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离人心上秋

第三十四章 春愁黯黯独成眠

离人心上秋 陌蘩 2519 2017-05-26 12:47:19

  地方不大,古色古香,很雅致,也很清静,楚雅枫常听身边的人说起,四合巷里开了一家不错的茶楼,但他一直没有时间亲见。这次接到楚雅枫的电话来了之后才知道这家茶楼的主人竟然是庄易城。两个人在最里面的一个木屋里落座。经过上次的事,之间好像也没有那么水火不容的样子了。“早就耳闻这家茶庄,却不知原来是你开的,不知这次庄总找我来又有什么赐教”楚雅枫先开口。庄易城没有着急回答,只是秀起了茶艺。两杯茶泡定。庄易城终于开口。“我希望你能让楠楠幸福”楚雅枫看一眼对方。“哦,这么说你是认为楠楠与我在一起不幸福了?”“明知故问,那是自然”“不知道庄总从哪里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你不用跟我这里闪烁其词,蒋珊是谁?只怕楚总心里还是清楚的吧?”楚雅枫听到从庄易城口中说出蒋珊的名字,心里瞬间筑起防御。“你调查我?”“为了楠楠,我必须这样做,你平日里的沾花惹草我也就忍下了,可是这个叫蒋珊的女人竟然还给你生下来了一个儿子,这个你作何解释?”“我不需要解释,这是我的私事,我自然可以处理好,不劳你费心,也不希望你在楠楠那里乱嚼舌根,合适的时候我自会与她说明白”“你是说楠楠还未与你提起过蒋珊的事情吗?”“那么,你是说这件事你已经告诉了楠楠了?”楚雅枫不由得焦虑起来。“我想她应该是知道了”庄易城说。“你混蛋,你怎么可以告诉楠楠”楚雅枫愤愤的将茶杯举起,但终究没有摔向庄易城,他心里知道这件事情归结到底还是他的错,庄易城只不过让该发生的提前发生了。“你才是混蛋,做出这种令人不齿的脚踏两只船的事,我警告你,我始终等在这里,如果楠楠不幸福,我绝对不会坐视不理”“说的道貌盎然,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妻子张月的感受,你要清楚最终袁韵楠只能是我楚雅枫的妻子,告辞!”“不送!”两个男人之间最终还是不欢而散,袁韵楠终究还是它们不可调和的矛盾。

从茶社回到家里楚雅枫只用了十五分钟的时间,若干个违章肯定是有了。但是此时的他恨不得马上飞到袁韵楠的身边。袁韵楠在楼上的书房里看书,并没有听到楚雅枫回来的声音。当楚雅枫推开书房的门出现在袁韵楠的面前时,袁韵楠不由得吃了一惊。她从沙发里起身,看看房间里的表,才下午四点。“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出什么事了?”袁韵楠看到楚雅枫的脸色,有些紧张。“没事,就想看看你”楚雅枫走过去,蹲坐在袁韵楠的身边。手指轻轻滑过袁韵楠的面颊。“怎么了?你不太正常哦”袁韵楠已经感到了楚雅枫的异样。楚雅枫握住袁韵楠的手,将她的手指轻轻放在唇边。“你爱我吗?”这个问题竟然又让袁韵楠犯起了迷糊。“什么意思?我没太明白”袁韵楠如实回答,无辜的样子使人怜爱。“你爱我吗?楠楠,你是真心爱我吗?只是爱我没有其他”楚雅枫目光流转,让此时的袁韵楠心乱如麻。“雅枫,你到底怎么了?今天怪怪的”“你什么时候知道蒋珊的?”楚雅枫终于抬起眼睑,直视袁韵楠。这个问题对袁韵楠来说真的是太突然了。她从没有想过楚雅枫有一天会主动和她提起蒋珊那个女人。袁韵楠竟然感到有些害怕,竟好似像是自己犯了错的样子。“上次你出差的时候”袁韵楠低着头喃喃道。“原来那个时候你就知道了,你竟然一句没有问,竟然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楠楠,你还是我刚认识的那个楠楠吗?”袁韵楠抬起头,眼眶里瞬间涌满泪水。“你的意思,好似我做错了是吗?那你要我怎样,怎样问,怎样说,怎样表现才合乎你的要求”“你的表现太完美了,完全的富家太太的做派,不闻不问,不声不响,仍旧安然的做你的楚太太是吗?可是这不应该是我的妻子的表现,不应该是一个爱我的女人的表现,为什么?为什么不问?为什么装作不知道?因为怕失去吗?怕失去什么?怕失去我,还是怕失去楚太太的身份”袁韵楠没有想到楚雅枫竟然会说的如此赤裸。她感到委屈,委屈到了极点。“你的意思我应该去质问你是吗?和你闹,去找那个女人闹,然后呢?一切会怎样?可以当一切没有发生过吗?还是说我吵了,我闹了,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请我离开,然后把那个女人还有你和那个女人的孩子请进来”“呵呵……你看,你最终还是只在乎楚太太的身份,楠楠,你生气吗?嫉妒吗?难过吗?受伤吗?有吗?”“原来这么久了,我在你心里依旧是那个卑微的女孩,要时不时的向你摇尾乞怜,向你索要一个女人,一个妻子的权利,原来你一直这样认为,好,很好,我只在乎你的地位,你的钱,你给我的楚太太的身份,至于你和女人甲,女人乙,女人丙,的故事我统统不在乎,我只在乎这个身份,这样说你满意吗?这可是你想要的回答?”袁韵楠是真的伤心了,但是她不想告诉面前这个男人她伤心了。也许这就是爱,就是想着,我不说你可以了解,就是想着我难过,你可以感受,就是想着,我受伤,你会心疼。女人自以为是的价值观,不知道耽误了多少光亮的青春年华。当暴雨倾盆的时候,才知道那一句“我需要一把伞”有多重要。“你好诚实,诚实地让人可怕,我爱极了这样的你,又恨极了这样的你,总是那样用无穷尽的高傲掩饰自己的自卑,我是你的老公,你的爱人,要与你携手走一生的人,你掩饰什么呢?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你难过了,你受伤了,你心痛了,不是因为在乎楚太太的身份,而只是因为在乎我,为什么不这样说,为什么?”楚雅枫看到了袁韵楠的眼泪,但他将自己的手紧紧的握着。他忍着,控制着。他讨厌现在的自己,也讨厌现在的袁韵楠。“哦,好,原来刚才那样不是你想听到的,好吧,我说,我难过了,我伤心了,我嫉妒了,我不说,不问,不表现,是因为在乎你,怕失去你,而不是在乎楚太太的身份,这样说你可满意了?”楚雅枫的咄咄逼人,激起了袁韵楠骨子里的高傲和叛逆,她就要这样拧巴着,是和楚雅枫,也是和她自己。“满意,现在的我很满意,你这样貌美如花,多少男人为之痴迷。沈木,庄易城,不都是眼巴巴的望着,瞅着,盼着,盼着你点点头,不是吗?哦,忘了,这次我出事,还多亏了你的那个蓝颜知己的鼎力相助不是吗?你不吵,不闹,不离开我,自然是真的爱我,是吗?我是不是应该这样理解”楚雅枫的内心里一直不明了袁韵楠对自己的感情,他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当初袁韵楠答应自己的求婚是权衡了利弊的,趋势多于情感。于是他想要一个表白,即便是愤怒,嫉妒,哪怕胡闹,都是一种态度,而袁韵楠的沉默似乎在某种程度上伤害了他的感情和尊严。“你随便,尽管挑自己开心的去认为,我无所谓,你开心就好”袁韵楠还是不痛不痒的态度,她是和楚雅枫杠上了,或者在她的内心里是贪念楚雅枫所给予的现在这样的生活的,是贪念楚太太这个头衔的,但是在知道蒋珊以及他们的儿子时,她所想到的第一点并不是自己的身份,也不是楚雅枫所给予的一切,而是伤心,被抽干了元气的伤心和空洞。她知道对于楚雅枫的感情是有别于庄易城的,于庄易城而言,结婚,张月,她都不会觉得嫉妒,但是蒋珊这个女人让她嫉妒了,让她患得患失了。可是她不想承认自己的内心,特别是在楚雅枫这样的咄咄逼人之下。她感到了自己身份的卑微。就是因为自己的卑微,所以楚雅枫才可以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只是攀附于他身上的藤蔓。他才可以像自己一直隐瞒蒋珊的存在,他才可以明知道是他的错,却跑来这里咄咄逼人。袁韵楠感到自己的无助,感到自己的无用,每个人都需要在生活中体现自己的价值而证明自己活着的意义。而此时的袁韵楠是毫无价值感的。所以变得极其敏感。所以会用无所谓来隐藏自己的弱点。“亲爱的,你真是太懂事了,那么我现在要去开心一下了,晚上就不回来了,谢谢,拜”楚雅枫说着在袁韵楠的额头印下轻轻一吻便扬长而去了。袁韵楠望着楚雅枫的背影,终还是没有忍住,失声痛哭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