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离人心上秋

第三十六章 关心事, 斜阳红隐霜树

离人心上秋 陌蘩 2527 2017-05-31 18:39:24

  楚雅枫搞不懂自己的情绪,他其实是一个很少失控的人,但是在面对袁韵楠时,他几度无法控制自己,很多时候他都告诉自己要克制,克制自己内心对她的情感,克制自己潜意识里的仇恨。可是现实中好像一切都变得很难。公司的电影,“漫步春天”开拍了,所以楚雅枫逐渐的忙碌了起来,他要安排宣传,还要协调上映档期,于是他顺其自然的选择了回避。回避婚姻的尴尬,回避自己的爱情,回避无法面对的选择。袁韵楠在起初的日子里是煎熬的,想念,生气或者还有嫉妒。可现在她好像没有多余的力气在繁琐的婚姻中纠结,接拍的‘他们的故事’即将开拍,她每天要和剧本的作者沟通,还要和沈木磨合,背台词。屏蔽问题似乎成为了这个婚姻里两个角色的共同选择。没有电话,没有一封信。客观的维持着本就存在的联系。情感成为了每个人都在规避的话题。承认不正确,但找不到正确的解。

  早上楚雅枫刚上班正在开会就接到老周的的电话,楚雅枫害怕是妻子出了什么事,急忙走出会议室,接通老周的电话。那边是老周吞吞吐吐的声音,“喂,小少爷,这几天你一直没回来,有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和您说,”楚雅枫早已是焦急万分忙问“快点说,是不是韵楠出了什么事?”“小少爷,最近少夫人一直早出晚归,我担心出什么事,今天我就跟踪了她,没想到少夫人竟然和沈少爷在一起,还……”“他们现在在哪?”楚雅枫的头上瞬间像是被压了千斤的重量。“现在在‘得月广告创意有限公司’”,“得月广告,那不是张月的广告公司吗?他们去那里干嘛?”楚雅枫心里充满疑问,脑子却是空白一片,他急忙和助理做了大致的安排后,就开车向‘得月广告’驶去。

  袁韵楠一早就被通知今天要拍一个有关电影的广告宣传片,因为沈世勋和张月的父亲很有交情而且这部片子张月的父亲也有资金的介入,于是把这个案子交给了其女儿张月的广告企划公司。他们在早上九点赶到‘得月广告’,沈世勋并没有到,只是派了他的助理跟了过来。沈木和张月见过几次但并不熟识,至于袁韵楠,她只是按部就班的做好分内的工作就好,至于是在哪里拍,和谁拍她并不关心。

  袁韵楠和沈木到后就在其助理的安排下开始化妆,张月则急忙的安排摄影棚和布置场景,二十分钟后一切准备就绪,开始拍摄。这个片子将会融入四个季节的更迭,首先拍的是冬季,满天飞舞的雪花,飘然落下,男女主人公在冰洁的世界里漫步,袁韵楠穿一件雪白色的休闲高领毛衫,沈木也是一件雪白色的开衫,两个如画的人物,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眼球,袁韵楠似乎是有演戏的天赋,表情,眼神,举手投足都入木三分,倒是沈木因为有两次只顾看对方出神,望了台词,张月在一旁看着面前的白衣女子,心里五味杂陈。这个女人是自己老公心尖上的人,她每次看到庄易城皮夹里的照片,就会浑身发冷。而现在照片山的女子就站在自己面前,张月却没有足够的勇气去质问一句。不得不承认她是美丽的,同作为女人的她都看得忘情何况男人。正在全场都被眼前的这对金童玉女般的人儿吸引之时,摄影棚的门轰然开启,一个惊慌失措的少女和一个面容紧绷的男人同时出现,“经理,我不让这位先生进来,他硬要闯进来……”女孩无助的看着张月,张月挥手让对方出去,把目光转向楚雅枫,一直以来楚雅枫在她心里的形象都是温文尔雅的,可今天的他,却面色惨白,目光愤怒,正受伤般看着那个一样呆愣在原地的美丽女人。“Jimmy,今天你不适合在这里,你们是同行,要遵守行业规则。”张月是聪明的,在那一瞬间她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这是在她的场地,她必须维护他的客人,张月想伸手阻拦对方时,楚雅枫已径直向着舞台中心灯光照耀下的那个女人走去,沈木本能的挡在袁韵楠的身前,袁韵楠看了对方一眼示意他走开,沈木无奈的让开,袁韵楠急忙的快步地走向丈夫,她的心在下沉,强烈的恐惧感扼住了她的喉咙,很多天以来她努力的不去想后果,努力地压抑内心的愧疚,然而此刻当他看到丈夫几近绝望的表情时她怕了,怎么可能完全不在乎毕竟那是自己最亲近的人,那是一直深爱着自己的男人。楚雅枫的脚步缓慢拖拽着浓浓的绝望,目光里再无一物,只有面前的这个女人。袁韵楠走到他的身边,牵起他的手向门口走去,楚雅枫竟木然跟着她走出了摄影棚,走出了‘得月广告’,楚雅枫已经说不出话来,内心被灼伤的痛苦堵塞在他的喉咙,他只是痛苦的凝望着自己的妻子,老周等在门口,袁韵楠牵着楚雅枫的手上了车,老周神情漠然的载他们离去。

  落地窗前,受伤的楚雅枫蜷缩在地上,袁韵楠坐在他的对面,窗外的小花已经盛开,寒冷的冬季再也无法冰封她的美丽。小花绽开一抹倔强的微笑,楚雅枫的心在乒乓声中裂成碎片。

  “我和天元娱乐的沈世勋签约,演一部青春偶像的电影”,袁韵楠低着头,不敢看对方的痛苦的表情,“我怕你不同意,所以一直瞒着你。”“什么时候的事?”沙哑低沉的声音,楚雅枫依旧看着窗外,俊美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只是嘴唇在微微颤动。“一个星期以前”袁韵楠的眼泪涌上眼眶,看到楚雅枫难过无力的模样,她心如刀绞一般。她感知到了他的悲伤,无论她是如何自私的选择了生活,但她还是在乎他的,生命总是很残忍的把身体分为两节,无论如何的取舍都是撕裂心肺的痛苦。“你选择了成功,放弃了我。”没有埋怨,没有愤怒,没有恳求,声音里是没有情感的空洞,一个失去了心的人,怎么可能说出充满感情色彩的话。“不是,我没有放弃你,我还是你的妻子,”袁韵楠恐惧。“很快你就会离开我,因为你的心里没有我的位置,没有我,我又怎样能留住你,把你藏在我的翅膀下面,你压抑,你孤独,最终你选择了离我而去,独自飞翔,你是一个可怕的女人,我怕你,真的”楚雅枫很平静,目光像蒙上了一层薄雾,浑浊而没有方向。“雅枫,你不要我了吗?”袁韵楠哽咽的问,眼泪滴在地上,重重的砸伤了他们的爱情。“你还要这个婚姻,这个家吗?”楚雅枫像突然间抓住了一根救命的藤蔓,把目光第一次移向妻子。眼睛里涌上希望的亮光。袁韵楠微张着嘴唇,声音卡在喉部,呼吸变得急促,袁韵楠沉默着,她想说她要,她还要这个婚姻,还要这个家,可是这个家真的属于她吗?楚雅枫已经在她之前就有了蒋珊,有了他和蒋珊的孩子,这么多天了他没有回来,没有一个电话,他住在哪里?和谁在一起?袁韵楠犹豫了。楚雅枫的目光由希望变为怒火既而变为绝望。他已经预见了问题的答案。他的整个身体变得瘫软,仰面无助的摔在地板上,“你不会因为我而放弃的对吗?不会因为这个婚姻而放弃的对吗?”“你能放弃吗?放弃那个叫蒋珊的女人,断了与她的所有联系,能吗?”袁韵楠是不想说的,只有弱者才会给别人以选择的权利,她不想把自己放置在被选择的位置上,可是终究没能忍住,在楚雅枫的面前她也只是一个已经因嫉妒而伤心了的女人。“这是两个问题,蒋珊是个意外,我不爱她,但我必须负责,可是我爱你,你知道吗?我爱你!我不允许谁来破坏我们的感情?”“谁?究竟是谁破坏了我们的感情?为什么在结婚之前不告诉我蒋珊的存在,为什么要瞒着我,让我在这个婚姻里变得如此卑微?我想选择,我想逃跑,我想放弃,可是好像都不可以。你看,正如你大声的宣誓主权一般,我是你的,我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给予的,而现在的生活除了比较痛苦之外似乎也么有别的缺点是吗?但是我不想一直这样痛苦下去,我要有自己的生活,你一生气就可以连着几天彻夜不归,可是我难过了,生气了,却依旧只能龟缩在这里,嗅着你的气味,体会着你留下的温度,煎熬着,却无处可去,这是我想要的幸福吗?这不是!”“那你想要什么?你爱我吗?用你的真心体会过我的感受吗?我想给你所有我可以给与你的东西,我希望你幸福”“所有的?但是这之中并不包括自由,我没有了自由,所有的异性朋友都被你当做仇敌一样封锁,我没有了实现自己价值的权利,只能在你的自我实现里寻找自己的存在感,那么我还是个独立的人吗?我还应该保有我独立的思想吗?”“你要婚姻,你要金钱,你要爱情,你要事业,你要每一个爱你的男人,那我呢?你有没有想过我要什么?……这些我都可以给你,我只要你爱我,可你爱我吗?”袁韵楠似乎有些不明白,但是她从楚雅枫绝望的目光里读出了自己的命运,她缓缓地站起身,走出了房间,她没有回头望,怕对方看到自己无法克制的泪水和不舍,怕自己会后悔,后悔之前所做的每一件事,她只能继续往前走,因为在这之前她就作出了决定。或者是她伤害了自己的丈夫和家庭,是她越过了丈夫的底线还天真的以为对方还会原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