了?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你好,为楚家好,而且,你忘记蒋珊姐是怎么样死的了吗?你这样做,怎么对得起蒋珊姐”“够了,不要在我面前提蒋珊,如果不是你,爸爸妈妈怎么会知道蒋珊的存在,如果不是你孩子怎么会早产,如果不是早产,孩子和蒋珊就不会死。那件事我已经原谅你了,所以关于我现在的感情和婚姻你最好不要再插手”“哥哥,你爱袁韵楠吗?你敢说你爱袁韵楠不是因为她长得像蒋珊吗?”“任璃茉,你不要太过分,我的感情不用你费心,我自己可以安排好,袁韵楠是我的女人,我一定会护她周全,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哥哥,你就必须得认她这个嫂子,我限你三天之内去向楠楠道歉,否则就自动离职,出国去。”楚雅枫说完愤愤的走了。任璃茉将咖啡摔在墙上,深棕色的液体沿着墙壁一点点滑落。留下一道道或深或浅的痕迹。

楚雅枫没有开华丽的新闻发布会,没有邀请庞大的记者团,他只是在热门的一个媒体上曝光了一篇长约万字的表白书,写自己眼中的妻子,写自己幸福的婚姻,他知道所有的澄清或者都是授人以柄。这么做,他是只想给自己的女人一个交代,他只想宣誓自己的态度。至于庄易城,那天的英雄救美已经说明了一切。大众的反应开始从之前的哗然变成好奇,好奇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人,能让青年才俊的两个男人如此动心,如此奋不顾身。

一切总算好似告一段落。袁韵楠也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了。

在这个周日的清晨,说好的惊喜被无限的延长,袁韵楠已经在车上呆了将近两个小时,先是等楚雅枫采购东西,然后就是这漫漫的惊喜之路。“亲爱的,还有多远?如果只是吃个饭的,我们这都到郊区了”“别着急,马上就到。要有耐心,相信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看着楚雅枫信心满满的样子,袁韵楠也只好拭目以待了。

大约又过了四十分钟左右,他们的车子停在了一个青砖小巷的路口,袁韵楠与楚雅枫下车,楚雅枫牵着她走进巷子,巷子不宽,只能容一辆车进入,路面全是小块的青砖铺垫,大概进去五十多米的地方路面突然变得开阔起来,一处别致的宅子出现在袁韵楠的视野中,宅子的门口有一棵硕大的老槐树,槐树被大块的青色方砖小心的围在中央。袁韵楠自然分不清所谓的国槐,或者刺槐等等,只是看到这棵槐树已经开花,开出的是白色的一串串的小花,有层次的坠在树梢,很是好看。“这棵槐树从我记事起就在这里”楚雅枫顺着袁韵楠的目光解释。“这就是你经常提到的老宅子,是吗?”袁韵楠问,楚雅枫含笑不语。走到门口,楚雅枫取出钥匙开门。当第一道门打开,袁韵楠的眼前豁然出现了第二道门。这道门是密码锁,楚雅枫输入密码,门打开。入口处,是一块老式的方形照壁,上面是龙凤呈祥的图案。袁韵楠竟莫名的有些紧张起来,握着楚雅枫的手也渐渐的渗出汗来,“别怕,没事”楚雅枫冲袁韵楠笑笑。可即便这样袁韵楠还是感到心跳在一点点加快,这样威严的老宅子多少让人有些敬畏。照壁左转,一道走廊,廊的右侧是一个小型的花园。花木依然盛开,看起来好似有人打理过。目光可及处是一排白墙黑瓦的房屋,典型的徽式建筑。再左转,又是一处走廊,进入,还是一排房屋,不同的是主屋的边上依着几间青砖的侧屋,全部上着锁,锁上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这里以前是伙房,和储物间,现在闲置了”楚雅枫在一旁解释。从脚门左转进入,还是一排房屋,这次是两边都有侧房,房屋的中间好似有过一个鱼塘,但是现在已经干涸了。“这是之前我爷爷住的地方”楚雅枫打开侧面的一间屋子,屋子里并不凌乱,好像也没有多少灰尘,摆设很简单,都是深棕色的实木家具。“这是之前我爸爸的屋子,后来和妈妈结婚后就搬去了前院”楚雅枫一边说,一边将袁韵楠带至一个桌子旁边,打开抽屉,取出一本影集,翻开,“这就是我的爸爸年轻时的样子,”楚雅枫指着一个白皙俊朗的男人说。“我只见过你爸爸之后的样子,看过他拍的电影”袁韵楠好似还没有怎么反应过来,整个的状态还有点蒙圈。“这是我妈妈”楚雅枫指着一个漂亮娴静的女子对袁韵楠说,“哇,好美,你像极了妈妈”袁韵楠发自内心的惊叹。楚雅枫笑笑,“这是我,小时候的我”“哦,难怪,你小时候长得就这么好看啊”袁韵楠好似不服气的嘟嘟嘴唇。楚雅枫宠溺的刮刮她的鼻尖。“现在有没有放松一点?”“好些了”“那么我们继续”楚雅枫说着掀开床的帷幔,钻进床底。不一会儿。桌子边上的一块儿方砖竟然打开了,漏出了水泥石阶,袁韵楠看着钻出床底的楚雅枫一脸困惑。这样的场景她也只在影视剧里见过,说实话,真心有点刺激。“别害怕,没关系,跟我来”楚雅枫牵着袁韵楠走下石阶,然后没走几步,又出现几个向上的石阶。石阶尽头的墙面上出现了几组数字,楚雅枫输入数字,有一方石壁打开,袁韵楠随着楚雅枫走出。眼前展现出一个玲珑的院子。不大,但是玲珑漂亮,紧接着从屋里出来两位老者,一男一女,各穿一身黑色的棉质汉风套装,头发花白,看起来都已经上了年纪,但是精神很好,“小少爷,你来了”老妇人已经快步的迎了过来,不知怎的,袁韵楠的亲切感油然而生,也许是因为老人面目慈祥,也许是因为她对楚雅枫的热情,总之此时的袁韵楠已不像原先那么紧张。“小少爷,你早该带来我们看看,别站着,快进屋”老者一边说,一边掀开门口的细竹帘,楚雅枫微笑着看一眼袁韵楠,牵着她走进屋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