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离人心上秋

第三十章 不是爱风尘 似被前缘误

离人心上秋 陌蘩 4518 2017-05-22 12:00:54

  “如果资料是真实的,那么那个叫任璃茉的就是被他们收养的,”老周还是如楚非所愿调查了所谓的楚雅枫的妹妹。“既然收养了,为什么从来没有提起过。她九岁的时候就收养了,那时候老爷子还健在,一点口风都没透露”楚非疑惑。“有没有查过她的父母”“据说是从B市的孤儿院领养的,我找人查了,好像是父母双亡进入孤儿院,同年就被楚池夫妇领养,一直寄养在国外,这件事情做的很保密,几乎没人知道,当时领养时是委托别人办的手续”“雅枫今年二十八岁,任璃比雅枫小三岁……”楚非陷入了沉思。“如果我的女儿活着也是整比楚雅枫小三岁”楚非若有所思。老周不由愣住。“你是说……她有可能是你的女儿”“我只是猜测,否则他们为什么要保密,收养一个孤儿对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讲也不算什么大事,我和楚池都是被父亲收养的,老周,你有机会接触一下任璃茉,最好能搞到一些样本,我可以去做个亲子鉴定”楚非认真了,女儿一直是她这二十多年来的心病,她找了这么久一直没有消息。如果任璃茉是自己的女儿,她一定不会让她再次流落在外。老周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

气氛还是有些尴尬,任璃茉的到来总是让袁韵楠措手不及。但这次对方看起来似乎友善了很多。“一定是楚雅枫背后做了工作”袁韵楠心想。“我这次来是来和你道歉的,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不应该在那么多人面前羞辱你,,也不应该去打扰你的父母”任璃茉像是在背书,虽然态度不算诚恳,但意思还是表达清楚了。袁韵楠心里暗笑,这个姑娘从某种程度上讲还是有点可爱之处的。“给你,如果没记错,我记得你喜欢喝酸奶”袁韵楠递给对方。“不,我要喝你的那个”任璃茉看向袁韵楠手中的橙汁。“你不是从来都不喝橙汁的吗?”袁韵楠好笑。“可是我现在想喝了,我就喜欢你喜欢的东西,包括人”任璃茉接过袁韵楠手中的橙汁,袁韵楠知道她话中有话。脸色也阴沉了下来。“你不用给我甩脸子,我告诉你,如果不是我哥哥这些天不理睬我,非要我来和你道歉,我才不会巴巴的跑这一趟,你不要太得意,我完全是为了我哥哥,你最好乖一点,如果再做出对不起我哥哥的事情,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而且请你记住,没有什么爱情是永恒的,只有亲情才最可贵,我和哥哥十多年的感情,不是你想挑拨就可以挑拨的”任璃茉最终还是没有忍住。“亲情?是吗?你对雅枫只是单纯的亲情吗?是所谓亲情让你对我充满敌视?是所谓亲情唤起了你对自己哥哥的占有欲?是所谓亲情唆使你来挑拨哥嫂的关系?亲情?别说的这么理直气壮!”袁韵楠原以为对方今天是来休战的,没想到最终还是露出了狐狸尾巴。“是啊,我是喜欢我哥哥,那又怎么样?我喜欢我的哥哥已经整整十六年了,我对他的感情完全超过了你这个拜金女,他是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的亲人,唯一我爱的人,也是唯一一个爱我的人,我当然不会甘心拱手相让,何况你还是这样的女人”任璃茉说着竟有些声泪俱下了。袁韵楠她不知道真正的爱情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只是隐约知道现在的自己好似是幸福的样子。看着任璃茉这样如泣如诉的表白心意,袁韵楠着实有些招架不住了。她最看不得这样的爱情宣言。“好好好,如果你不怕大好的年华被浪费,那你就继续爱你的,我们也继续过我们的日子,还有,既然我们彼此都不待见对方,那么希望你以后还是别来了,免得无端引起战乱,伤了谁都不好”袁韵楠下了逐客令。任璃茉一边擦着眼泪,一边愤愤的离去了。

当拿到最终的调查结果的时候,庄易城还是犹豫了,其实想调查一个人的行踪,在现今的生活真的不算什么难事,查手机,查飞机,查目的地,当最初看到那个叫蒋珊的女人的照片时,庄易城也感到了某种的似曾相识。是的,她的眉眼像极了袁韵楠。他的心中似乎已隐隐的感觉到了什么,当进一步的往下追查,竟然牵扯出一个不到两岁的男孩儿,孩子在医院父亲的名字豁然登记着楚雅枫三个字,庄易城震惊了,他起初只是以为楚雅枫花心贪玩,还是有分寸的,但是却不知道他竟然已经有了一个孩子,这样的结果让他有点无所适从,继而是深深的自责,如果当初和袁韵楠结婚的人是自己,那么现在的一切都将不会发生。庄易城犹豫着,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把这样的结果告诉袁韵楠。他害怕,他怕她受伤。

红色的星点一灭一闪已经快烧着了手指,楚雅枫仍旧愣愣的看着窗外的天空,完全没有感觉,“怎么了?今天的夜空分外的美吗?”袁韵楠轻轻取走他指尖的烟蒂,“连个星星都没有,你到底在看什么?”袁韵楠看看天空,又看看楚雅枫。“我得出差几天”楚雅枫看起来情绪不好的样子。“怎么了?公司出问题了吗?”袁韵楠担心。“没有,就是在海外的一个合作,需要我去亲自督促一下”楚雅枫说的轻描淡写。“什么时候走?”“明天一早”“什么时候回来?”“快的话三四天,慢的话一个星期左右”“这么久?”袁韵楠有点不舍。“没办法,做生意就是这样,乖,我会尽量早点回来,你在家要乖乖的,有什么事和老周商量”楚雅枫说完轻轻吻了一下袁韵楠的额头。袁韵楠极不情愿的点点头。

袁韵楠收到包裹的时候正在装模作样的练瑜伽,楚雅枫已经走了两天,不过还好,这次的他没有失踪,电话,微信,QQ,语音,视频都可以。袁韵楠也就不再像之前那样寝食难安。可是在打开包裹的那一瞬,她傻了,这里不是比喻,而是陈述,在那一刻她是真的整个人瘫软了,脑细胞像全部被抽空,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有那么一瞬间,她竟然无法发出声音。额头上的汗一点点渗出,不知道是因为瑜伽的疲累,还是因为内心的慌张。袁韵楠崩溃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她完全没有意识的躺在瑜伽垫儿上,一动不动。

夜色已经完全把白日吞没,竟然有一道闪电划破玻璃,击打在家里的地板上。要下雨了。袁韵楠是喜欢的雨的,而此时的她只是木讷的睁着眼睛,对现实的空间完全无感。电话响起,袁韵楠摸索着将它放在耳边。“喂,韵楠,在忙什么,微信也不回”是楚雅枫的声音。“哦……”袁韵楠想说话,但竟然发不出声音。“楠楠,怎么了?你没事吧?病了吗?”对方变得有些着急。“哦哦…...没……我没有……我很好,别担心”袁韵楠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可以这样平静的接听楚雅枫的电话。“真的吗?你这个粗心的姑娘,要记得吃饭哦,照顾好自己,我会尽快赶回去”“哦,不用着急,慢慢来…..”此时的袁韵楠的思维有点混乱。虽然情绪平和,但错搭的神经还是有点偏离方向。“楠楠,你确定你没事?”“别担心,我没事,等你回来”“嗯,好,我尽快回去,今天干什么了?”“哦,听音乐,练瑜伽,还有收到一个包裹”“包裹?你在网上买了什么?以后如果一个人在家,收包裹的时候要当心,现在这样的骗局也好多,尽量让老周替你签收”对于袁韵楠,楚雅枫总是像个唠叨的大家长。“嗯,我知道了,下次我会注意”“好,乖,早点休息,我要去忙了”“嗯,好……雅枫……”“嗯,我在,你说”“我想你了……”天知道袁韵楠在说这句话时已经是泪流满面。完全不自知的流泪,心痛已经像是一种本能,哭,不是她此时唯一能做的,但是哭是她此时唯一想做的。是的,她想他了,疯了一样的想他,当知道他现在或者就在别的女人的身边,款款深情,无微不至,袁韵楠就觉得自己整个心被罩了一层保鲜膜,没有缝隙,无法呼吸。而且不只这样他们还有一个孩子,男孩子,医院登机的名字叫楚子萧,是个好听的名字,袁韵楠终于知道为什么在第一次见面时他就笃定了自己,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么快那么快的把自己变成了他的女人,她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与那个叫蒋珊的女子长得有几分相像,还是不幸自己这样一个被当做替代品的婚姻。雨下大了,有一些奋勇的越过帘幕落在地上,然后晕开,成了谁心上的湿痕。蒸腾出看不到前路的雾霭,没有阳光,没有相牵的手,没有一声声的叮咛,于是成了孤单的灵魂,蒙了双眼,只摸索着,牵着那极短极细的藤蔓,缓缓的向前,小心翼翼的不发出声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