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离人心上秋

第三十二章 明月如霜 但有旧欢新怨

离人心上秋 陌蘩 3248 2017-05-24 21:17:40

  你现在觉得好些了吗?”袁韵楠醒来,楚雅枫焦急地问。“好多了”袁韵楠好似还是有些生气。“我让医生来看过了,医生说,是营养不良,有些贫血,不能激动,怎么会营养不良呢?我不在家是不是又没有好好吃饭,我一直说请一个保姆,可你就是不同意,自己都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我没事,就是最近越发的懒了,不想动,所以就吃些零食,并没有饿着,你不要担心”其实楚雅枫走的几天里,袁韵楠几乎就没有吃过东西,而这些日子又一直有蒋珊的事情压在心里,总是没有什么胃口。“不能这样,那些东西怎么会有营养,我一会儿去买只鸡,给你煲汤”楚雅枫心疼的说。袁韵楠将头塞进楚雅枫的怀中,揉搓着,“不,就这样,你陪着我就好,每天都我一个人待在家里,好闷”“好,等你睡着我再去,乖”“雅枫,你说,我出去工作好不好?”袁韵楠已经很久没有提过这样的话题了。“怎么了?我不想你累,我答应你我会尽量多时间陪你,好不好?”“雅枫,我有时候觉得自己活着一点意义都没有,没有事业,没有朋友,家人又是那种样子,我觉得我像是荒了的草,像是被抽了灵气的驱壳,雅枫,我感觉我都没自己了”“是不是沈木对你说了什么?你看一个庄易城就已经让我焦头烂额,现在又来一个沈木,你说如果以后再有一个什么成什么木的我怎么招架得了?”“雅枫,那就让我到你的公司里工作好吗?把我放在你的眼皮子底下看着,不会有事情的,你要相信我,好吗?”“楠楠,外面的世界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美好,职场的生活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充满乐趣,我只想你保留原来我初见你时的样子,虽然有些小聪明,有些小任性,但骨子里是单纯的,美好的,我不想把你放到社会这个大染缸里去过滤,我怕你变了模样,你要懂我,好吗?”袁韵楠不敢告诉他,无所事事的自己在家里就会胡思乱想,会想蒋珊与他的故事,会想他们的孩子,会惴惴不安,患得患失。她需要一个寄托来摆脱现在的困境。可是在楚雅枫的温言软语下,袁韵楠还是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很多次,楚非把车子开到楚雅枫公司的楼下,看着任璃茉上下班,很多次她都想冲过去告诉她,自己是她的妈妈,很多次…...但是最终她只是悄悄的躲在角落里默默地看着。她曾经是多么勇敢的一个女人,而在自己的女儿面前她变得懦弱,这段亲情已经被搁置了二十多年,要想重新捡拾并不容易。

“哥哥,你等一下,你把蒋珊打算怎么办?一直放在我那里吗?你真的不准备告诉袁韵楠吗?”任璃茉追着楚雅枫出了公司,“叫嫂子,我都说过多少次了,我让你劝劝蒋珊,我给她安排了最好的疗养院,有专职的医生,你帮我说了吗?”楚雅枫停下脚步。“她怎么会听我的?对于当初的事情她的心里或者还在怨我,我又怎么忍心现在再去刺激她,她现在需要的是你,你要对她负责”任璃茉知道现在只有蒋珊可以对付袁韵楠。“我一直都在对她负责,过去的事情是个意外,你知道的,这几年来,对她,对孩子我并没有亏欠”“没有亏欠?你让一个女人给你生了儿子,却不给她名分,这是负责吗?”“璃茉,你是哥哥的妹妹,当年发生的事情你最清楚,当时你也是反对我和她在一起的,怎么现在又反过来替她说话”“当年是当年,现在她病成这样,已经没有多少日子了,你就给她个名分,给她一个家能怎样?让袁韵楠忍个一年半年的就过去了,如果她爱你,她会忍的”“这是你的意思,还是蒋珊的意思?”“自然是蒋珊的意思,我有什么意思?”任璃茉有些心虚。楚非很清楚的看到了任璃茉眼中对楚雅枫的爱慕,她爱过,她了解那种感情,她的心抽搐到了一起,“不能,绝对不能,他们是亲兄妹,绝对不能”楚非在心里默念,她当初爱上楚池,而且没有血缘关系,只是名义上的兄妹,都被家族不容,被社会歧视,她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在女儿身上。楚雅枫还想说什么,一抬眸,看到了楚非的车,报纸已经曝光了任璃茉和自己的关系,楚雅枫此时也没有必要隐瞒,他只想知道此时的楚非在自己的公司门口想做些什么。楚雅枫隐下要和任璃茉说的话,牵着她走到楚非的车子跟前。这辆车子是楚非私人的车子,车牌号很少人知道,但是楚雅枫是对楚非做过调查的,自然知道。楚非看到楚雅枫和任璃茉已经走到了车前,缓缓的摇下了车窗。“姑姑,你过来怎么不打个电话?我好做安排”楚雅枫客气道。“我拍戏临时回来,就过来看看你,我就不下车了,这边人多不太方便”“看我?看我怎么不上去啊?”楚雅枫有意挖苦。楚非白了他一眼。“听说你有了妹妹,怎么不介绍一下?”楚非说这句话时将目光移到一边的任璃茉脸上,楚非的声音有些颤抖,手心都渗出了汗。还好楚雅枫并没有察觉。“这是姑姑,璃茉,喊姑姑”楚雅枫对一边的任璃茉说。任璃茉一直知道养父有个妹妹,楚雅枫有个姑姑,但也只是在影视剧里见过,这应该是她们在生活中的第一次见面,任璃茉多少有些兴奋,毕竟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明星。而且是自己名义上的姑姑。确实是个漂亮的女人,任璃茉在心里感叹。“你好,姑姑,我是璃茉”任璃茉正经起来时还颇有几分样子。“哦…你……你好,璃茉”楚非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自己女儿,有些紧张的语无伦次。“怎么了?姑姑?吃惊吗?”楚雅枫突然觉得今天的楚非有些异样。“没有,没有,你们聊吧,我约了朋友先走了”楚非没有勇气在这样下去,她怕自己控制不住会突然说出那个秘密。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楚雅枫看着楚非惊慌失措离去的样子,心里越发的狐疑。

庄易城还是没有忍住,他想看一眼袁韵楠,他知道那份资料对袁韵楠的打击,一直以来她都只是想要一个稳定的生活,温馨的家庭,而这一切也许都会因为这一份资料而改写。

他们约了郊区的一家特色的咖啡厅见面,袁韵楠本想让老周送自己过去,但是中午的时候老周喝了些酒,正在午休。她只好叫了出租。

环境很好,欧洲风情,轻音乐,伴着海风,两个人相对而坐。经过上次的事情,再次见面多少还是有些尴尬。原本是无话不谈的朋友,原本是那么亲密的‘战友’,可以毫无顾忌的玩笑,可以放心的暴露自己的缺点而不会觉得不好意思。但是现在的他们却变得拘谨起来。时间总是用它无声无息的方式改变着人们,将面容刻下一道道纹络,将乌发一寸寸染白,将故事一行一行篆刻在心上,变成印记,变成岁月。“你还好吗?”还是袁韵楠首先打破了沉默。“还好,就是有点忙,每天的时间都不够用”庄易城说。“正好相反,我每天都很闲,无事可做”袁韵楠耸耸肩。“你瘦了”这是庄易城看见袁韵楠第一眼就想问的话。“嗯,没事,最近减肥”袁韵楠敷衍。庄易城看出了袁韵楠的遮掩,有些心疼。“他对你还好吗?”“很好啊,无微不至”袁韵楠掩藏情绪。“你呢?还幸福吗?”

“你说呢?”庄易城露出一抹苦笑。“易城,你要好好珍惜你拥有的,我希望你幸福”“你呢?幸福吗?”“我……当然,当然幸福了”袁韵楠努力绽开一个微笑。“楠楠,无论遇到什么事情,记得你还有我,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知道吗?所以别怕,什么事情都别怕,有我”庄易城不知道自己是在承诺还是在安慰,他就是想说,就是想让现在无助的袁韵楠知道,他还爱她,她还有他。“谢谢,易城,谢谢你,不过我很好,你不要老是杞人忧天,你要顾着自己的日子,你要多关心一下身边的人,婚姻是要经营的”一直以来,庄易城始终认为袁韵楠只是一个自以为自己已经长大了的孩子,可是今天的她变了,似乎变得懂事了,而这种懂事却让庄易城感到深深的刺痛,他不希望她改变,他希望她一直是自己初见时的样子,他恨楚雅枫没有将她保护好,只有经历会让人成长,那个可恶的楚雅枫到底让他心爱的女人经历了什么……

“是吗?是真的吗?”老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是的,是真的,千真万确”楚非将亲子鉴定递给老周。“天啊,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老周的情绪几乎失控。“是的,看来老天还是对我不薄的,让我在有生之年还可以见到自己的女儿”楚非感慨,“你见到她了吗?你去见她了?你告诉她了吗?”老周看起来很紧张的样子。“我见到她了,很漂亮的姑娘,像她的父亲,但是我还没有告诉她她的身世,现在还不是时候”“哦,那就好,你今天叫我来就是说这个吗?”老周平复了自己的情绪。“不只是这个,福海,你要帮我,我已经亏欠了女儿太多,你要帮我弥补她,我要夺回属于我女儿的一切”楚非的眼睛在冒火,周福海可以感觉到那深深的怨怒。“我可以帮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此时的老周已经不是那个在楚雅枫和袁韵楠面前忠厚淳朴,唯唯诺诺的老周,他变得圆滑而又干练。“什么条件,你说,为了女儿,我什么都可以答应”“好,既然这样我就说了,我从小就喜欢你,我想你是知道的,我对你的感情你也一定知道,这么多年了,我没有对别的女人动过心,始终都是一个人,所以,我可以帮你,但是事成之后,你要嫁给我”老周说出了他多年的心愿。“好,我答应你”楚非几乎没有犹豫,在老周提出条件的最初,她已经猜出了对方的目的,所以她在老周说出这些话的间隙里,已经反复的权衡了利弊。婚结了还可以离,但是为了女儿,楚家的家产她志在必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